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長相醜惡但威力十足的守護獸朝我衝了過來,那張毫無牙齒的大嘴張了開來,大小大概有一個原世的小巨蛋那麼大吧?身上原本看似無害的毛瞬間豎直,變得尖銳無比,這讓我聯想到原世一種叫河豚的生物。

 

「封。」

 

我輕輕的抬手,腳下亮起一個封印陣,是最簡易的初級封印陣,但用來對付這種已經沒有了力量的守護獸已經是綽綽有餘了。

 

『吼——』

 

守護獸發出了怒吼,從封印陣中竄起的鐵鍊緊緊的將牠捆綁住,使牠無法挪動分毫。

 

『你並非妖靈族之人,為何干預此事?』

 

嘶啞的聲音自護獸的口中吐出。

 

「我接受了調查這個封印的任務。」

 

我淡淡的說道,那隻護獸靜了下來。

 

『這封印已經無用了。』

 

「......甚麼意思?」

 

我蹙起眉。

 

守護獸淡淡的瞥了我一眼,那眼中包含了太多東西,讓人難以釐清,卻讓人覺得有種歷經滄桑的感覺。

 

『這個封印的作用便是停止封印之物的時間,並且使受封印之物所受的損傷得以復原。』

 

護獸用著嘶啞的聲音述說著封印陣的作用,我皺了皺眉,雖然不知道牠為甚麼這麼簡單就說了出來,但我還是將牠的話記了下來。

 

「怎麼會無用呢?」

 

『......那位陛下已經離開了,雖然這裡環境並非最好,卻鮮少有外人叨擾,但這既然被發現了,那陛下便不會再回來了。』

 

護獸的語氣比原先低啞了很多,裡頭有著濃濃的遺憾。

 

『不能為陛下效勞我便沒有用處了,不能親眼見到陛下的子嗣是我此生最大的遺憾......』

 

「......」

 

看來這隻守護獸的生命也到盡頭了......

 

「......為甚麼要對我說這些?」

 

『......大概是因為,你身上有陛下的氣味吧......雖然已十分微薄了......』

 

護獸的身體開始發出淡淡的白光,身體逐漸化為粉塵。

 

「?!等等!你的意思是......」

 

一陣風吹來,將化為粉塵的護獸捲去,連同我想知道的答案,一同飄散於風中。

 

 

「原來那是一個用來療傷,隔絕外界連繫的封印陣啊......」

 

任務的委託人若有所思的蹙起眉。

 

「怎麼了?」

 

見他的反應如此,我也忍不住蹙起了眉。

 

「唔......這個封印陣十分古老,我們妖靈族的文獻中也毫無記載,雖然我們妖靈族的藏書不如精靈族的豐富,卻也是極為可觀的,族人都對此感到恐慌不已,擔心那封印陣是否會對族人帶來什麼樣的危害......」

 

委託人緊蹙著的眉緩緩的鬆了開來。

 

「因此我們才決定請您來調查,雖然並不詳盡,但已可以確定那封印是無害的,十分謝謝您,我代表全族向您獻上感謝,酬勞我會匯進戶頭中的。」

 

委託人露出了微笑,我點了點頭,啟用通往伊里亞斯學院的傳送法陣。

 

連妖靈族文獻也沒有與其相關的記載嗎......那守護獸最後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我的身上帶有『陛下』的氣味......那個陛下又是誰?那封印陣又是哪一族留下的?為甚麼我總覺得......有點眼熟,好像在哪裡看過......

 

「辛苦了,紫鱗的那位殿下。」

 

一個有著一頭紅色大捲髮的女子優雅的坐在櫃檯,雖然她的外表只有二十幾歲,但她已經活了千年之久,原是的人好像都稱這種人為千年老妖。

 

「任務完成了,亞斯莎。」

 

我淡淡得回道,然後走出會計是,亞斯莎是學院的會計,簡單來講就是管錢的,雖然她平常總是一副優雅的樣子,但我從沒見過比她更斤斤計較的人,若不是今天沒帶手機,我才不會親自到會計室去。

 

我瞥了眼會計室外的時鐘,下午四點......曌已經下課了吧......依照往常的習慣,曌應該會到我的臥室去抱怨一些上課時發生的小事,然後惹火我,接著被我從窗戶扔出去......

 

我嘆了口氣,往紫鱗的宿舍走去。

 

 

走到臥室的門外,我愣了一下,原本打算開門的手輕放在門把上。

 

因為我聽見了曌和人談話的聲音,而那個聲音是我十分熟悉的......我的聲音。

 

『你怎麼知道我不是欷曜的?我還以為毫無破綻的說,我連眼睛都像他一樣弄成墨色的了......到底是哪露餡了?』

 

『所以你果然不是欷曜啊......你是誰?』

 

『沒禮貌,我先問的欸,你先回答我的問題啦!』

 

『就......欷曜他有起床氣啊!每次被我叫醒都會揍我,脾氣超糟糕的......啊!不可以告訴他喔,不然我就完了。』

 

曌有些壓低音量的說著最後一句。

 

......你完了,我已經聽到了。

 

我咬牙切齒的瞪著門板,我從沒像現在這麼想幹掉曌,明明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還能夠這麼八卦!

