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了不要嚇到喔,我是逃.出.來.的。」

 

亞那將手指輕壓在唇邊,嘴角微微上揚。

 

「你做壞事被人關嗎?」

 

我記得養父每次都跟我說做壞事的人會被關。

 

「我才沒有,我超乖的,他們的訓練我都有乖乖照做欸,我只是跟他們說想來參加哥哥的學院舉辦的學院祭而已,他們不讓我來,所以我就逃出來了......嗯,我臨走前毀了半座城堡,還威脅他們不准在學院祭結束前來找我,否則我就把剩下的半座城堡也給毀了。」

 

亞那一臉無辜的說道,語氣十足十的委屈。

 

委屈的應該是修城堡的那個人才對吧......

 

「啊,所以欷曜也是闇血族的嗎?」

 

我眨了眨眼,看向一直臭著一張臉的欷曜。

 

「嗯,不過嚴格來說,欷曜比較偏向母親那邊的種族,嗯,他將來會成為精靈王呦。」

 

亞那露出了笑容。母親那邊的種族啊......精靈王啊......好高的地位......等、等等等一下!精靈王?!欷曜是精靈族的?!

 

「欷曜是精靈?!」

 

我瞪大了眼睛,努力的從亞那的臉上找出開玩笑的痕跡。

 

「你那是見鬼的什麼表情?」

 

欷曜一臉陰沉的看著我。

 

「嗯,我們的母親是欷曜族的精靈,而且還是由起始之樹選出的,統管所有精靈族的精靈之王,而我們的父親是闇血族的血帝,我將來也會繼承這個位置喔~欷曜沒告訴過你嗎?」

 

亞那眨了眨眼,表情有些頑皮。

 

「欷曜他是精靈的血統比闇血族的血統多一些,我的血統則是壓倒性的偏向闇血族,精靈血統少得可憐......『亞那提恩』的意思便是『誕生於晨光之中的黑暗』,而哥哥他的名字......」

 

亞那偏了偏頭,滔滔不絕的說道。

 

「......騙人!哪有這麼暴力的精靈!!在怎麼看欷曜都是邪惡的大魔王好不好!!」

 

聽了亞那這麼一長串的話,這是我唯一在意的地方。

 

或許從沒想過會被我如此激烈的反駁吧,亞那愣了一下,然後毫無形象的爆笑了出來。

 

說實話,我覺得亞那那張和欷曜長得一模一樣的皮相,一定是生來敗壞欷曜形象的。

 

「靠!」

 

眼前瞬間一黑——又被欷曜打頭了。

 

「事實也不給說......」

 

我摸了摸後腦杓,痛得眼淚都滴出來了幾滴。

 

「曌......」

 

「對不起。」

 

看見欷曜那陰沉的臉色,我一秒道歉。

 

「哈哈哈哈哈哈~」

 

亞那毫無形象可言的捧腹大笑。

 

先生,是有那麼好笑嗎?眼淚都飆出來了......

 

「亞那,你......」

 

欷曜頗為無奈的嘆了口氣,搖了搖頭。

 

「哥哥,他真得好有趣喔!」

 

亞那指著我,面帶笑容,心情看起來很不錯。

 

「吶,我叫你曦好不好?」

 

亞那對著我,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雖然是同一張臉,但個性真是相差了十萬八千里不止啊......

 

「嗯,好啊。」

 

我眨了眨眼,被叫甚麼我其實並不會很在意,不過那種像是在叫阿貓阿狗的叫法我可就敬謝不敏了......

 

「曦,讓我們成為好朋友吧!」

 

亞那笑嘻嘻的向我伸出手。

 

「嗯!」

 

我也露出了笑容,握住他的手。

 

亞那愣了一下,然後笑意更濃厚了些。

 

「啊,欷曜,聽說你們二年A班要在學院祭上表演話劇......」

 

我轉向欷曜,看見欷曜陰沉的表情,嚇了一跳。

 

「別提那讓人討厭的事。」

 

「欸......哥哥怎麼了嗎?」

 

亞那放開了我的手,整個人掛到欷曜身上。

 

「......被陰了。」

 

欷曜陰沉的說道,然後毫不留情的往亞那的臉上揍了一拳。

 

「?」

 

被陰了?誰那麼大膽敢去陰欷曜啊?我一定要好好膜拜一下這個人才行。

 

欷曜幽幽的看了我和識相的退開、正在一旁揉著臉的亞那一眼,然後嘆了口氣。

 

到底是怎樣啦!

