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為什麼月落的人都這麼美形啊啊啊啊啊啊!』


月落女子:『天生麗質難自棄。』

 

夜:『搞什麼自戀啊!那副認真的表情又是怎麼一回事啊?!不准用那種鄙視的目光看著我!』

 

 

暗。

 

她的視野所及是一片漆黑,彷彿沒有盡頭一般的黑暗,沒有任何的聲音,也沒有任何的感覺。

 

她這是死了嗎?她就這樣死了嗎?連哥哥都沒見到就死了嗎?死因還是遭人暗算,被人從背後砍了一刀,而且她連想殺了她的主使者是誰都不知道……可惡!死得這麼莫名其妙、不明不白的,讓人想不心生怨恨都很難啊!她絕對會變成怨靈的!

 

『起來……別再睡了……』

 

女人的聲音?難道是天使嗎?

 

『還不起來嗎?!現在的人類真是軟弱!』

 

她錯了,這絕對不會是天使聲音,哪有這麼兇的天使啊!這一定是惡魔的聲音!

 

『一點用處都沒有,都昏3天了還醒不來……真搞不懂焰為什麼這麼在乎妳,我明明比妳有用多了。』

 

女人不滿的抱怨著,語氣似乎夾雜了些許的嫉妒……

 

等等!昏?所以她還沒死?!而且這個人認識焰?!

 

夜猛然睜開雙眼,但視覺跟不上她睜眼的速度,眼前仍是漆黑一片,她再次閉上眼,然後緩緩的睜開。

 

四周的景物逐漸從模糊轉為清晰……

 

咦?她她她趴在地上?!而且她原本穿著的粉紅色洋裝竟然變成睡衣了?!誰來跟她解釋一下現在到底是甚麼狀況啊!!!

 

「終於醒了啊?睡得跟死人沒甚麼兩樣。」

 

一個不悅的聲音從她的旁邊傳來,那是她剛剛聽到的聲音。

 

夜轉過頭,一張略帶英氣的美麗女子臉龐映入她的眼簾,而從女子的髮色來看,她可以斷定對方絕對是月落人,因為對方的髮色,是她除了在焰身上看到以外,不曾在星沉看過的紅髮。

 

據她了解,紅髮是純粹的月落人特有的,就如同紫髮紫眸亦是純粹的星沉人才會有的。

 

夜瞪大了雙眼,是這個女子……救了她?可是一個月落人為什麼要救她呢?

 

「看甚麼看?平常不怎麼看,現在看的這麼認真幹嘛?雖然我是個絕世大美女,但妳好歹也是女的吧?看得這麼認真,妳該不會是同性戀吧。」月落女子不悅的挑起眉,血色的美眸除了不悅外,帶了淡淡的藐視。

 

月落女子有著一頭紅色的大波浪捲髮,血紅色的眼瞳,精緻的臉蛋帶著一種成熟的美,白皙的肌膚看起來吹彈可破,身上穿著的黑色華服更襯得女子高不可攀,就如同那高嶺之花,亦如帶刺的薔薇,女子的髮際還插著一朵很特別的、深黑色的玫瑰花,而女子的左臉上有著一個相當清晰、深黑色的魔紋。

 

那魔痕感覺並不複雜,從左額往左頰,通過左眼直線向下,將左頰上的上弦月形魔痕及一個小小的圓形魔痕分隔開來。

 

雖然夜很不想承認,但這名月落女子的確是一個大美女。

 

但……焰似乎更勝她一籌?那月落女子雖然是個大美女,卻給人一種比焰還像男子漢的感覺,是因為那張漂亮的臉少了點柔媚,卻多了點英氣的關係嗎?

 

「等一下!為什麼不能看啊?!妳那自戀的態度是怎麼一回事啊?!而且我只不過是看著妳,為什麼要被妳說成這樣?!妳給我說清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夜有些抓狂,她貴為星沉的公主,從沒有人當面鄙視她鄙視得這麼徹底又毫無道理的。

 

「妳老是三不五時就看著我沉思,有時候還會喊焰的名字……妳這個人類真的很奇怪,妳想焰看我幹嘛?」月落女子一臉不爽的看著夜。

 

「甚麼跟甚麼啊!三不五時就看著妳是怎麼一回事?!我們明明是第一次見面吧!」

 

不要裝熟啊啊啊啊啊啊啊!!渾帳!!

