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我呆愣的看著眼前這位身為雪女一族的男同學。(還是應該說雪男?)

 

「你昨天班會的時候沒在聽嗎?」雪女......雪男同學無奈的嘆了口氣。

 

什麼鬼啊?!班會不認真不是很正常的事嘛!

 

「下個月是學院祭,你不會忘了吧?」

 

「......是下個月嗎?我還以為是下下下下......」

 

「好,停,會問你記不記得是我的錯。」這位雪男同學揉了揉額角,嘆了口氣。

 

「哎呀,雪葉秋,你又不是不知道嵐曦天生少根筋~」某個據說月圓會忍不住變身嚎叫的狼人同學湊了過來。

 

「閉嘴,奧斯提,你這樣會讓我忍不住覺得自己是個笨蛋。」雪葉秋蹙起眉,瞪了奧斯提這個狼男一眼。

 

「你們兩個真沒禮貌,說得好像我是個笨蛋一樣。」我瞪了他們兩個一眼。

 

「你聽得出來?」奧斯提瞪大眼睛,裝得一副很驚恐的模樣。

 

我眨了眨眼,隨手從抽屜裡拿起一塊石頭,往奧斯提扔去。

 

石頭是我特別去準備來要丟奧斯提的,畢竟教室裡哪可能會有石頭啊。

 

「啊!」

 

正中紅心。

 

我滿意的點了點頭,不得不說,那感覺真爽。

 

「嵐曦你幹嘛用石頭丟我?!」

 

「因為你說我是笨蛋。」

 

「事實也不給說......噢!你又K我!」

 

「好了!別吵了!像個小孩一樣。」

 

雪葉秋扶了扶眼鏡,讓眼鏡反光了一下。

 

......眼鏡的反光是怎麼做到的啊?

 

「不行!我要抗議!」奧斯提氣憤的拍了我的桌子一下。

 

「抗議甚麼?」我從善如流的詢問道。

 

「抗議你為什麼都不丟葉秋只丟我!」奧斯提用力的指向葉秋。

 

我眨了眨眼,露出了笑容。

 

「我是白鱗,他是青鱗,然後你是無鱗,你說,不打你打誰啊?」

 

拜託,丟人丟不到幹嘛硬要丟?又不是白痴,丟人也是要看對象的!

 

「嵐曦,你看起來好欠打。」奧斯提面孔微微扭曲。

 

「天生的,想打就打啊,如果你打得到的話,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雙手扠腰,心情愉快的大笑。

 

唉,平常和欷曜在一起的時候哪能這樣?如果這樣的話一定會被欷曜一掌拍死......(這不是形容詞。)

 

「好了,你們兩個,吵死人了,你們到底有沒有把我這個班長放在眼裡?」葉秋蹙起眉,推了下眼鏡,眼鏡又一次的反光。

 

「沒有。」

 

我和奧斯提異口同聲的說道。

 

我和奧斯提對看了一眼,擊掌。

 

「你又不是我媽,我幹嘛把你放在眼裡?」奧斯提挑了挑眉,理所當然的搬出她老媽來。

 

「你這麼大隻,我怎麼把你放在眼裡?」我手扠腰,語氣比奧斯提更理所當然。

 

「......奧斯提,要找媽媽就滾回你的狗窩去,嵐曦,我決定下次不幫你寫假單了。」葉秋語氣平靜,表面毫無波瀾,但我總覺得四周似乎變得有點冷......

 

「對不起,葉秋大人,我錯了。」我一秒決定認錯。

 

開玩笑!葉秋不幫我寫假單,那我以後要請假不就很麻煩?!

 

「嵐曦!你太沒志氣了!竟然不幫自己的好兄弟,還向那萬惡深藪的大魔王倒戈!」

 

奧斯提指著我的手指微微顫抖,一副我拋棄他的模樣......

 

呸呸呸!什麼拋棄?!噁心死了!

 

而且葉秋根本就算不上大魔王,欷曜才是名副其實的大魔王!跟欷曜相比,葉秋也只能算是中魔王而已。

 

「喔?小狗還不打算認輸嗎?」葉秋環著手,臉上帶著他當了班長數年所練就的終極表情——面無表情。

 

四周的空氣變的冰冷,我彷彿看見一個冰雪女王......咳!魔王正以居高臨下的姿態俯視著狼人。

 

有必要這麼入戲嗎?!沒必要他說你是大魔王,你就真的當起大魔王吧?!

 

「哼哼~你的冷冰冰攻擊對我是沒用的!」奧斯提手插腰,語氣囂張得像個小混混。

 

敢請你是哪來的地痞流氓啊?!

