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欸~~嵐曦和嵐曦的學長要回學院去了喔……」曌的養母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都已經在原世待5天了,雖然已經知會過亞那了,不過回去亞那一定會鬧吧……

 

「伊里亞斯學院的學院祭就要到了,必須回學院做準備。」我禮貌的說道。

 

「學院祭啊……我們也可以看看嗎?」曌的養父露出了好奇的表情。

 

「學院祭期間學院是對外開放的,學生的家長自然可以到學院參觀,校方的邀請函近幾日就會送到。」

 

說到邀請函……原本負責邀請函的傢伙把製作和寄送的工作丟給學生會,然後才在那邊翹著二郎腿喊無聊。

 

「吶吶~克斯特,嵐曦他們學院祭那天,我們一起去嵐曦的學校看看好不好?」曌的養母眨了眨眼,眼睛閃閃發光。

 

「可以……不過,去了之後,我想先去找個人,可能要妳自己先逛了,莎亞。」曌的養父蹙起了眉。

 

「雖然我也挺想見他的,但克斯特還是希望能和他單獨見面吧?」曌的養母笑道,「要代我向他問聲好喔~」

 

「好。」曌的養父柔和了眉眼,微微一笑。

 

「你們可不可以不要去啊……」曌看著他的養父母,說話有氣無力的,看起來有些像被霜打過的植物,蔫蔫的。

 

「「為什麼?」」原本神情對視的兩人同時望向曌,異口同聲的問道。

 

「因為……因為……」曌支支吾吾的,說不出個所以然。

 

「因為嵐曦他們班要表演話劇,嵐曦要演劇裡的女主角,不想讓你們看到,所以不想你們去。」我幫曌接了下去。

 

「那就非去不可了。」

 

「是啊,還得準備相機呢。」

 

「嗯嗯,要拍很多照片才行。」

 

「對了,相機放在哪裡?」

 

「不知道,不是你收起來的嗎?」

 

「最後一次用是嵐曦國三畢業典禮的時候,搬家之後就沒再用過了。」

 

「那不就得找了嗎?」

 

曌的養父母討論了起來,並且很有行動力的在交談間進了屋。

 

「走吧。」曌的家周遭設有結界,必須走出一段距離才能用傳送陣回學院。

 

「曌?」走了幾步,感覺身後沒有任何動靜,我轉頭看向曌,發現他仍站在原地。

 

「……欷曜,為什麼你平常都叫我曌,只有在我的養父母面前才會叫我嵐曦?」曌皺著眉,眼神莫名。

 

「曌唸起來比較順。」我挑了挑眉,原以為他會埋怨我揭他的底,沒想到卻是問這個,「不過你的養父母習慣叫你嵐曦,我在他們面前叫你嵐曦,他們也會比較好理解我是在叫你吧?」

 

「你平常老是叫我曌。」曌不滿的抱怨道,「就算比較好唸,曌也只是我的姓氏,又不是我的名字。」

 

「知道是在叫你不就好了?」幹嘛計較這些?又不是叫了什麼奇怪的綽號,「你以為姓曌的人很多嗎?」

 

「可是……」

 

「而且你認識的人,也只有我這樣叫你,這樣不是很好認嗎?」

 

「唔,說的也是,就只有欷曜這樣叫,真的很好認。」曌露出了笑容。

 

 

把曌送回他的寢室之後,我也回到了我的寢室門前。

 

我的打開了我寢室的門。

 

「哥哥~你回來了~」

 

然後看見亞那撲了過來。

 

我關上門,門板狠狠的震了一下,過了幾秒,門被從裡面打開,開門的人一手壓著鼻子,表情哀怨得可以。

 

「我回來了。」我淡淡的說,越過他進了門。

 

「哥哥在原世待了好久,只剩我一個人,好無聊。」亞那關上了門,跟在一旁埋怨道。

 

「你不是還有遊戲可以打嗎?無聊什麼?」我走進客廳,將背袋放到沙發上。

 

「因為哥哥和曦不在,遊戲都不想打了。」亞那趴到我的背上,雙手環著我的脖子,「哥哥,你們學院祭是下個禮拜對吧?」

 

「嗯。」我蹙了蹙眉,拉開背袋的拉鍊,「問這個做什麼?」

 

「我那天可以去晃晃嗎?」亞那眨了眨眼,銀色的眼瞳中充滿了期待。

 

「你要出去的話,要改變瞳色和容貌,你帶來的斗篷也要穿上。」

 

「所以是可以囉?」

 

「只要你不惹麻煩的話。」我淡淡的說,從背袋裡拿出了在原世購買的食物。

 