 

「真是死沒良心,虧我看在焰交代過的份上,破例救了不相干的人一次。」月落女子不悅的瞇了瞇眼,輕輕的將紅色大波浪捲髮撥至肩後。

 

果然是她救了她啊…….

 

夜眨了眨眼,手下意識的摸了摸當時被砍的地方。

 

「咦?」

 

沒有……摸不到傷口……連一點痕跡也沒有,她明明是被砍到這個地方沒錯啊……

 

夜不禁一愣,露出了迷惘的眼神。

 

「哼,妳就放心吧,我的治療技術很好,不會留下任何疤痕和後遺症的!不信的話可以去河邊照照!」月落女子露出了生氣的表情,彷彿受到了莫大的屈辱,這讓夜不由得皺起了眉。

 

不是她愛挑毛病,但她只不過確認一下,有必要這麼激動嗎?!真的很難相處欸!小心以後嫁不出去!

 

夜偏了偏頭。

 

不過看對方似乎是那種結不結得了婚都無所謂的類型,看起來她就算嫁不出去,也不會太在意,大概只會擺出一副高姿態,眼神帶著蔑視,用極度不屑的口吻說出像是『嫁?妳認為我弱小得需要別人來照顧?』、『要當我的伴侶,至少要比我強,比我強的人這世間恐怕沒幾個,寧缺勿濫』之類的話吧。

 

……不得不說,這個月落女子的性格真是好懂,相處沒多久她就大概了解她的本性了----當然,這不排除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她那看人的眼光超群,(畢竟她從小就生長在那充滿了爾虞我詐的王宮中,訓練出的眼力本來就不是蓋的。)以及這女子很明顯的對她沒有任何心機盤算,連本性都懶得掩飾,還一直對她沒個好臉色,像是生怕她看不出她有多討厭她似的,讓她有些哭笑不得。

 

她不討厭月落女子這樣的性格,但也不喜歡就是了。

 

話又說回來……這個月落女子如果真的嫁出去了,那才可怕吧!光是想像這個囂張自傲到爆錶的傢伙用楚楚可憐、小鳥依人的姿態抱著一個男人的手臂,她就感到極度不能適應,不論是心理上還是身理上……

 

拜託,眼前的這個女子雖然漂亮,但那張微帶英氣的臉和那不可一世的表情,儼然就是一個士可殺不可辱、鐵錚錚的男……女子漢啊!如果不去看那傲人的胸圍和那窈窕的身段,只看臉的話,說是男人肯定有人信!(而且還是個美男子。)

 

「妳真的很喜歡看著我的臉發呆欸!是怎樣啊?!難不成看到我的臉就會讓妳窺見宇宙的奧秘嗎?!要發呆就去河邊看著自己的倒影發呆!這樣妳起碼可以知道妳現在的表情有多蠢!一直被妳這蠢臉正對著真叫人不爽!」月落女子如她所言,滿臉不爽的抱怨道。

 

甚麼啊!她只不過是發呆……不對!是思考的時候剛好把視線放在她身上而已,有必要這麼計較嗎?而且為什麼扯到宇宙了?這關宇宙甚麼事?她又幹嘛要望著自己的倒影發呆啊?她又不像她是個自戀狂……再說,連蠢、不爽這些詞都出來了是怎樣?氣質!氣質啊!就算再怎麼像男…….女子漢,也應該要注意氣質啊!

 

「所以是妳救了我?」即使夜在心裡狂吐槽眼前的月落女子,她仍沒有忘記對方是她的救命恩人。

 

但……為什麼?看她的樣子,並不像是為了得到她的報答,(雖然不受寵,但她好歹也是個公主。)反而像是在履行某種義務……可女子很明顯的就是月落人,她們彼此又不認識,星沉和月落也才剛停戰,對方不補刀就很好了,何來的義務之有?