 

「那......把你冷凍起來好不好?」葉秋勾起一抹笑......一抹冷笑。

 

「......不好。」奧斯提皮笑肉不笑的回道,感覺挺沒種的。

 

不過這也不能怪他啦,聽說他們倆上次在武鬥練習課的時候槓上,然後某狼男又很不知死活的無視階級,向本班最強的冷冰冰班長提出決鬥。(因為葉秋是青鱗,所以可以不用下場練習,但可以接受挑戰。)

 

於是,某狼男很悲催的......變成一座冰山。(我和欷曜一回到學院就看見一群醫務室的人圍著冰山想辦法幫他解凍。)

 

現在是早自習時間,班上的人大多還沒來,所以我才有辦法這樣聊天,否則想都別想。

 

伊里亞斯學院是一個很完備的學院,有小學部、中學部、高中部以及大學部,據說欷曜從小學就開始在伊里亞斯學院就讀了,而且也已經有了白鱗的資格......(這個變態!)

 

這位狼男和雪男班長聽說自小學時期就一直同班了,真不知道這算不算是一段孽緣......(更恐怖的是,葉秋一直都是班長......)

 

我是高一才進入學院的,當時的我並不了解這理的規矩,於是,身為班長的葉秋負起了帶我熟悉環境的責任(本來應該是欷曜來作的,但欷曜太忙,所以把責任推給了葉秋......畢竟葉秋是班長嘛~),然後天線寶寶......奧斯提出現,和葉秋感情很好(?)的聊起天來,葉秋他滿面笑容的問候著奧斯提的祖宗十八代的那場景我則是到現在仍記憶猶新......

 

總而言之,我們三個就是這樣認識的。

 

「嵐曦,你還記得......」葉秋看向我,然後打住。

 

「?」

 

「嵐曦,我們班在下個月的學院祭裡要表演話劇,劇本是『輝夜姬』。」葉秋推了推眼鏡。

 

「喔~」

 

就是竹取公主嘛~

 

......等等,那不是原世的童話故事嗎?

 

「因為二年A班的也打算演話劇,而且選用的劇本是雋世很有名的童話故事,我們也不能輸,所以特地選了原世的童話故事。」

 

估計是我的表情傳達了我的想法,葉秋淡淡的解釋道。

 

「欷曜他們班也要演話劇啊?」我偏了偏頭。

 

聽起來挺好玩的,不知道欷曜要演甚麼角色?

 

「因此,我們等一下要抽籤。」

 

葉秋突然露出了嚴肅的表情。

 

「......嗄?」

 

抱歉,你跳太快了,我跟不上......

 

「要抽籤決定角色。」葉秋勾了勾唇角。

 

「呃......」

 

可以不要嗎?我籤運超爛的欸......

 

 

「雪.葉.秋!!你耍我嗎?!這什麼見鬼的角色啊啊啊啊!!」奧斯提抓狂的扯著葉秋的領子,而葉秋只是面無表情的看著他。

 

「怎麼?你連個老婆婆的角色都演不好嗎?」葉秋略帶挑釁的說道。

 

「演老婆婆不是重點!重點是!為什麼演老公公的人是你啊?!」奧斯提怒吼。

 

「我才倒楣,就算是演戲,我也不想要有你這樣的妻子。」雪葉秋臉色難看的瞪了奧斯提一眼。

 

奧斯提抽到的籤固然悲慘,但我覺得我的籤根本就是個悲劇......

 

「嵐曦,你怎麼不說話?」

 

葉秋蹙起眉,表情十分納悶。

 

「......奧斯提,如果你不喜歡你的角色,我可以跟你換。」

 

「......你抽到甚麼?」奧斯提滿臉戒備的退了幾步,完全沒有和我換的意思。

 

「......」

 

我把我的籤伸了出去,葉秋和奧斯提湊了過來,在看清楚我的籤之後,他們倆一愣。

 

一片沉默。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嵐曦!你、你、你竟然......哈哈哈哈哈!」

 

奧斯提的笑聲打破了沉默。

 

「......嵐曦要演公主啊......」葉秋若有所思的看著我。

 

演主角不是重點,重點是,這個故事的主角是女的。

 

主角是女的還不打緊,打緊的是,我是男的啊啊啊啊啊啊!我才沒有穿女裝的愛好!!

 

「葉秋,你有把男生角色和女生角色的籤分開來嗎?」

 

「沒有,你難道不覺得這樣比較有趣嗎?」葉秋偏了偏頭,神情十分嚴肅。

 

有趣你妹啦!一點也不有趣好不好!!