 

「他們選了《冬城夏雪》的劇本,然後推選我當冰雪女王。」

 

欷曜咬牙切齒的瞪著我。

 

瞪我幹嘛?又不是我選的......

 

「《冬城夏雪》啊......意外的貼切,又意外的諷刺呢......」

 

亞那停止了揉臉的動作,勾起了一抹不明的笑。

 

欷曜瞪了亞那一眼,蹙起眉,並未多說甚麼。

 

「曦是從原世來的,大概不知道這個故事吧?」

 

亞那搭著我的肩膀,笑笑的道。

 

「嗯。」

 

我點了點頭,的確是沒聽過。

 

「那是我們雋世的名著喔~想聽嗎?」

 

亞那眨了眨眼,說道。

 

「想。」

 

我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

 

人都有好奇心嘛~

 

「那我說個大概好了,畢竟故事很長,有興趣的話你們學院的圖書館應該也找的到吧,而且戲八成也是只演一些重點的部分。」

 

亞那放開了搭著我的手,清了清喉嚨。

 

「從前從前,冬城裡住著一位美麗、高貴的女王,女王就像是一具美麗的人偶,臉上沒有笑容,和雪一樣冰冷,喔,更正一下,她喜歡判人死刑,當她下令將人送上死刑臺時,她便會露出美麗動人的笑容......」

 

亞那的臉上帶著笑容,用帶著磁性的嗓音輕輕唸道。

 

「嗯,這個角色很適合欷曜呢。」

 

我贊同的點了點頭,真不愧是欷曜的同學,竟然知道欷曜適合具有魔王特質的角色。

 

「曌,你欠打嗎?」

 

欷曜皮笑肉不笑的看著我。

 

「咳!哥哥,我故事還沒說完欸!」

 

亞那抗議的說道,撇了撇嘴,一臉不滿。

 

「繼續。」

 

雖然欷曜的語氣十分平淡,然而他瞪著我的表情卻十分兇狠。

 

連說實話也不行!我的言論自由上哪去了啊!

 

「後來,女王遇見了一個俊美的男子,並與其相戀,然而他的身分卻是友國的革命軍首領,他們之間的關係也被傳了出去,最後,在友國的施壓下,男子與女王一同離開了冬城,一個女王逃宮理所當然的驚動了全城的人,宮中眾臣和全城的人都到處尋找,原本理當是不會下雪的夏天也奇妙的下起了雪來,當眾人找到他們時,他們手牽著手,躺倒在離城不遠的郊外,當時正下著大雪,然而他們周圍卻沒有任何的積雪,使得人們清楚的看見了,他們臉上那滿足的笑容,因為他們可以永遠在一起,沒有人可以將他們分開。」

 

亞那說到結尾時,語氣變得十分輕柔,眼中有著淡淡的……溫柔?

 

「......這是悲劇吧?」

 

我抽了抽嘴角,雋世的童話故事也太糟糕了吧!竟然是悲劇,還灌輸小孩殉情的觀念,這樣摧殘小孩幼小的心靈是正確的嗎?!(是說人魚公主和賣火柴的小女孩故事結局貌似也很悲劇......)

 

「嗯,是真實事件改編的。」

 

亞那微微笑,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總覺得欷曜的眼神變得有些深沉。

 

「不管是哪個種族,只要擁有智慧,總會為其歷史寫上註解或是在故事中加入自身的理念,雋世的人都異常的渴求幸福,這個故事也是經過的修改,使它比原先的更加的圓滿......或許,對那個女王來說,追隨著革命軍首領的腳步,便是她最想要的吧......」

 

亞那輕輕的說,收起了笑容。

 

現在是甚麼狀況啊!!怎麼突然氣氛變得那麼沉重啊?!為甚麼突然切換到文藝青年的模式了啊?!