 

「是啊,還不是妳太白痴,認為敵人會正大光明的和妳一對一單挑,人家可是要殺了妳,就算妳只是個小女孩,敵人也不會手下留情……如果放著妳不管,妳一定會被殺,所以我只好出手了。」女子理所當然的說道。

 

「……謝謝。」夜低低的道謝。

 

儘管她仍對眼前的這位月落女子沒有好感,但若不是她,她真的會死不瞑目、真的得去當怨靈了吧。

 

「那畢竟是焰的交代,身為與他訂定契約的……」

 

「焰?!妳、妳到底是誰啊?!」夜大叫,臉色不免有些難看。

 

她就是為了救焰才踏上旅程的,剛剛半昏迷時,也是因為突然聽到焰的名字才清醒過來的,但她卻因為這個月落女子的外貌和出手相救一事,忘了這最重要的事。

 

而且……焰和這個女人訂定了契約?!焰和這個女人到底是甚麼關係!

 

「我?都相處3年了,妳還不知道我是誰嗎?」月落女子眉頭微蹙,表情十分不悅。

 

「誰知道啊!!」

 

她是背部受傷不是頭受傷!相處3年?!為什麼她一點印象也沒有啊!像她這麼漂亮的月落人,她如果看過應該是不會忘記才對啊!

 

「哼!人類的記憶力怎麼這麼差啊……」

 

月落女子擰了擰眉,似是對此感到十分不滿似的。

 

「我是人類妳就不是嗎?」夜嘟了嘟嘴,不甘示弱的回道。

 

甚麼嘛!幹嘛一副很嫌棄人類的樣子啊!說得好像自己就不是人類一樣。

 

「的確不是。」

 

月落女子冷冷的睨了她一眼,表情一下子冷了許多。

 

喔~不是啊~原來如此啊~……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那妳是甚麼啊啊啊啊啊?!」夜驚恐的大叫,瞬間向後退了3步。

 

「有甚麼好大驚小怪的?」

 

月落女子挑了挑眉,似乎對夜這樣大的反應感到無法理解。

 

「妳妳妳到底是甚麼啊?!!」夜指著月落女子,手還明顯的顫抖著。

 

「這很重要嗎?」月落女子蹙起眉,表情十分不耐煩。

 

「很重要!妳、妳不是鬼吧?!」

 

該不會其實她已經死了,而眼前的這個女人真的是惡魔,為了騙她下地獄,所以告訴她她還沒死,甚至和她裝熟,目的就是為了讓她放下警戒,乖乖跟她一起下地獄之類的……

 

「不是。」

 

夜鬆了口氣。

 

不是鬼,那就是人嘛,還說甚麼不是人……

 

然而女子的下句話,卻使夜愣住了。

 

「所謂的鬼是指人死後的靈魂,我還沒有死,就算死了,我並不是人,所以也不會變成鬼。」

 

夜還沒消化完月落女子的話,月落女子又接著說了一句她難以接受的話。

 

「因為我是護甲。」

 

咦?

 

夜頓時僵住了,她覺得自己現在的腦袋就像漿糊一樣,全部糊成一塊。

 

「妳……是護甲?」

 

過了良久,夜才勉強擠出一句話。

 

「嗯。」

 

月落女子點了點頭。

 

「武器會變成人?」

 

夜面孔微微扭曲,心裡有些抓狂。

 

嗯什麼嗯啊?!這人不會是在整她吧?

 

「會,雖然不多。」

 

「……怎麼可能啊!!!!武器護甲哪可能變成人啊!!!!」

 

夜覺得眼前的這個女子正在嚴重的汙辱她的智商,但女子的眼神又十足的認真,不像在說笑……這只有一個理由能解釋。

 

這個女人瘋了。

 

「信不信由妳。」女子冷冷的說道,血色的美眸看起來毫無溫度。

 

「……妳叫甚麼名字?」

 

夜抿了抿唇,不敢看那雙血紅色的眼眸,女子的眼神冰冷得令她害怕。

 

「血玫瑰,月落皇帝的護軀,沾染吾皇之敵鮮血所得之名,為星沉王室帶來絕望的護甲。」血玫瑰淡淡的說。

 

「絕望?」

 

「因為無法破壞,這代表著無法傷害我主。」

 

「……妳沒有弱點嗎?」

 

「怎麼可能?只是我擅於隱藏,能夠使人產生幻覺,製造不利於敵方的精神空間。」血玫瑰露出了愉悅的笑容。

 

雖然那笑容十分的美麗,卻讓她感到一陣惡寒。

 

夜吞了吞口水。

 

如果她是月落人倒也算了,但她可是星沉人,還是星沉的王室,星沉王之女啊!

