「父親!」一個軟軟的童音將祈君拉回現實。

 

祈君眨了眨他那雙紫晶色的雙眸,望向他最愛的兒子。

 

「怎麼了嗎?小安。」祈君攬過絳安,將他抱在懷中,聽著孩子清靈的笑聲,心不由得軟得一塌糊塗。

 

「麵包很好吃,也給父親一個。」絳安從袋中拿出一塊麵包,遞給了祈君。

 

「小安你真可愛。」祈君接過麵包,在絳安的小臉上親了幾下,惹得絳安咯咯輕笑。

 

「欸?真的很好吃耶……」祈君啃了幾口麵包,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父親剛剛在想什麼呢?」絳安歪了歪頭,可愛的小臉上滿是好奇。

 

「想靜熙那孩子。」祈君淡淡的回道,唇邊的笑意十分溫柔。

 

「想靜熙哥哥?」

 

「嗯……絳安。」祈君沉吟了一聲,有些嚴肅的看著懷中的孩子。

 

「嗯?」絳安不免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他的父親很少叫他的名字,總是喜歡叫他小安。

 

「以後你就直接叫靜熙大哥吧。」祈君認真的說。

 

「……欸?」絳安呆呆的眨了眨眼,表示理解不能。

 

祈君摸了摸絳安的頭,把手中的麵包啃完。

 

「今晚早點睡,明天去找靜熙玩吧。」祈君露出了笑容,趕絳安上床睡覺。

 

在靜熙的帶領下,他們到了山下的小鎮,也找到了住宿的地方。

 

才和靜熙相處沒多久,他便逐漸的發現了那孩子許多的優點,也發現那孩子時常露出生氣的表情,用以掩飾他的害羞,是個悶騷但可愛的好孩子。


他很確定靜熙那孩子是人,但他身上卻有著一股淡淡的仙氣,讓他有些在意,因此在靜熙向他們道別時,他藉由親吻靜熙的臉頰,使得對方呆愣的那個片刻,偷看了他的記憶。(他絕對不是單純想吃那孩子的豆腐!)

 

“你知道我為什麼替你取了煢霙這個名字嗎?”

 

“我恨你!我希望你即使向上天祈求得再強烈,你這生也永遠是孤身一人,沒有任何人會陪著你,死後也不會在任何人腦中留下記憶,就像日頭下的雪花,最終消失得了無痕跡!”

 

“你這沒價值的廢物!都是你!是你不夠好,無法留住那個男人,害得我被那個男人拋棄!都是你的錯!”

 

“去死!去死!去死!”

 

“如果沒有你,就好了!”

 

那是那孩子片斷的記憶,亦是最痛苦的回憶。

 

在那孩子的記憶中,一個長相豔麗的女人披散著她那頭凌亂的青絲,美麗的臉上有著的,是全然的瘋狂,她死死的掐著他的脖子,不留一絲餘地。

 

“你的眼睛為什麼會是紅色的?!我為什麼會生出你這種怪物?!”

 

“不要看我!不要用那雙眼睛看我!你那是甚麼眼神?!是在瞧不起我嗎?!噁心!噁心噁心噁心!”

 

“我要挖了你那雙噁心的眼睛!看你拿什麼看我!”

 

女人從衣服的口袋中取出了一把匕首,便要往他的眼刺去。

 

他拚命掙扎,匕首劃過了他的手臂外側,傷口立刻流出汨汨的鮮血。

 

“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受到血的刺激,女人的行徑變得更加的瘋狂,手中的匕首在他的身上刺出了深淺不一的傷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原來你這怪物的血也是紅的嗎?哈哈哈哈哈!”

 

女人瘋狂的大笑,不斷的吐出惡毒的話語。

 

他痛得幾乎要昏過去,然而在他昏過去之前,他看見了一條條的藤蔓纏住了女人,將她拖離他。

 

他看見了一個女子的背影,女子有著一頭及地的綠色長髮。

 

然後,記憶中斷,他昏了過去。

 

那是靜熙的記憶,最痛苦,亦是最重要的回憶。

 

祈君輕嘆了口氣,只要一思及,心就像被一刀一刀的割過一樣,為那孩子感到心疼不已。

 

但他改變不了既定的現實,即使難過,他也幫不上任何忙。

 

記憶中的靜熙沒有回話,也沒有發出哭泣、哽咽的聲音,怕是早已習慣了……而最後出現的那個綠髮女子……

 

若他沒有猜錯,那女子恐怕就是這座山的山神,而且還不是普通的山神,他進過那座山,知道這山的靈氣深厚,這座山的山神已經達到了統管所有其他山神的級別,也就是所謂的山林之主。

 

靜熙身上的仙氣,大概也是從山林之主身上沾染到的。

 

山林之主是所有山地與林地的主人,如果拐走了祂的孩子,他肯定會被報復吧?

