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欷曜?」在一陣靜默之後,我眨了眨眼,忍不住喊了欷曜一聲。

 

欷曜他垂著眼,墨黑的眼眸看起來有些空洞無神,讓我想起了最初遇見欷曜的時候,那時候他也是這樣,明明活著,卻像是死了一樣。

 

「……沒事。」欷曜他一震,瞪大了雙眼,而後又恢復正常,輕輕的搖了搖頭,「我們走吧,去你家。」

 

「欸?可是……」

 

「我只打算帶你到你家去,確保你安全到家,然後就離開。」欷曜的語氣很淡,卻帶著一種不容拒絕的堅決。

 

我隱約的覺得,欷曜是想和我劃清界線,這讓我感覺很不舒服、很不愉快。

 

「那座湖真的很漂亮!我就是想讓你看看啊!好東西就是要跟好朋友分享啊!雖然欷曜你不是沒有去過,但那次是為了任務,你肯定沒有好好的欣賞過那座湖!」我握住欷曜的手,或許是被欷曜冷淡的態度刺激到了吧,連我都覺得自己說話的口氣有點衝,「反正你接下來又沒有任務,和我去一下湖那裡又不會怎樣!」

 

欷曜的表情明顯的呆愣了一下,看向我的眼神有些複雜,我本來以為他還會再拒絕,但他沒再說什麼,只是任由我拉著他往那座湖前進。

 

一路上我們沒有任何的交談,我沒有主動開口,因為我怕我再多說個一句,欷曜他會想起他一開始說的,真的動手把我幹掉,然後沉進湖裡。

 

而且欷曜看起來也沒有要主動開口的意思,只是一直把視線放在地面上,感覺人雖然在這,心神卻早就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因為不說話,我也忍不住開始東張西望了起來,只是視線總是會不由自主的飄到某個地方。

 

「……幹嘛一直盯著我看?」大概是我看的久了點,欷曜將視線移向我,蹙起了眉。

 

「因為不知道要看什麼。」這座森林一點變化也沒有,和我到雋世之前一模一樣,我就是閉著眼都能走到那座湖邊。

 

「好好看路,白痴。」欷曜瞪了我一眼,將視線移向前方。

 

看著欷曜的側臉,不禁讓人感嘆,果然父母是俊男美女,生出來的小孩絕不可能會差到哪裡去。

 

欷曜的母親是個大美女,把欷曜生得那麼漂亮,又不至於被誤認為是女孩子,那張臉根本就是標準的男女通殺,也難怪自從要為學院祭的舉辦做準備,被學院禁止一切任務,只能待在學院以後,後援會的人數會激增……聽葉秋說的,他老是有一大堆不知道是打哪來的情報,還說那是當班長的基本條件。(我嚴重懷疑他當的其實不是班長,而是間諜之類的……)

 

而且欷曜扮女裝的時候,就像那種放在玻璃櫃裡展示的高級娃娃,精緻又漂亮,還散發著一種慵懶邪媚的氣質,讓我一瞬間聯想到了原世某個童話故事裡的冰雪女王。

 

「好痛!」從腳背傳來了一陣疼痛,讓我瞬間回神,然後我才發現欷曜正一臉不爽的瞪著我。

 

「欷曜!我的腳骨會被你踩碎啦!」幹嘛踩那麼大力!

 

「一直抓著我的手就算了,不要一直盯著我的臉看。」欷曜抽出了手,用著一臉像是人家欠他八百萬的表情瞪著我。

 

「又不會少一塊肉……」又不是姑娘,只是看看又不會怎樣!

 

「再看我就把你的眼睛挖出來。」欷曜瞇起眼,伸出食指和中指,微微彎曲。

 

「……」

 

我將視線移向前方。

 

開什麼玩笑!誰要被挖眼睛啊!!

