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欷曜和亞那的……父母?」我愣愣的看著欷曜。


難怪那兩個人總給我一種熟悉的感覺,讓我覺得他們跟誰很像……原來是像欷曜啊!


但比起那兩個人,最讓我感到熟悉的,卻是那個有著一雙燦金色眼瞳的女子,她給我一種溫暖、想親近的感覺,好像在很久之前,我就已經認識她了……


「我的母親是曦耀族的精靈,光明的寵兒,同時也是統治著整個精靈族的女王。」欷曜淡淡的說道。

 

雖然欷曜的語氣很淡漠,可看著他微蹙的眉,我卻覺得他的內心似乎不怎麼平靜。

 

「整個精靈族?你不是說就算同樣是精靈,也分成了5族嗎?」我蹙起了眉。

 

這樣不會起爭執嗎?畢竟王就只能有一個吧?

 

「只要你想,還是可以記住的嘛。」欷曜挑了挑眉,表情有些意外。

 

「喂!」那是什麼意外的表情啊!沒禮貌!

 

「精靈族有一棵起始之樹,那是一棵十分特別的樹,雋世還未形成之時便存在了。」欷曜輕笑,但很快的又收起了笑容,如同曇花一現,快到讓人覺得那一瞬間的笑容就是個錯覺,「她是精靈族的起源,她從很久以前便一直庇護著精靈族,起始之樹與不同於一般的樹,她具有自己的意識,也能幻化成人類一樣的姿態。」

 

「人類?為什麼不是精靈?」她保護的不是精靈嗎?

 

「這我就不知道了。」欷曜眉頭微蹙,不甚在意的說,「或許她喜歡人類吧。」

 

「或者她只是喜歡人類那樣的外貌?像是獸人或是闇血族那樣?」我眨了眨眼,就像欷曜,又沒有尖耳,根本看不出來有精靈族的血統。

 

「或許吧……」欷曜淡淡的說道,「總的來說,起始之樹就等同於精靈族的守護神,而精靈王便是由她選擇出來的。」

 

「亞那說你將來會成為精靈王。」我眨了眨眼。

 

所以……欷曜是被那個什麼起始之樹選擇出來的?

 

「……我不想當。」欷曜閉上雙眼,按了按肩膀。

 

「咦?為什麼?」一族之王什麼的,聽起來明明就超帥的。

 

「那太麻煩了。」欷曜張開眼睛,微微的蹙起了眉,「精靈王並不是一個單純的精神領袖,他必須引領整個精靈族,對整個精靈族負責。」

 

「是喔……」我眨了眨眼,還真沒想到那麼多,畢竟說到王,我想到的就是原世的日本天皇和英國女皇,那些都是虛位元首,就是單純的國家吉祥物。

 

「有能力的人,所要負的責任就越大,這是自然。」欷曜聳了聳肩,坐到了我的旁邊,「我是族裡難得的人才,所以才會被初始之樹選上,畢竟17歲就擁有紫鱗資格的精靈,在這歷史長河中並不是沒有過,但這千年來也只有我一個。」

 

「嗯,聽你這樣說,還好我不是個人才。」要對別人負責什麼的聽起來就很沉重了,更不用說是對一整個種族了。

 

「笨蛋,一點志氣也沒有。」欷曜輕推了我的前額一下,語氣有些嫌棄,但臉上卻帶著淺淺的笑意,「明明你的資質很好。」

 

「比起當個需要對整個種族負責的領導者,我更想要當個平平凡凡的普通人,在一個和平的地方和自己喜歡的人生活。」沒志氣就沒志氣,反正我就想當個普通的路人,沒有想要流芳百世的志向。

 

「喜歡的人?」欷曜挑了挑眉。

 

「嗯,像是我的養父、養母啊。」我點了點頭。

 

「……我想也是。」

 

「我也很喜歡你和亞那,還有葉秋他們,所以我很喜歡現在在學院的生活……如果我的養父母,還有婺寰也在就好了。」這樣就完美了,不過不太可能就是了。

 

「婺寰?」欷曜蹙起眉,疑惑的看著我。

 

「朧婺寰,她是我以前在原世時交到的朋友,她對我很好,又感覺什麼都懂,就像我的姊姊一樣。」

 