 

『對欸,難怪我之前叫欷曜起床跟我玩的時候會被揍......不過還真讓人心酸,希娜亞他們都要和我們相處一段時間才能分出我們,有時候還會認錯,沒想到我和欷曜的區別會被你這個相處沒多久的人一下子就分出來。』

 

......這傢伙也很欠扁,自己說和對方相處沒多久,卻又對一個相處沒多久的人說出自己(......包括我。)的往事,這算什麼?

 

『所以你認識欷曜啊!唔......你跟欷曜長得好像喔......你們是夫妻臉嗎?』

 

我面孔微微扭曲,這是什麼見鬼的邏輯啊?長得像就是夫妻臉嗎?!

 

『才不是......』

 

『難道長相是假的?唔,背後沒拉鍊啊......』

 

『我又不是隱化族的。』

 

『甚麼是隱化族?』

 

......總覺得話題正往很奇怪的方向發展......

 

『就是......類似原世的變色龍那樣吧?可以改變自身的外貌......』

 

......幹嘛對一個白癡認真?

 

『會改變外貌得應該是變形蟲吧?嗯,我生物不好不記得了啦!所以你到底是哪個種族的啊?!』

 

......白痴啊,自己生物不學好在那邊抓狂甚麼?

 

『闇血族。』

 

『......那甚麼?』

 

『黑夜的寵兒,戴爾克維斯所眷顧的種族。』

 

『你講的是火星語嗎?我是地球人聽不懂火星語。』

 

......他講的是國語,而且我覺得你其實是從白痴星來的智障人。

 

『類似吸血鬼那樣的種族吧,相似,但卻不全然相同。』

 

『所以你會變成蝙蝠嗎?』

 

『......不會。』

 

『那你還說你是吸血鬼。』

 

『就說像,可是不一樣了......』

 

『哪不一樣?』

 

『我們闇血族在黑暗種族裡是君王級別的,和光明種族中的精靈族地位相等,在現在上古帝王種族都消失的年代中,是最高的存在。』

 

『欸?那不就很厲害?那一樣的地方呢?』

 

『......你想試試看嗎?』

 

......為甚麼我覺得好像聽到了類似大叔誘拐小女孩的對話內容?

 

『怎麼試?』

 

曌......你到底明不明白好奇心會殺死一隻貓的道理啊?

 

『你就......乖乖坐著,不要動。』

 

『喔,好啊。』

 

我手滑了一下,面孔微微扭曲。

 

一般人聽到了這種話應該都不會照做吧?!曌你是白痴嗎?!

 

我一腳踹開了門,所看見的景象與對話內容十分一致。

 

我看見曌正坐在床鋪上,而那個長的和我『一模一樣』的人正兩手按著曌的肩膀,將唇靠向曌的脖子......

 

「啊,欷曜,你回來了啊。」

 

曌眨了眨眼,危機意識:零。

 

「夠了,亞那提恩,住手,搞清楚這是哪。」

 

我瞇起眼,亞那僵了一下,有些悻悻得放開了按著曌肩膀的手,隨意的在曌旁邊坐下。

 

「好啦,我知道哥哥不喜歡血的味道。」

 

亞那閉上眼,伸了伸懶腰。

 

「還是說,哥哥其實喜歡得不得了?」

 

亞那睜開雙眼,瞳色從墨色恢復成原本那妖異的銀色。

 

「你......」

 

「你們是兄弟?所以是兄弟臉,不是夫妻臉嗎?」

 

曌的聲音插了進來。

 

「哥哥,他說我們是夫妻臉欸~」

 

亞那看著我,戲謔的眨了眨眼。

 

我沒好氣的對他翻了白眼。

 

哪有可能是夫妻臉啊......

 

「對了,我還沒自我介紹,我叫亞那提恩˙拉斐特,和欷曜是雙胞胎兄弟,種族是闇血族,我聽哥哥提過你,你還真的和哥哥提的一模一樣呢......嗯,你和哥哥一樣叫我亞那就行了。」

 

「我是曌嵐曦,現在是讀高中一年級,欷曜說我是半獸人......哇!你的眼睛是銀色的欸,好漂亮!」

 

曌眨了眨眼,盯著亞那的眼睛看,然後歪了歪頭。

 

「說漂亮會不會很奇怪?」

 

「不會啊,族裡的人也都這樣說,不過我覺得,哥哥的眼睛比我漂亮多了。」

 

亞那微微笑,然後摸了摸曌的頭。

 

「高一啊,比我小呢,可惜獸人不算在黑暗種族中,不然我相信我們一定很早就會成為好朋友了。」

 

亞那一臉可惜的說。

 

「並不會,他一直住在原世,之前對雋世一點概念也沒有。」

 

雖然現在也沒什麼概念。

 

我淡淡的說道,拍掉亞那放在曌頭上的手。

 

「哥哥,你為甚麼打我的手?」

 

亞那可憐兮兮的看著我,我毫不猶豫的一掌往他的頭打下去。

 

「我不想看到我的臉露出這種表情......我打掉你的手是為你好,免得你被曌傳染白痴病毒。」

 

「喂!說得好像我是白痴一樣!」

 

曌發出了不滿的抗議聲。

 

「你不是嗎?不認識的人叫你乖乖坐著不要動你還真的乖乖照做,那改天如果有不認識的人拿糖果要你跟他去一個地方你會不會跟去?」

 

我鄙視的看了曌一眼,然後看向亞那,蹙起了眉。

 

「你怎麼會來找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言亦臣 的頭像
言亦臣

鮪魚的棲息地

言亦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