 

 

陽光打在樹上,使得樹葉看起來格外的翠綠,中央的湖水在陽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輝,彷彿是那最高級的寶石一般閃耀動人。

 

我將手伸進湖水裡,這座湖並不深,最深的地方水位也不過是到他的胸口而已,雖然是冬天,但或許是因為有樹擋風,現在又剛好出太陽,湖水並不怎麼冷,甚至有點暖暖的,感覺格外舒服。

 

「怎麼樣?很漂亮吧!」我指著這片景色,露出了自豪的笑容。

 

「漂亮又如何?又不是你的傑作,得意什麼?」欷曜眉一挑,輕輕的用食指彈了我的額頭一下。

 

「可是是我發現的啊!」我露出笑容,拉著欷曜到看起來比較乾淨的一塊草地上坐下,「很美吧!我國中畢業的那個暑假常常會跑來這裡,這裡是這座森林裡最美的地方。」

 

然後他就在這裡遇見了欷曜,進了伊里亞斯學院。

 

「是說這裡本來都會有小動物聚集在這裡的,怎麼今天連一隻都沒看到……」就是來的途中也沒看見……

 

「冬眠了吧,原世的動物難道不需要冬眠嗎?」欷曜淡淡的回了一句。

 

「可是我覺得還沒冷到需要冬眠的程度啊……雋世的動物也需要冬眠嗎?」我好奇的問。
雖然課本介紹的詳細歸詳細,就跟一本圖鑑一樣,(註明了物種的大小、棲息地、壽命長短、特性……)但冬不冬眠還真的沒寫。

 

「大多數是不需要的,就是到了冬天,雋世的異獸也不缺食物。」欷曜頓了一下,唇角一勾,勾起了一個美麗的『危』笑,「不過冬天倒是冰屬性魔獸的生產旺季,不管是遇上了公獸還是母獸,都會被死命的攻擊,直到被襲擊者逃離牠們的領域,或是成為牠們的食物。」

 

「……」我驚恐的瞪著欷曜。

 

為什麼這麼恐怖的事,到了他的嘴裡,就像是在說什麼今天天氣真好一樣的輕鬆啊!

 

「只要別亂跑就沒事了,伊里亞斯學院有結界保護著,用不著擔心會有什麼奇奇怪怪的東西跑進去。」欷曜看著我,墨色的眼瞳中滿是鄙夷,好像我很沒出息似的,「而且我也不會讓我的搭檔死在那種生物的爪下,我丟不起那個臉。」

 

「……這裡真的很漂亮吶!」可惡,技不如人,我忍!

 

「……你已經講很多遍了,曌。」

 

「晚上的時候更漂亮喔!」

 

「……是嗎?」

 

「星星倒映在湖面上的樣子,就像珍珠被灑在上面一樣。」

 

「嗯。」

 

「而且在月光下,整座湖會散發著微弱的光芒,那個樣子真的很美。」

 

「嗯。」

 

「所以我們晚上再來吧。」

 

「嗯……等等,我可沒說我要留到晚上!」原本已經開始盯著湖面發呆的欷曜猛然瞪向我。

 

嘖,可惜,差一點就拐到了。

 

「既然都來了,就到我家住一晚嘛!」老話一句,反正欷曜今天又沒有任務,所以就是在我家留宿一晚,也沒什麼關係嘛!

 

「我明明啟動一下法陣就可以回學院了,為什麼我還要住你家?」欷曜面孔微微扭曲。

 

「因為以前都沒有朋友在我家過夜過,我很嚮往嘛……」

 

「關我什麼事啊!」欷曜沒好氣的瞪了我一眼,然後站了起來,順手拍掉褲子上的草屑,「我送你回去之後,我就要離開了。」

 

「老是待在自己的寢室是不好的喔,容易情緒暴躁之類的。」我也站了起來,拍掉褲子上的草屑。

 

「要你管!」

 

然後,我看見了鞋底。

 

 

 

「到了!」幾個月沒回家了,猛的看見這久違的家門口,讓我突然有一種感動得想落淚的衝動。

 

我竟然還活著!沒有死在欷曜殘虐的暴政之下,真是個奇蹟!

 

怎麼說呢……雖然出任務常會遇到危險,但在怎麼危險,也比不上欷曜危險啊!

 

「那我要走了。」欷曜轉身就準備要走,我連忙拉住他的手,以免他下一秒就消失在我的視線之中。

 

「你真的不留下來?」我蹙起了眉。

 

「……留下來幹嘛?」欷曜也蹙起了眉。

 

「不然你背著那個背袋幹嘛?你沒打算外宿,只是送我回家的話,根本什麼都不用帶吧?」我指著欷曜背著的背包,「如果要外宿的話,住在我家比住在旅館好吧?不僅是熟人,而且還免費。」

 

「這裡面裝的是原世的貨幣,與外宿無關,我沒有外宿的打算。」欷曜淡淡的說,「我本來打算在原世買些食物回去,畢竟亞那喜歡,既然都來了,也不過是順便,但某人軟磨硬泡,非要拖著我去看湖,我現在感覺很差,不打算去了。」

 

「我哪知道啊……」又沒說我哪會知道!只要跟我說他想去買東西,我就不會硬要叫他陪我了嘛!