「……你有姊姊嗎?」欷曜挑了挑眉。

 

「沒有吧?」我偏了偏頭,還真不知道我那未曾謀面的親生父母有沒有給我生什麼兄弟姊妹。「不過我想有姊姊大概就是那種感覺吧?婺寰就像是我的家人。」

 

婺寰她對我很溫柔,個性又成熟,常常幫我解決煩惱,就像人家形容的姊姊一樣。

 

「……是嗎。」

 

「嗯,欷曜的話,就像鄰家大哥一樣吧?」我眨了眨眼,雖然欷曜暴力得要命,又總是動不動就打人,但其實很細心,也蠻照顧我的,還幫我補習。(雖然是斯巴達式的……)

 

「……為什麼不是像哥哥?」欷曜蹙起了眉。

 

「……看過你和亞那的相處之後,我總覺得,你如果是我的哥哥,我一定會英年早逝。」我認真的看著欷曜。

 

我真心覺得我沒有亞那耐打。

 

「……」欷曜面孔扭曲了一下,往我的後腦勺打了下去。

 

 

吃完午餐(欷曜煮的,很好吃,如果欷曜是女的,我一定會追他。)以後,欷曜又扔了一份試題給我,但比昨天少很多,只有25題而已。

 

「寫完之後告訴我。」欷曜淡淡的扔下這句話,然後坐到一旁的沙發上看書。

 

我應了聲好,然後開始寫題目。

 

「寫好了!」我把筆往上拋,歡呼。

 

「……你該不會都是用猜的吧?」欷曜頓了一下,闔上書本,走了過來。

 

「才沒有!我是會做這種事的人嗎!」我瞪眼,欷曜都是怎麼想我的啊!

 

「你才寫二十五分鐘,我記得你平均一題都要花上五、六分鐘。」欷曜蹙起了眉。

 

哇咧……連我答題的平均速率都算出來了……啊我就課本讀的不是很熟,雖然題目選擇題居多,但我就有選擇障礙嘛!五、六分鐘一題已經很快了好不好!

 

「哼哼~因為有些在平時小考的時候考過了~」有16題寫過,只有9題沒寫過,而且經過這些天的魔鬼訓練,我答題的速度怎麼可能不變快?

 

欷曜蹙著眉,看了看試題,然後把題目卷捲起來,往我的頭拍下去。

 

「錯4題。」欷曜冷笑,摸了摸我的頭,「依我的標準,你只能錯兩題。」

 

「你不是人!」

 

「本來就不是。」欷曜淡淡的瞥了我一眼,轉身走進他的臥室,「你不是早知道了嗎?」

 

「……」這人怎麼這麼故意!明明知道我是什麼意思!不想跟欷曜說話了!

 

我望了望四周,發現亞那正在看電腦。

 

注意,這個“看電腦”並不是打開電腦的電源,上網看看新聞、卡通或是娛樂節目之類的,也不是盯著電腦螢幕,而是直直的盯著未開電源的電腦主機猛看,表情還莫名的很認真。

 

「……亞那,你在幹嘛?」我走近亞那,拍了拍他的肩膀。

 

亞那整個人震了一下,緩緩的望向我,然後抓住我,往一邊拉去。

 

「幹嘛啊……」中邪了喔……

 

「曦,那個是什麼?」亞那蹙起了眉。

 

「什麼是什麼?」

 

「就是那個看起來方方正正、很厚實很笨重的東西啊!」亞那指著電腦主機,認真的問道。

 

「……那是電腦主機啊,你不是常常打遊戲嗎?」我記得欷曜好像說過亞那他常常晚上不睡覺,不是在騷擾他,就是在打電動。

 

「我打遊戲用的是紅白機。」亞那用好奇的目光打量著電腦主機,「電腦是什麼?」

 

「你沒用過電腦?」紅白機?!那根本已經是在博物館才看得到的東西吧?!

