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哥哥~』


……亞那那傢伙是學不到教訓嗎?


我睜開眼,惡狠狠的瞪著探頭到我正上方的亞那。


難得睡得不錯,沒有什麼亂七八糟的夢境,沒有任何的畫面。


「唔,哥哥……可不可以不要一起床就發脾氣啊?這樣很傷肝的喔……」


「也不想想是誰害的。」我蹙起眉,一手支住床鋪,打算起身揍亞那一拳。(算是發洩一下睡眠被打攪的不爽,沒有道理憋著。)


我坐了起來,然後動作一滯。


「哥哥變成曦的抱枕了呢。」亞那眨了眨眼。


「你閉嘴!」我瞪著亞那,如果手邊有東西,一定第一個丟亞那的頭。(先前丟出去的枕頭還沒回收。)


「曦他好像睡得很好欸……」亞那戳了戳曌的臉頰。


「……再講一句就把你的嘴縫起來。」


「……」亞那哀怨的看了我一眼,伸出食指,指頭前端微微發亮,在虛空中拉出一段文字。


“哥哥的縫紉技術我可不敢領教,想必會痛死那個被縫的人吧?”


我瞪了亞那一眼,跟他一樣用光源的魔法在虛空中拉出文字。


“亞那提恩,你是欠打嗎?竟敢鑽我話裡的漏洞。”


亞那眨了眨眼,一臉無辜的看著我。


“因為不能講,只好用寫的囉~哥哥,現在是午餐時間了,我連早餐都沒吃,早就快餓扁了!中午吃什麼啊?”


“去死!”


“咦?!好過份!”


“少吃幾餐死不了的,現在,離開這裡!”


我冷冷的瞥了亞那一眼,後者哀怨的退出了臥室。


我嘆了口氣,看了曌一眼,現在……要處理的就只剩這個了……


曌他抱著我的腰,頭靠在我的腰側,看起來睡得很熟。


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竟然沒有醒過來。


我蹙起了眉,漫不經心的伸手撥弄曌那頭橘紅色,宛如夕陽般的短髮。


明明和亞那一起睡的時候,我都會因為亞那的一個翻身而醒過來,為什麼……曌都已經觸碰到我了,我卻沒有醒過來?


是因為習慣了這個人待在身邊,所以警覺心變差了嗎?


「好軟……」我垂下眼,曌的頭髮摸起來就像絲絨一樣,軟軟的,很好摸。


看著曌的臉,總覺得自己好像忘了什麼……應該不重要吧。


我輕輕的拉開曌的手,下了床,幫曌蓋好被子。


然後我走出臥室,準備揍亞那一頓。



「哥哥,打臉不道德!」亞那哀怨的看著我,碰了下唇邊的瘀青,痛得齜牙咧嘴了下。


「那你就不要讓我有理由揍你。」我斜睨了亞那一眼,打開冰箱,拿出一包血袋,咬開,然後一口灌進喉嚨裡。


「哇咧,哥哥,你怎麼不先熱一熱?血還是應該要溫熱的,喝起來才比較美味吧?」亞那一臉驚訝的看著我。


「喝血是因為我擁有闇血族的血統,只靠一般食物無法完全供應身體必需的養分。」我淡淡的說,用手背把溢出唇邊的血擦掉,「不過是為了讓身體可以正常運作,美味與否根本不重要。」


「美味與否當然重要!」亞那搖了搖頭,顯然不同意我說的話,「若是少了美食的享受,人生是會缺少很多樂趣的。」


我蹙起了眉,覺得亞那的話很莫名其妙。


食物就是食物,是為了維持身體機能必須攝取的東西,能否提供所需的養分才是重點,味道好壞根本就無關緊要。


「對了,哥哥都不用排練嗎?學院祭上要演的話劇。」亞那偏了偏頭,「曦他們班似乎很認真的在準備呢,曦最近除了來哥哥這裡補習,就是去排練。」


「我們排過一次。」我關上冰箱門,走出廚房。


「一次?你們學院不是再沒多久就要學院祭了嗎?」亞那挑了挑眉,「你們班也太混了吧?你們話劇是打算上台隨便演演嗎?」


「其他人要練習幾次我不知道,但我只要最後一次的排練有參與到,那就足夠了。」我瞥了亞那一眼,往臥室走去,「如果連這點小事都不能一次解決,那我還當什麼紫鱗?」


我進到臥室,裡頭的景象讓我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曌竟然還在睡……他是豬嗎?