 

「哎呀~嵐曦你回來了啊!」一個語帶驚喜的輕柔女聲,吸引了我和欷曜的注意。

 

我和欷曜望向我家的門口,門被打開了一半,門邊站著一個看起來年約27的秀麗女子,女子有著一頭褐色的微捲長髮和一雙深褐色的眼眸,配上一張白皙的瓜子臉,算是一個不可多得的美女。

 

她就是我的養母,莎亞·依斯。

 

「咦?這位是嵐曦的朋友嗎?」養母看向欷曜,眼睛閃閃發亮。

 

「……伯母,我是嵐曦他學校的學長。」欷曜很有禮貌的做了個自我介紹,臉上掛著微笑。

 

不過這個微笑像極了麥×勞裡幫人點餐的櫃檯人員,笑容充滿了商業性質。

 

「原來是嵐曦在學校的學長啊,快進來坐呀!」養母熱情的走了過來,拍了拍欷曜的肩膀。

 

「謝謝伯母的好意,但我只是送嵐曦回家,馬上就要走,就不多打擾了。」欷曜微笑著搖了搖頭。

 

「就留下吧,也快到晚餐時間了。」從門口傳來了一個溫柔的男聲,一個看起來年約25歲的黑髮男子扶著門框,深褐色的眸中盈滿了笑意,烏黑的直髮隨意的用條細繩綁著,身上穿着一件米色的毛衣搭一件褐色長褲。

 

他是我的養父,克斯特·薩爾塔。

 

「這……」欷曜露出了有些為難的表情。

 

「反正你接下來也沒有任務可做,就留下來嘛~」看到欷曜還想拒絕,我連忙打斷欷曜的話。

 

「……」欷曜惡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顯然是覺得我話太多、拆他的臺。

 

「既然接下來沒任務,那就留下來吧。」養父微微笑,也走了過來,站到了養母的旁邊。

 

「……那就打擾了。」

 

 

「……為什麼吃完晚餐後還得留下來?」欷曜望著我家的客房,面孔微微扭曲。

 

「嗯~大概是因為,我的養父和養母好像都蠻喜歡你的緣故?」吃晚餐的時候養母還一直夾菜到欷曜的碗裡,然後我看見欷曜碗裡的菜越疊越高,欷曜的臉色也越來越難看。

 

「……」欷曜眉頭深鎖,完全不理我剛才的話。

 

「我的房間在隔壁,對面和一樓、三樓都有浴室,我的養父和養母的房間都在三樓……」

 

「曌。」欷曜打斷了我的話。

 

「怎麼了?」我還沒介紹完欸……

 

「為什麼一直要我留下?」欷曜靠著門框,直直的望著我,眼中帶著困惑。

 

「亞那特地從闇血族來找我,把他單獨丟在學院宿舍是不對的。」欷曜淡淡的說著,然後站直,往我走來,在離我只有一根手指的距離停了下來,「而你,有兩個黑鱗保護,非常安全,根本不需要我。」

 

「所以我想知道,為什麼你要我留下。」欷曜看著我,墨色的眼瞳看起來說不出的深沉,「僅是因為『嚮往朋友在自己家過夜』,這樣莫名的理由?」

 

欷曜的身上有一種香香的味道,不像是人工香水的味道,比較像那種屬於大自然的香味,清新而不刺鼻,也不會聞久了令人作嘔,而是給人一種舒暢的感覺,會讓人不自覺的想在靠近一點。

 

「曌,你有在聽我說話嗎?」欷曜蹙起了眉頭。

 

「我……也不知道。」我低下頭,有點怕這個答案會讓欷曜突然爆怒,然後痛打我一頓。

 

「不知道?」欷曜挑了挑眉,尾音微微上揚,顯然對這個答案非常不滿意。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不想要你離開。」我蹙了蹙眉,這種感覺我也說不上來,但是我很不喜歡欷曜去出長期而且單獨的任務,因為我會有很長一段時間看不到欷曜。

 

「……你這句話還是留著對你的女朋友說吧。」欷曜露出了無奈的表情,眼神十分複雜。

 

「我哪有女朋友啊?!!」我忍不住驚愕的大叫。

 

如果這句話被我的養母聽見了還得了!