 

「沒,紅白機還是我們族裡的某個長老送我的。」亞那蹙起了眉,這個表情和欷曜有七成相似,「而且她那裡的電視機看起來比哥哥這裡的厚重粗糙多了。」

 

「……」那種電視應該是西元2000年前的型號了吧……

 

「啊,這東西有插頭,是充電的吧?所以是那種可以釋放高壓電的武器嗎?」亞那認真的打量著電腦,「這塊像是電視的部分應該是顯示武器狀態的吧?然後主機部分施放攻擊……而且名字叫做“電腦”,是控制敵人腦波的武器?」

 

「……」這人怎麼會覺得電腦是這樣的用的……要不要這麼暴力啊!

 

「你們兩個……在說些什麼?」欷曜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我轉過頭,看見他環著手,靠著一邊的牆面。

 

唔!我為什麼會有一種終極Boss降臨感覺?

 

「哥哥……原來你已經把兵器準備好了啊!」亞那看向欷曜,一臉嚴肅。

 

「……什麼兵器?」欷曜挑了挑眉,一臉“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的疑惑。

 

「就是這個啊!」亞那指向電腦,欷曜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去,亞那一臉認真的繼續說,「這個會釋放電流的兵器就是哥哥為了滅掉舅舅,準備好的秘密武器對吧!因為皇宮裡不能使用魔法,所以才打算動用高科技!」

 

亞那滔滔不絕的說著,好像確有其事一般。

 

我看到欷曜在看見電腦的時候愣了一下,然後在聽完亞那的話之後,欷曜好看的面孔嚴重扭曲。

 

怎麼辦……我好想笑……

 

「不准笑!」欷曜猛然瞪向我。

 

「我又沒笑……」我眨了眨眼,委屈的看著欷曜。

 

「我知道你很想笑。」欷曜瞇起眼,一銀一藍的瞳中閃著危險的光芒。

 

我縮了一下,欷曜真是了解我……

 

「亞那提恩,為什麼我要滅了我那白痴愚蠢智能障礙的該死養父?」欷曜挑了挑眉,望向亞那。

 

……這位老大,我感覺你的話語中充滿了對你養父深深的怨念啊!你確定你真的沒有滅掉你養父的念頭嗎?!

 

「因為舅舅老是想把希娜亞嫁給哥哥啊~」亞那偏了偏頭,露出微笑,「有時候我真懷疑舅舅的腦袋是否有洞,希娜亞是大我們四十歲的表姊欸,這樣哥哥不是被吃嫩草了嗎?」

 

「表姊?」我眨了眨眼,看著欷曜,「近親通婚?」

 

「是又如何?早和你說過精靈族的生命近乎永恆,也因此生育力極其低微,若要在族內尋找伴侶 ,幾乎都是近親通婚。」欷曜頓了一下,瞥了亞那一眼,繼續道,「就這方面而言,闇血族也是一樣的,而你們獸人,除了獸王族以外,一般獸人的壽命和原世的人類差不多。」

 

「總之就是活越久就越不會生就對了!」我拍了一下手掌。

 

「反正我是不打算和希娜亞結婚的。」欷曜蹙起眉,語氣有著淡淡的煩躁,「……亞那,你不知道電腦是什麼嗎?」

 

「因為瑟蕾絲長老的緣故,我知道電視是什麼,但電腦還是第一次接觸。」亞那聳了聳肩,「哥哥應該也知道,除了各處學院和公會以外,各種族和原世在千年前已少有聯繫了。」

 

「千年前……為什麼是千年前?」我有些好奇的問道。

 

「千年前雋世爆發光闇戰役,曾波及到原世去,搞得原世的生物毀滅了大半,所以各種族成立了公會,簽下了共同的條約,凡是要進入原世的,都必須經過公會的批准,只有學院和公會的人可以自由出入。」亞那攤了攤手。

 

「你不是公會的人嗎?」我偏頭問道。

 

「不是,不過我有做過鱗級鑑定,上次鑑定起來似乎有達到紫鱗的級別。」亞那說道,伸出一手搭住我的肩膀,把全身的重量大半壓到了我身上。

 

「那不就和欷曜一樣嗎?」

 

「就算是同一個階級,還是會有強弱之分。」亞那摸了摸我的頭,「我比哥哥弱,不然也不會老是被哥哥揍,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哥哥是紫鱗裡最強的,已經快要達到黑鱗的標準了。」

 