 

祈君蹙眉,認真覺得今後可能必須盡量避免走山區和林路---因為他打算和山林之主搶孩子,他想撿靜熙回家當兒子。

 

 

 

「嵋岭大人!煢霙!」一個容貌與嵋岭有幾分相似的7歲孩童跑向相談甚歡的靜熙與嵋岭。

 

孩童有著一頭與嵋岭顏色相同的短髮,臉上、身上也有著與嵋岭類似的圖騰,身上的穿著與嵋岭同個風格,卻更為輕巧便利,看起來相當可愛討喜。

 

若嵋岭給人的感覺像是沉穩、高貴、優雅的古樹,那孩童便是充滿了朝氣與活力的小樹。

 

孩童看著相談甚歡、對他沒有搭理的一人一神,翠綠色的眼眸立刻浮現出了不滿。

 

「煢霙!」

 

「哇啊!霂霖!」

 

不甘寂寞的霂霖撲向靜熙,後者毫無防備,於是兩個小娃兒在草皮上滾成一團。

 

嵋岭站在一旁掩嘴輕笑,她不用睜眼,也能明白發生了什麼事。

 

嵋岭平時是不睜眼的,只有在祂命令自然,或是春天來臨時,會睜開那雙眼。

 

靜熙見過幾次嵋岭睜眼的模樣,那雙翠綠如玉的眸有著經歷過漫長歲月的滄桑,但在凝望著這個世界的時候,卻有著彷彿無盡的溫柔。

 

靜熙很喜歡嵋岭眼中的那分溫柔,以及唇邊那抹微彎的弧度。

 

「霂霖!從我身上下來!」靜熙用手推霂霖,想把他推開,卻被抱得更緊。

 

「吾不放啦!煢霙是大笨蛋!明明和吾約好一起玩的,結果吾等了好久都不見汝,汝卻在這裡和嵋岭大人談天!」霂霖死死的抱住靜熙,大聲的抗議。

 

「放開!霂霖!……嵋岭大人!」

 

「霂霖,放開吧!靜熙快喘不過氣了。」接到求救信號的山神大人收起了看戲的笑容,輕柔的說道。

 

「靜熙?是在說煢霙嗎?」霂霖鬆開了手,小臉出現了疑惑。

 

「是啊,以後要叫靜熙,別再叫煢霙了。」嵋岭笑了笑,伸出手摸了摸霂霖的頭。

 

「靜熙這名字是嵋岭大人取的嗎?」霂霖偏了偏頭,好奇的問。

 

「不是,是靜熙今日所遇見的人類替他取的。」嵋岭搖了搖頭。

 

「人類?」霂霖蹙起了眉,望向靜熙,「靜熙在山上遇到人類了?」

 

「嗯,是一對父子。」靜熙點了點頭,表示無誤。

 

「吾討厭除了靜熙以外的人類,超討厭!靜熙就別再跟人類接觸了嘛!」霂霖嘟了嘟嘴,看起來像極了耍賴的孩子。

 

「霂霖,不要為難靜熙,靜熙是人類,本就該讓他多與人接觸、相處,這並無不妥。」嵋岭的唇彎出了一個柔和的弧度。

 

「不妥!人類很狡猾,被騙了怎麼辦?」霂霖噘著嘴,臉上寫滿了對人類的不信任。

 

「那就讓他們以後所尋的藥材都遍尋不著,果子吃起來都是苦澀的,上山、入林都會迷失方向,或是來個山洪爆發滅掉他們。」嵋岭偏了偏頭,唇上仍掛著柔和的笑,嗓音一如既往的輕柔。

 

「不愧是嵋岭大人!」霂霖雙手握拳,翠綠色的眸中迸出了崇拜的光芒。

 

「嵋岭大人……我才沒那麼容易受騙。」靜熙蹙眉,感覺有些無奈。

 

「妾身知道靜熙是個聰明的孩子,但汝除了同齡的孩子,並不常與人接觸,妾身擔心汝會吃虧。」嵋岭摸了摸靜熙的頭,柔如春風的嗓音卻帶著堅定,「人類總說吃苦才會有所成長,然而汝是妾身的孩子,是妾身的寶物,妾身捨不得、也定然不會使汝受到任何的傷害。」

 

「……謝謝您,嵋岭大人」靜熙愣了愣,垂下頭,唇幾次張合,才吐出了這麼一句話。

 

「早些休息吧,汝明日還需到學堂去,不是嗎?」嵋岭露出了溫柔的笑容。

 

 

「班長大人---外面有小孩找您唷~」一個梳著雙包頭,長相甜美的小女孩蹦蹦跳跳的到了一個正在看書的男孩跟前。

 