 

「你們一年D班打算在學院祭上表演甚麼?」

 

欷曜頓了一下,望向我。

 

「嗯,和你們班一樣是話劇,劇本是原世的童話故事《輝夜姬》。」

 

「那你演甚麼角色?」

 

亞那好奇的歪了歪頭,我僵了一下。

 

「怎麼了嗎?」

 

欷曜蹙起眉。

 

「......我可以不說嗎?」

 

我不太想說欸……尤其在希加娜幫我量好尺寸,說明天要到我房間幫我試衣以後……據說她還打算到商店街看看有沒有甚麼好貨色……光是用想像的就覺得恐怖。

 

「當然不可以。」

 

一樣的聲音,一樣的面孔,只是其中一個的表情恐怖的像鬼夜叉,另一個則是一臉感興趣……(不用說也知道那個鬼夜叉是欷曜。)

 

「唔唔唔……太丟臉了,說不出口……」

 

我演的角色簡直是個悲劇啊……不是歧視女性角色,但女性角色由男的來演,簡直是一堆杯具加上餐具……

 

「沒關係啦,哥哥的角色已經夠悲劇了,曦你總不可能也演女性角色,而且還是主角吧?」

 

亞那安慰似的拍了拍我的肩膀。

 

唔!一語中的......

 

「曦?臉色怎麼突然變得這麼難看......該不會說中了吧?」

 

亞那頓了一下,然後認真的看我。

 

「......」

 

我輕輕的點了點頭。

 

欷曜和亞那愣了一下,然後亞那很沒同情心的爆笑了出來。

 

「不愧是搭檔,太有默契了!連角色都是劇中的主角,我逃出來真是太好了,沒有錯過有趣的東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亞那笑著說道,幸災樂禍的意味十足。

 

亞那看起來笑到快斷氣了......斷氣最好!

 

「角色是怎麼選的?」

 

欷曜一臉古怪的看著我。

 

「......抽籤。」

 

「男角和女角的籤沒有分開嗎?」

 

「......沒有。」

 

「......為甚麼?」

 

「因為葉秋說這樣比較有趣......」

 

我真的覺得一點都不有趣,真的。

 

「節哀。」

 

欷曜語氣平淡的說道,一副事不關己......好吧,本來就不關他的事。

 

「欷曜~你好無情~都不會安慰別人受創的心靈。」

 

我語氣哀怨,表情更哀怨,我一手勾住欷曜的脖子,哀怨的看著他。

 

「少白痴了。」

 

欷曜一手推開我,語氣不屑的撇開頭。

 

「曦,你想尋求安慰找我不就好了?絲毫不考慮我真是讓我受傷。」

 

亞那撇了撇嘴,垂下眼,表情哀傷的說道。

 

嗯,亞那有演戲的天份,真的。

 

「我覺得亞那你只會在旁邊幸災樂禍,然後偶爾落井下石。」

 

「......你怎麼知道?」

 

亞那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感覺。」

 

「曦,你真是我的知音!我真遺憾我活了十七年才遇見你!」

 

亞那握住我的手,表情不知為何有些激動。

 

有那麼誇張嗎?這位先生......

 

「曦,你不要再待在學院了,跟我一起回闇血族好不好?一定會很好玩!」

 

亞那兩眼發光的說道,我彷彿看見他的眼中有星光在閃爍......你的眼睛又不是宇宙!閃甚麼啊!

 

「不要。」

 

「欸?為甚麼?」

 

亞那失望的皺起臉來。

 

「因為養父說過,輟學的話會被他追殺到天涯海角。」

 

我一點也不想被養父追殺到天涯海角。

 

「嗯......沒關係啦!闇血族的城堡是很堅固的!」

 

亞那露出了笑容,拍了拍我的肩膀。

 

誰相信啊!鬼才相信你咧!你逃家時不是把半座給毀了嗎?!半座城堡比起一座,防禦力肯定下降一倍不止啊!

 

「如果你擋得住一個黑鱗的話。」

 

欷曜涼涼的說。

 

「咦?你養父這麼厲害?」

 

亞那驚訝的眨了眨眼。

 

「嗯,雖然我擋不住,族裡的黑鱗也早沒了,但我們族裡有五十個紫鱗,在加上幾個青鱗應該就擋得住了吧?」

 

亞那不大確定的道。

 

「啊,忘了說,他養母也是黑鱗。」

 

欷曜涼涼的補了一句,彷彿打擊自己的弟弟是一件極為普通的事。

 

「唔!你的養父養母怎麼都那麼威啊!我投降了啦!搞得像黑鱗大拍賣一樣!黑鱗又不是大白菜!」

 

亞那怪叫,一臉責怪的看著我。

 

我怎麼會知道啊!養父母又不是我選的!我知道的時候也嚇了一大跳啊!