「真的?哥哥我愛你!」亞那在我的臉頰上狠狠的親了一口。

 

「你好髒,又不是小孩。」我忍不住瞪了亞那一眼,用手背擦掉亞那的口水。

 

「哥哥你這句話太傷人了!」亞那放開了環住我脖子的手,眼神哀淒的看著我。

 

「難道你還期望我也對你說一句我愛你嗎?」我平淡的瞥了亞那一眼,拿起原世的食品走進廚房。

 

「唔!哥哥你真是的,我都被你這樣打擊了,還不安慰我一下。」

 

「少強人所難了,你明知道我不會。」將食物放入冰箱,關上冰箱後,我看向亞那。

 

「就學母親那樣安慰人不就行了?」亞那偏頭思索了一下。

 

「……會被人當做變態的。」至少我會這麼覺得。

 

「也不能這麼說,畢竟曦耀族精靈比較熱情嘛~」

 

「……再說。」

 

「對了,曦呢?」亞那眨了眨眼。

 

「他說要去排練話劇……你為什麼要問我?」我蹙了蹙眉。

 

「因為曦老是和哥哥在一起嘛~就像原世的那句什麼……焦不離烤,烤不離焦一樣?」

 

「並沒有……你想說的應該是『焦不離孟,孟不離焦』。」

 

「有,除了哥哥去出個人任務,還有上課時間以外,曦和哥哥經常在一塊呢。」

 

「……是嗎?我倒沒注意過。」我蹙緊了眉。

 

我已經習慣有曌在身旁的感覺了嗎?

 

「哥哥、哥哥~煮東西給我吃~」亞那又趴到我身上來。

 

「給我起來,很重。」我瞪著亞那,亞那抱住我的脖子,把下巴靠在我的肩膀上。

 

「不要,難得有機會對哥哥撒嬌,錯過就太對不起自己了。」

 

「這就是你的撒嬌方式?」我面無表情的看著亞那,「所以你平常都在對曌撒嬌?」

 

「那不一樣!」

 

「我覺得沒有區別。」

 

「不一樣!感覺不一樣!」亞那認真的反駁,「哥哥和曦怎麼會一樣?」

 

「再說,我是很喜歡曦啦,可是曦在這裡的話,就會有很多事不能做。」

 

「比如?」

 

「像是跟哥哥撒嬌啊!」亞那理所當然的答道,「如果曦在的話,哥哥一定會覺得我這樣很丟臉,然後二話不說的先揍我一拳再說……像現在,曦不在,我就沒被揍了啊。」

 

「你這是在暗示我揍你嗎?」

 

「可是這是事實嘛~」亞那蹭了蹭我的肩膀,環住我的手收緊了些。

 

「你這次怎麼不說,想去看曌排練?」我挑了挑眉。

 

之前向我詢問曌的去向,多半是為了去找曌,怎麼這次問完了還賴在這?

 

「唔~我想學院祭那天再看,在那之前要保留一點新鮮感,先知道就不有趣了。」亞那放開了環著我脖子的手,「再說,我來這裡,主要是為了來看哥哥,曦雖然重要,但哥哥更重要。」

 

「你不是說要和曌成為最好的朋友嗎?」我走進客廳,在沙發上坐好。

 

「是啊。」亞那跟著我進了客廳,依著我坐下。

 

「那你應該去和曌培養感情才對,走開,別煩我。」我推開亞那靠在我肩膀上的腦袋,「不要老是黏著我。」

 

「不要,很久沒看到哥哥了。」

 

「才五天。」

 

「不是指這幾天。」亞那撇了撇嘴,抱住我的腰,頭靠在我的懷裡,「距離上次哥哥到族裡看我,已經很久是以前的事了。」

 

「因為我沒去看你,所以你才從族裡跑出來?」

 

「……」亞那僵了一下,不作聲。

 

「亞那提恩,起來。」

 

「不要。」

 

「……你不起來,我怎麼煮東西給你吃?你不是說你餓了?」我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

 

亞那抬起頭,那雙銀眸直直的望著我,因為光線的關係,看起來有些深沉。

 

「不知道哥哥的血,味道怎麼樣?」亞那壓低了嗓音,手指輕輕滑過我的頸側,停在了胸膛。

 

「別鬧。」我拍掉亞那那隻作怪的手。

 

「我只是好奇嘛~都不配合一下。」亞那蹙眉,嘟嘴埋怨,「曦就很配合。」

 

「無聊。」

 