男孩有著一頭褐色的漂亮長髮,用了一條繩子隨意綁著,看起來就像絲綢一樣,讓她羨慕之餘,也有一種想要摸摸看的想法,當然,她可不敢這麼做。

 

 這種行為可說是以下犯上,此等惡行,她肯定會被好好整治一番。

 

 她看著那個明明長得很好看,卻老是散發著一股清冷、難以親近氣息的男孩,視線不由得轉到了那雙引人注目的眼上。

 

 那是一雙紅褐色的眼眸,看起來就像乾涸的血漬一般,給人一種邪門不祥的感覺。

 

 因為那雙眼,男孩曾被班上排擠過一段時間,但後來他以他的人格魅力征服了他們,成為了班上,甚至是全校不容忽視、極高的存在,大家都很喜歡他。

 

 就像她媽媽跟她說的故事裡的國王---嗯,雖然他的確是他們的王沒錯。

 

 記得有一次她和媽媽提起班上的事,提到了班上的這位陛下,她的媽媽對她露出訝異的表情,喃喃著什麼“沒想到現在的小孩這麼早熟……”之類的話,她還被媽媽追問著是不是喜歡那個男孩。

 

 她是喜歡,但這種大逆不道的話她才說不出口呢,她是他的副手,如果說出這種話,她肯定會被他的擁護者們處以“山林國小十大酷刑”的!

 

 想到這,她不禁狠狠的抖了一下。

 

 「妳抖什麼抖?何佳凰。」男孩翻動手中的書,眼睛沒有離開書本,清冷的嗓音自唇中流出,「我沒印象我有認識過什麼小孩。」

 

 「是個可愛的小男孩呢~黑髮紫眸,小小一隻,可愛到我都想抱回家了……他說要找他家大哥,我就問他,他家大哥是誰,他告訴我他家大哥叫靜熙,還形容了一下他家大哥的長相,我才確定是班長大人您。」何佳凰原本說得興奮,只是突然覺得周圍有點冷,便立刻將話題拉回重點。

 

 「……在哪?」靜熙沉默了一下,總算把目光從書本上拔了開來。

 

 「欸?真的是在找班長大人啊?可是班長大人不是這個名字吧?靜熙這個名字聽起來很像女孩子欸!」何佳凰瞪大了雙眼,不敢置信的大叫。

 

 她們班長的名字是他的禁忌,不能叫出口,但她確定他的名字不叫靜熙。

 

 「……」

 

 靜熙慢慢的放下書,看向他的眼神充滿了殺氣,使得她意識到自己剛剛說了些什麼,可愛的小臉瞬間失去血色。

 

 她竟然說他的名字像女孩子啊啊啊啊啊啊!!

 

 「靜熙大人!饒了我吧!我不是有意要說出這種大逆不道的話的啊啊啊啊啊!」

 

 「妳還是第一個敢對我這麼說話的人呢,何佳凰。」靜熙勾起一抹冷笑,紅褐色的眸戾氣極深。

 

「小女一介草民,豈敢有意忤逆您!求您放小女一條生路吧!小女上有父母……」

 

 「……妳這是在演哪齣?還不告訴我人在哪?」靜熙蹙了蹙眉,顯然不想跟著她鬧。

 

 「沒有啦,只是最近在看宮廷劇……對不起,人在校門口。」嗚嗚,她是不是有病?為什麼她會覺得他鄙視她的樣子也好帥?

 

 「知道了。」靜熙闔上桌上的書,從他的位置上起來。

 

 「下次再那麼囉嗦,我會把妳的嘴縫起來。」在離開教室前,靜熙冷笑,對她丟下了這句話。

 

 「啊啊啊啊!對不起啦啊啊啊啊啊!」

 

 就算對方家政成績很高,針線很厲害,她也不想被縫嘴巴啦!不對!這跟針線很厲害有什麼關係啦!

 

 何佳凰華麗麗的風中凌亂了。

 

 

 

「大哥!」

 

 靜熙還未到校門口,遠遠的,便聽見了一個帶著活力的清脆童音。

 

 他望向聲源,看見一個黑髮紫曈的小男孩朝他跑來,身上深藍色的古服在有特定制服的校園中,看起來特別惹眼。

 

 「大哥!」小男孩撲抱住他,可愛的小臉上綻出了個燦爛的笑容。

 

 「果然是你啊,絳安。」靜熙那宛如千年寒冰的眸像是融化了般,升起了一絲溫暖,唇角也微微的彎成了一個柔和的弧度,「怎麼到學校來了?」

 

 「因為大哥說過可以來找你玩啊。」絳安眨了眨眼,語氣理所當然的說道,彷彿不解為何這麼問。

 

 「我是這麼說過沒錯。」靜熙勾起笑,摸了摸絳安的小腦袋瓜。

 

 如果何佳凰在場,她肯定會滿臉震驚的大叫“笑了!不會冷笑邪笑恥笑嗤笑皮笑肉不笑!我們的陛下真的笑了啊啊啊啊!”