 

「你放棄了?」

 

欷曜略帶挑釁的瞥了亞那一眼。

 

「怎麼會?反正學院總有放假的時候嘛,放假了記得通知我,我一定會邀你們到闇血族玩的!」

 

亞那微微笑,一手勾住我的脖子,一手勾住欷曜的。

 

「不要隨便扯到我,亞那,你是沒有朋友嗎?」

 

欷曜蹙起眉,不滿的瞪了亞那一眼,亞那僵了一下,移開視線,貌似有些心虛。

 

「亞那提恩,我不是說過你得好好打好人際關係嗎?」

 

欷曜嘆了口氣,無奈的揉了揉太陽穴。

 

「我才不要和那群人打好關係,那些人看了就討厭,不是阿諛奉承就是喜歡睥睨人,完全沒有一個是值得深交的,表面敷衍一下,讓彼此不會下不了台就很好了。」

 

亞那蹙起眉,不太高興的咕噥,然後望向我,一臉哀求。

 

「喏,曦,好不好?放假的時候到我老家玩,哥哥也會去喔。」

 

亞那眨了眨眼,銀色的眼中帶了點......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情緒。

 

唔......怎麼辦啊?看起來挺可憐的......只是去人家家裡玩一下,應該不會怎樣吧?何況養父(和養母)也沒有說不可以去人家家裡玩......而且有欷曜在,應該......

 

「好啊。」

 

我點了點頭。

 

「太棒了!曦最好了!我一定會帶你去族裡四處探險的!」

 

亞那開心的抱住我,笑得十分燦爛。

 

是說......被一個男人抱住的感覺有點怪......

 

「曌,你今天晚上自己睡......亞那還在的日子就自己睡。」

 

欷曜語氣平淡,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總覺得周圍的溫度有點冷。

 

「哥哥,你的語氣聽起來像是要我死欸,我一直都很健在啊。」

 

一個高中生說自己健在實在是......

 

「曌,你先離開吧,我有私事要和亞那談。」

 

欷曜瞪了亞那一眼,如果眼神可以殺人,相信亞那已經死上幾百回了。

 

「談甚麼?」

 

我好奇的看著欷曜。

 

「曌,你......」

 

「我知道好奇心可以殺死一隻貓啦!」

 

我撇了撇嘴,拜託,都聽過好幾遍了,聽到耳朵都快長繭了。

 

「既然知道,那你還問。」

 

欷曜瞇了瞇眼,墨色的眼瞳閃著危險(至少我覺得很危險。)的光芒。

 

「我的好奇心比貓強嘛!」

 

我理所當然的眨了眨眼,貓的好奇心哪比得過我的!

 

「所以你也會死得比貓快!」

 

欷曜瞪了我一眼,然後像是想到了甚麼似的,露出了他難得、好看,但通常我準沒好事的笑容。

 

「早上要拿你試驗的魔法還沒試呢,你這麼想親身經歷一下?」

 

欷曜面帶微笑的吐出了危險的話,我僵了一下。

 

欷曜竟然還記得......

 

「哥哥,你要趕曦走啊?可是我還想和曦多聊聊呢......不然等等我去找你好嗎?曦。」

 

亞那露出了笑容。

 

「喔......我......」

 

「亞那,我和你談話你就那麼排斥嗎?而且你和曌明明今天是第一次見面,為甚麼搞得像多年不見的老友一般?」

 

欷曜一臉臭臉的看著亞那,看起來似乎很想揍他。

 

「哥哥,我和曦是一見如故、相見恨晚啊!」

 

亞那微微笑,面對一臉不爽的欷曜依舊十分從容,像是十分習慣了。

 

雖然我們感覺的確是不錯,但應該還沒好到這種地步吧?

 

「......曌,給你十秒消失在我眼前。」

 

欷曜面色陰沉的下了最後通牒。

 

......怎麼又來了啊?!你們兄弟鬩牆不要遷怒無辜的路人好不好?!有沒有那麼倒楣啊!躺著也中槍!

 

「十......」

 

「......」

 

總之,還是快溜吧!我一點也不想當試驗品!

 

二話不說,我立刻離開欷曜的房間。

創作者介紹

鮪魚的棲息地

言亦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