 

「我可以和希加娜換籤嗎?」我舉手發言。

 

希加娜也是我的友人之一,而且還是少數的女性友人。

 

希加娜是夢魔一族的,有著像綿羊一樣的角,和捲曲的粉紅色長髮,感覺就很像一隻綿羊,眼睛大大的,像是青草的顏色,給人一種很可愛的感覺。

 

「如果她願意的話......希加娜!」葉秋聳了聳肩,對正在和另一個女孩子說話的希加喊道。

 

希加娜轉過頭來,表情有些困惑,但在看到我們之後,她露出了可愛的笑容,朝我們跑了過來。

 

「是小葉要找我嗎?」希加娜撲抱住葉秋的脖子。

 

「不,要找妳的是嵐曦。」

 

葉秋推了推眼鏡,表情依舊淡然。

 

「欸?是小曦曦要找我啊?」希加娜放開了抱住葉秋的手,從後面抱住我的脖子,眨了眨那雙大眼,露出俏皮的笑容。

 

「嗯,妳願意幫他的忙嗎?」葉秋點了點頭,表情認真到像是在求婚一樣。

 

「嗯,如果我幫得上忙,我一定會幫的!」希加娜放開了抱住我脖子的手,語氣十分認真。

 

是我的錯覺嗎?我覺得希加娜好像燃燒起來了......

 

「嵐曦他想要和妳換籤。」葉秋推了推眼鏡。

 

「籤?嵐曦抽到了甚麼角色?」希加娜好奇的偏了偏頭,奧斯提一把抽走我的籤,笑嘻嘻的在希加娜面前晃了晃。

 

「嵐曦他抽到公主啦!」奧斯提幸災樂禍的說道。

 

奧斯提,你好樣的你......我詛咒你!

 

「咦?!真的嗎?!!」希加娜表情十分驚訝,但卻有著掩不住的高興。

 

......是在為可以演公主高興嗎?

 

「嗯。」我點了點頭。

 

「......對不起了,小曦曦。」希加娜忽然沒了笑容,雙手合十,滿臉歉意。

 

「咦?」

 

「我不能和你換。」

 

「為什麼?」

 

我愣了愣。

 

這是什麼狀況啊?

 

「因為......我抽到的是服裝組的籤,而且是負責幫公主打扮的。」希加娜低下頭,兩隻食指轉呀轉的,「我想幫小曦曦打扮嘛......」

 

希加娜視線飄移,似乎有些怕我生氣。

 

「......喔。」我點了點頭。

 

不能換就算了,不然還能怎樣?總不能強迫希加娜吧?

 

......我總覺得葉秋早就知道希加娜會怎麼選擇了,所以才同意我問她意見......

 

「我一定會把小曦曦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希加娜握住我的手,語氣十分興奮。

 

「不用了,謝謝,如果可以的話,請給我一個面具遮臉。」我認真的說。

 

「小曦曦是在質疑我的技術嗎?放心,我一定會把你打扮得超漂亮,漂亮到連你媽都認不出你來!」

 

希加娜志氣高昂的說道,我彷彿可以看見她的小宇宙正在燃燒......

 

可不可以不要這麼志氣高昂啊我說!

 

我感覺到有人輕輕的拍了我的肩膀幾下,我轉過頭,看見葉秋正一臉認真的看著我。

 

「節哀。」語氣平淡,淡得毫無波動。

 

......王八蛋!!這一切都是你害得好嗎!搞什麼鬼抽籤啊!還不把男生角色和女生角色分開,你是在整人嗎——?!!

 

「走!我們去量尺寸!」希加娜抓住我的手,往服裝組的地方拖,而葉秋和奧斯提竟然還用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和我揮手!

 

這兩個見死不救的傢伙!我一定要報仇——!!

 

 

「欷曜~」

 

我打開了曦要房間的門,門沒有鎖,因為沒必要,欷曜他施了結界,只有我和他或是經過他同意的人可以進來,其他的人如果想進來就會受到攻擊。

 

「欷曜,你回來......咦?」

 

我眨了眨眼,欷曜今天很難得的沒有坐在床上看書,反而是躺在床上睡覺。

 

很累嗎?

 

「欷曜。」我走近床邊搖了搖他的肩膀。

 

雖然欷曜的起床氣很恐怖,但還是應該關心一下,畢竟欷曜是我的搭檔,如果有個三長兩短我就糟糕了。

 

「唔......」

 

欷曜低吟了一聲,緩緩的坐了起來,然後緩緩的睜開墨色的眼瞳,望向我。

 

欷曜的眼中閃過了一絲驚訝,但很快便消失了,快道我有些懷疑是不是我看錯了。

 

「......曌?」

 

然後欷曜有些遲疑的叫了我的名字。

 

我退了一步。

 

總覺得欷曜怪怪的,如果是平常,他在睡覺的時候被吵醒,一定會陰著一張臉,然後狠狠的揍我一頓。

 

而且,這個欷曜給我一種奇怪的感覺......他讓我覺得......他不是我所認識的那個欷曜!

 

「......你是誰?」

 

我皺了皺眉,再往後退一步。

 

『欷曜』眨了眨眼,露出了微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言亦臣 的頭像
言亦臣

鮪魚的棲息地

言亦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