 

 「不過……絳安為什麼叫我大哥?叫我靜熙就可以了啊。」靜熙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因為父親要我叫大哥……」絳安歪了歪頭,滿臉無辜,一副就是“我也不清楚,問我沒用”的模樣,接著話鋒一轉,「對了,父親他說要我帶你去我們現在暫住的地方,他說要請大哥吃飯……不過大哥還是不要太過期待的好,因為是父親親自下廚。」

 

 「欸?可是我……」靜熙愣了一下,他和霂霖約好今天一起玩的。

 

 「大哥不去嗎?」絳安收起了笑容,怔怔的退了幾步,然後垂下眼,臉上難掩失望,「是不是絳安今天來這裡,給大哥帶來困擾?所以大哥討厭絳安了……」

 

 一秒、兩秒……

 

 「……我跟你回去」靜熙明顯的動搖了,雖然依舊面無表情。

 

 「我們走吧!大哥。」絳安笑開了臉,一掃方才的陰霾,主動的牽起靜熙的手,抬起小腳,準備踏出第一步,面朝……

 

 「……絳安,校門就在你身後,是另一個方向才對。」

 

 

 

「父親!我回來了!」絳安牽著靜熙的手,走進暫住的屋子。

 

 「歡迎回來,小安。」祈君從裡頭走了出來,臉上掛著笑容,「靜熙來了嗎?」

 

「嗯,來了唷!是大哥帶我回來的。」絳安放開了牽著靜熙的手,撲進來人的懷裡,滿面笑容的樣子看起來相當可愛。

 

 「我不是有給你地圖嗎?小安。」祈君眨了眨眼,表情很是好奇。

 

 「父親,那些彎彎曲曲的線,絳安不是很懂。」絳安也眨了眨眼,一臉無辜。

 

 「嗯,其實我也不是很懂,但屋主說那是這個鎮的地圖,拿著才不會迷路。」祈君蹙眉,回想著那個熱心的屋主所說的話。

 

 「屋主是騙子,我拿了還不是迷路,還是親切的大姐姐帶我去大哥的學校的。」絳安嘟起嘴,氣呼呼的說道。

 

 「屋主肯定是弄錯了,這地圖又沒有任何的法力、術力纏繞附加,怎麼可能拿著就不會迷路呢?那些彎曲的線很顯然就不是符文……」祈君認真的說道。

 

 「……地圖是拿來看的,拿著就不會迷路什麼的,絕對是你們理解上的錯誤。」一旁默默聽著的靜熙有些死目,看著祈君的眼神頓時像是在看白痴一樣,他覺得莫名中槍的屋主真的很可憐,「你們兩個……該不會都是路癡吧?」

 

 靜熙頓了一下,看向兩人的眼神滿是無奈。

 

 連地圖要怎麼用都不知道,這也太強了……就某方面而言。

 

 或許這兩個人就算不是在嵋岭的山上,也常常在迷路。

 

 「我不是路癡喔,靜熙。」祈君用他那雙紫晶般的眼,認真的瞅著靜熙,「我只是有點左右不分而已……」

 

 「那就是路癡。」靜熙秒答。

 

「大哥,現在不是晚上,看不見星星。」絳安嘟了嘟嘴,同樣認真,「如果看得到星星,絳安是不會迷路的!」

 

「好,我知道了。」靜熙摸了摸絳安的頭,露出了有些無奈的笑容。

 

 「差別待遇。」祈君哀怨指控。

 

 「你都幾歲了?像個大人行嗎?」靜熙的手被絳安拉著晃來晃去,看著祈君的眼神滿是不齒,「都已經當父親了,還像個孩子,到底要不要臉……噗要捏偶的拈!」

 

「哎哎……靜熙才是……像個孩子行嗎?」祈君捏住靜熙的臉皮向外拉了一下,心情很好的笑了,「老是板著一張臉,會讓想和你作朋友的人不敢靠近的。」

 

「少囉嗦!」

 

 「不過我並不討厭就是了,是有點彆扭,但可愛的好孩子呢。」祈君笑著摸了摸靜熙那頭髮色偏淺的軟髮。

 

「啊啊啊!閉嘴啦!」靜熙惡狠狠的瞪著祈君。

 

 只可惜因為害羞而變得紅通通的臉,大大的降低了其中的殺傷力。

 

「呵呵呵,靜熙你臉紅了欸,好可愛~」祈君呵呵笑道,一把抱住了靜熙和絳安,在他倆的臉頰上蹭啊蹭的,惹得前者羞憤交加滿臉通紅,後者則是心情很好的咯咯輕笑。

 

 「雲祈君!你這傢伙給我差不多一點啊啊啊啊!」

創作者介紹

鮪魚的棲息地

言亦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