 

「放心吧,我不會殺妳,也不會對妳施展幻覺,我會保護妳,直到主人將我召回為止。」

 

彷彿察覺到她的不安,血玫瑰開口向她保證。

 

「妳……是焰的護甲嗎?」

 

所以她剛剛聽到的契約是指人與武器間的主僕契約?

 

「嗯。我的原型就是焰給妳的那枚戒指。」

 

夜一愣,下意識的往自己的右手一看,果然看見她的指上空無一物,沒看見焰給她的那枚戒指。

 

她回想她們方才的對話,雖然離奇,但一聽女子就是焰給她的那枚戒指,她卻反而信了女子這番荒謬的話。

 

「但是……」妳不是月落皇帝的護甲嗎?總不會焰是月落的皇帝吧?

 

夜抿了抿唇,將剩餘的話全吞了回去。

 

這種話她問不出口,她怕知道答案。

 

她知道月落皇帝的年齡不可能這麼年輕,但不是月落皇帝,卻極可能是月落皇室的相關者。

 

畢竟能化人的武器連她都從未聽聞,定然是月落皇室的傳承之物,所以焰的身份更有可能的,會是下一任的月落皇帝。

 

意即是,月落皇帝的兒子。

 

她不敢問,她不想坐實這個猜想,即便這個猜想戲劇得可笑。

 

如果焰真的是月落皇帝的兒子呢?如果是……她又能怎麼辦呢?

 

「對了,妳的名字是血玫瑰,為什麼取這個名字呢?」

 

夜勉強振作精神,試圖以轉換話題來轉移注意,不想再繼續胡思亂想下去。

 

「因為幻覺。」

 

「……幻覺?」夜楞了一下,無意義的重複血玫瑰的話。

 

「中了我幻覺的人會看到玫瑰的花瓣飄過視野,即使那個地方沒有半朵玫瑰。」血玫瑰頓了一下,勾起了一抹邪媚的笑容。

 

「隨著時間的流逝,飄過的玫瑰花瓣會越來越多,覆蓋整個視界,被一片血色淹沒,到最後,那人的精神會被完全吞噬,成為只剩下『活著』的空殼。」

 

創作者介紹

鮪魚的棲息地

言亦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莫赤匪狐
  • 彼此都是女子看了兩眼都被唸半天了,那如果我色瞇瞇地多瞧幾眼豈不是連眼睛都要給挖出來嗎 (猛擔心)
  • 會唸那麼多純粹是因為血玫瑰看夜不順眼,她對人的分類就是:主人、主人的敵人、主人重要的人,以及路人四類,夜屬於第三類,但因為她的主人要她保護夜,使得她無法待在她主人的身邊,所以她不喜歡夜。

    哎哎,怎麼可以用色瞇瞇的眼神注視美人呢?美人必須用正直的眼光欣賞啊~(輕佻)

    言亦臣 於 2016/11/02 12:53 回覆

  • TaMaSHI
  • 讓我想到西方城皇帝的劍XD(天羅炎?)
    不過我喜歡血玫瑰的罵人話
    宇宙的奧秘害我差點笑翻XDD
  • 血玫瑰的嘴很毒,基本上是針對主人以外的所有人。WWWWW

    我還記得我以前畫出我心中月落星沉的角色時,好(ㄙㄨㄣˇ)友們一致的反應就是,"焰太漂亮了吧!根本就是氣質美女!",還有"血玫瑰看起來比焰還帥啊!"......開什麼玩笑!他們一個平胸,一個前凸後翹,前者情有可原,後者人家就是表情冷了點,有這樣身材的男人嗎?!!(翻桌)

    言亦臣 於 2017/01/08 01:2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