「哇……」我眨了眨眼,發現欷曜比我一直以來認為的要更厲害的多。

 

「……曌。」欷曜輕聲的叫了我一聲,我轉頭,望向他。

 

「怎麼了?」

 

「你想回原世一趟嗎?」

 

「回原世?」我愣了愣,睜大了眼睛,「是要回我家嗎?」

 

「你應該很久沒有回去了吧?」欷曜淡淡的說道,把到另一個世界說的彷彿只是要到隔壁去一般。

 

「要要要!當然要!」我拚命的點頭,誰不喜歡回家啊!(……欷曜和亞那不算,他們怪怪的。)

 

家裡有我的養父母在,雖然我只離家幾個月,也在這裡過得很好,但我卻很想念他們。

 

「知道了,說一次就夠了。」欷曜勾起一抹淺笑,伸手扶住我的臉,「幹嘛點那麼用力?就不怕頭掉下來嗎?」

 

「才不會掉下來!」頭如果是那麼容易就能掉下來的東西,那我還能活到現在嗎!

 

「去收拾你要帶回去的東西,我送你回去。」欷曜鬆開了手,轉身走進了臥室。

 

「好。」雖然知道欷曜看不見,我還是點了點頭。

 

老實說,欷曜鬆開撫在我臉上的手,讓我覺得有些失落,欷曜的手指冰冰涼涼的,讓人覺得很舒服。

 

嗯……我應該回我的寢室拿些東西,因為亞那的關係,我這段日子(昨天不算)都是在自己的寢室睡覺,理所當然的把許多東西都放在了哪裡。

 

「哥哥和曦都要去原世嗎?」亞那看著我,表情和語氣都十足的哀怨。

 

……你是怨婦嗎?

 

「嗯,亞那不和我們一起去嗎?」我眨了眨眼,帶朋友回家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估計我就是把葉秋他們也一起帶回家,我的養父母非但不會生氣,反倒會非常高興,而且我的養母一定還會嚷著要準備大餐。(雖然她只會把微波食品放進微波爐加熱。)

 

「我不是公會的人,想去到原世必須申請。」亞那蹙起眉,一臉鬱悶,「我們族裡有幾個人在公會做行政,我要是去了,他們肯定會向族裡報備,我不想被他們追著跑……所以我就不去了。」

 

……這對兄弟是那種生來就被追著跑的命嗎?

 

「嗚嗚~哥哥和曦都要去原世,這樣不就剩我一個人獨守空閨了嗎?」亞那把臉埋在我的肩膀上,有點像是在撒嬌。

 

「我會記得帶糖果回來給你的。」我拍了拍亞那的頭。

 

「……曦,我記得我比你大吧?」亞那抬起頭,那雙妖異的銀色眼眸直直的盯著我,看起來似是有些無奈。

 

「對啊。」我點頭。

 

是說……亞那好重……我覺得我快撐不住了。

 

「我又不是3歲小孩,拿糖打發也太過敷衍了事了。」亞那垂著眼,看起來有些悶悶不樂。

 

「亞那,你心情不好?」我愣了愣,發現亞那似乎不是裝的,是真的在情緒低落,並不是為了開玩笑而故做憂愁。

 

「我……」亞那放開搭著我的手,站直了身,眼神晦暗莫名。

 

「曌。」欷曜從他的臥室裡走了出來,他身上穿著一件白襯衫配深藍色牛仔褲和一雙帆布鞋,看起來簡單俐落,身上還背著一個看起來很輕的束口袋。

 

「你還沒準備?」他瞥了我一眼,蹙起了眉。

 

「哥哥~」我還沒反應過來,亞那就撲抱過去了。

 

「閉嘴。」然後被欷曜一拳打趴。

 

「給你十分鐘。」不等我為亞那默哀三秒,欷曜便抬起頭,看著我如此說道。

 

「等等!十分鐘也太短了吧!」我忍不住抗議。

 

「那還不快?你剛剛都在做什麼?」欷曜挑了挑眉,「給你十五分鐘,快點,不然你就自己回去。」

 

「好啦!」我立刻動作,趕回我的寢室準備要帶回家的東西,畢竟欷曜一向說到做到。

創作者介紹

鮪魚的棲息地

言亦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