 

「幹嘛那麼激動……」欷曜不爽的瞪了我一眼,退了一步……竟然沒揍我,真是奇蹟!(畢竟我在欷曜的耳邊大叫……雖然不是故意的,誰叫欷曜亂說話!)

 

「因為我被嚇到了嘛!我又沒有女朋友……」

 

「那個女夢魔不是嗎?」欷曜蹙起眉,一臉意外。

 

「希加娜只是朋友。」我認真的說道。

 

「是嗎。」欷曜點了點頭,但那表情分明就是不相信。

 

「我是說真的!」

 

「嗯。」

 

「欷曜!為什麼你的眼神一點都不像是相信的樣子?!」那個『嗯』也太敷衍了吧!一點也不像是有把我的話聽進去的樣子!

 

我覺得我快要抓狂了!!

 

「……你有沒有女朋友又不關我的事,你管我相不相信。」欷曜淡淡的瞥了我一眼,「而且我也不會到處說,你是在緊張什麼?」

 

「我和希加娜真的只是朋友。」就算是那樣,我還是不希望欷曜誤會我和希加娜的關係啊啊啊啊啊啊!

 

「夠了,我知道了,可不可以不要一直在這種事情上打轉?」欷曜瞪了我一眼,語氣不耐煩了起來,「不管你有沒有女朋友,那都不關我的事,既然如此,那還有什麼好說的?」

 

然後欷曜從背袋裡拿出了一套衣服。

 

「……你要幹嘛?」

 

「洗澡。」欷曜瞥了我一眼,拿著衣服進了浴室。

 

於是,我就這樣呆站了十五分鐘,然後走到一旁的床邊坐下。

 

「洗好慢……平常明明十五分鐘就出來了啊……」我往床上一躺。

 

是說,欷曜他真的很少在笑,明明笑起來很好看……不過和以前相比,感覺已經好很多了,至少現在的欷曜更像個活人,比起以前,至少會生氣了……

 

 

『恭喜妳,塔莎,是健康的男孩呢。』昕寧露出了微笑,手中抱著一個三個月大的男嬰,男嬰眨著銀色的雙眼,咯咯的笑個不停,反倒是塔莎利婭懷中的男嬰安靜多了,靜靜的眨著一銀一藍的異色眼眸,觀察著眼前的陌生人。

 

『是啊,而且還是雙胞胎呢!妳看那黑髮和銀色的眼瞳,是不是和萊斯很像?』塔莎利婭望著懷中的孩子,寶藍色的眸中有著無盡的溫柔與喜悅,她憐愛的撫摸著懷中嬰孩柔嫩的小臉,小心翼翼的,

 

彷彿碰的是什麼易碎品一樣,『這是我和他的孩子……』

 

『妳懷中的孩子很安靜呢。』

 

『說到這我就煩惱,我真怕將來這孩子會和我一樣,容易搞自閉……』塔莎利婭嘟了嘟嘴,表情頗為苦惱。

 

『呵~我懷中的孩子是哥哥還是弟弟?』昕寧金色的瞳中閃著溫柔的光芒,她騰出一手,輕輕的撥了撥懷中嬰孩的黑髮。

 

『是弟弟喔,名字是“亞那提恩”,亞那提恩·拉斐特。』塔莎利婭微微笑,臉上帶著些許自豪,顯然是為名字構思了許久,『因為他繼承的血統偏向萊斯的種族,所以跟萊斯的姓,亞那提恩在精靈語中是“誕生於光明中的黑暗”……我取的很好吧~』

 

『那哥哥呢?』無視塔莎利婭沾沾自喜的神情,昕寧望向塔莎利婭懷裡的孩子,恰好與孩子四目相交,從剛剛開始,這孩子就一直靜靜的注視著這裡的一切。

 

看著那一銀一藍的異色眼瞳,那一瞬間,她竟覺得,再沒有任何事物能比那雙眼眸要更加的美麗----

 

『他呀?他同時具有我和萊斯的瞳色,血統方面也是一半一半,但更偏我一些,所以我讓他同時繼承我和萊斯的姓。』塔莎利婭露出溫柔的笑容,輕輕的吻了孩子的面頰一下。

 

『好美的雙眼。』昕寧輕輕的說道,勾起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對吧?他的名字……』

 

畫面一黑,一切隨著那未出口的名字,歸於虛無。

 

 

我睜開了雙眼,然後撞進了那雙美得讓人窒息的異色瞳中。

創作者介紹

鮪魚的棲息地

言亦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