我走近床邊,搖了搖曌的肩膀。


「曌,起床,中午了。」


「唔……」曌低吟了一聲,張開眼睛,深褐色的眼瞳望向我,但卻像是沒有聚焦一般,看起來十分黯淡。


我蹙起眉,往曌的腦袋拍了下去。


「好痛!欷曜你幹嘛啦!」曌眼眶帶淚的摸了摸自己的腦袋。


「幫你醒腦。」我聳了聳肩。


「反對暴力虐待!」曌揉了揉眼,伸了個懶腰。


「誰讓你給我機會打你?」我挑了挑眉,伸手捏住曌的鼻子。


「度、度手!唔要捏偶的皮子!」


……雖然聽得懂,但感覺很好笑……


「你這個加害者怎麼可以這麼沒良心的爽快的心情很好的笑出來啊!」曌拍掉我的手,瞪了我一眼,(雖然看上去一點都不凶狠。)指著我,一臉氣憤。


「我高興。」我勾起了唇角。


「欷曜你、你這個暴力精靈!」曌愣了一下,然後一臉悲憤。


「你罵我?」


「……我哪敢啊……」


「你的意思是我剛剛聽錯了?」我瞇了瞇眼。


「我真的沒有罵你……我明明只是在陳述事實。」


「曌……你真的很欠打。」


「唔!你已經打了!」


「閉嘴。」我皺起眉,被曌這麼一搞,都忘了原本的目的了,「你要在這裡吃午餐嗎?」


「咦?!中午了?!」曌一臉震驚,嘴巴還微微張開,看起來有些呆傻,讓人覺得好笑。


「中午了。」我動了動唇角,抑制住笑意。


「我都沒感覺……啊!對了!」曌喃喃自語,然後看著我,像是想到了什麼。


「怎麼了?」我挑了挑眉。


「我又做了一個奇怪的夢。」


「什麼夢?」


「呃……」曌頓了頓,欲言又止。


「……如果你又跟我說你忘了,我就揍你。」記得上次曌就給我說忘記了。


「唔,這次我有記得啦!」曌退了一步,然後了皺起眉,「我夢到了3個人。」


「3個人?」我蹙起眉,感覺到曌的語氣有些困惑。


「嗯,3個人……說人也不太對,我看得出來其中一個是精靈,另外兩個看起來像是人類,但氣質不像……至少不像普通人。」曌閉上眼,眉頭擰得死緊,像是在努力回想方才的夢境,「他們是兩女一男,那個精靈是女的,看起來亮晶晶的,金髮藍眼,另一個女的……我記不太清楚她的長相,不過她有一雙燦金色的眼睛,然後那個男的是黑髮銀瞳,和女精靈似乎是一對的。」


聽著曌的描述我不禁一愣,燦金色的眼睛……那是鳳凰族的特徵,而黑髮銀瞳則是闇血族皇室的特徵……


這3個人的組合,讓人莫名的熟悉……尤其曌他說那個闇血族和女精靈是一對的……


「他們3個是好朋友,但那個男的後來死了。」曌睜開了眼,似是被夢中的情緒所感染,神色黯然。


「……那你知道他們的名字嗎?」我垂下眼,低聲的問。


「……男的好像叫萊斯,女精靈叫塔莎……什麼的,後面忘記了……另外一個女的好像叫昕寧的樣子?」曌蹙起眉,尾音因為不確定而微微上揚。


「女精靈叫做塔莎莉婭。」


「欸!對!」曌睜大了眼,拍了下手,隨後一臉困惑的看著我,「欷曜你是怎麼知道的?」


「因為……你說的那個男人和女精靈,就是我和亞那的父母。」

創作者介紹

鮪魚的棲息地

言亦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