「我就是想知道精靈族和闇血族的混血兒身上所流的血,是什麼樣的味道。」亞那偏頭,一臉無辜,「而且還是精靈王和血帝的血脈,感覺就很高級。」

 

「你可以咬你自己。」

 

「會痛的……」亞那露出了牙酸的表情,接著轉為撒嬌,「嗯~哥哥真的不行讓我咬一口嗎?我會輕輕的,不會太用力的~」

 

「你會痛,難道我被你咬就不會痛嗎?!」

 

「哥哥你打我……」

 

「你欠打。」

 

「嗚嗚~這是家暴!哥哥將來肯定會是一個暴君的!」

 

「你可以從我身上起來了嗎?」

 

「不要!」

 

「亞那提恩,你到底要不要吃東西?」說要我煮東西給他吃,卻一直不讓我起身,到底是什麼意思?

 

「……再一下就好。」亞那將臉靠在我的懷裡,聲音有些悶悶的,「我很喜歡曦,如果他被殺死了,我會殺了兇手,替他報仇。」

 

「……」怎麼突然……沒頭沒尾的。

 

「但如果是哥哥死了。」亞那說的很輕,然後他頓了一下,「我會拉著這個世界一起陪葬的。」

 

「你辦不到的,你沒有那個能力。」我輕輕的拍了下亞那的頭。

 

「哥哥,我可以活很久很久,即使現在辦不到,未來卻是不一定的。」亞那輕輕的說。

 

「所以要是我比你早死,你就打算去當毀滅世界的大魔王了嗎?」我挑了挑眉,這都是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想法?

 

「那我問哥哥,如果哥哥身處地獄、無法掙脫。」亞那抱著我的手收緊了些,「哥哥你會怎麼做?」

 

「不怎麼做。」這種假設問題根本毫無意義。

 

「如果是我……」亞那頓了頓,「我會把整個世界變成地獄,這樣,是否身處於地獄,都沒有任何的差別。」

 

「亞那,你的思考變得很陰暗。」我垂下眼,摸了摸亞那的頭,「在闇血族過得不好嗎?」

 

「不是,和闇血族無關,我一直都是這樣,自從母親死了以後,一直……」亞那的聲音逐漸的弱了下來,「我很愛母親,真的很愛……母親又美麗又溫柔,還對我很好,可是母親死了,明明是生命綿長得近乎永恆的精靈,卻死了。」

 

「亞那……」

 

「當年,我在闇血族,聽到母親死訊的那一刻,我覺得我世界的某個角落,突然就崩塌了……」

 

「……等等,為什麼是某個角落?」我記得亞那當時哭得一副天崩地裂的模樣,半死不活了整整半年的時間才逐漸好轉。

 

「因為比起母親,我更愛哥哥嘛……」亞那的聲音很輕,輕得幾不可聞,但他靠在我身上,讓我感覺得到話語中那強烈的感情和不明顯的顫抖,「所以,如果哥哥死了,我的世界會崩塌的,那對我而言,就是身處地獄……」

 

「你是去撞到頭了嗎?」我輕輕的拍了下亞那的頭。

 

不會是最近打得太用力,打出毛病了吧……

 

「或許,都是哥哥的錯。」亞那抗議的捏了我的腰一把,語氣明顯有些不爽。

 

「……你膽子變大了嘛。」我瞇了瞇眼,「亞那提恩,你敢捏我?」

 

「……」亞那瑟縮了一下,繼續抱著我,不說話。

 

「……你又做惡夢了?」我嘆了口氣,輕輕的摸了摸亞那的頭。

 

「……嗯。」

 

「什麼樣的夢?」我蹙了蹙眉,如果他敢和小時候一樣,對我說他夢見舅舅穿女裝的樣子,我一定會揍他。

 

「……哥哥死了。」

 

「我沒那麼容易死,別擅自殺了我。」做了這種夢,也難怪會說這麼一堆莫名其妙的話。

 

「我知道哥哥很強,可是哥哥畢竟不是最強的。」亞那輕輕的說,「我一直努力的修練,想要變得更強,強到可以保護哥哥……可是我的天賦不及哥哥,現在還是無法強過哥哥。」

 

「17歲到達紫鱗的程度,已經很了不起了,你很努力,亞那。」我輕輕的抱住亞那,拍了拍他的背。

 

「……做了那樣的夢,害我不敢再睡,我想立刻到原世去確認哥哥有沒有事,可是我不知道曦住哪,我拍在找到哥哥以前,會被族人先抓回去。」

 

「笨蛋。」我輕笑,「我才不會那麼容易死……至少在我成年以前,是不可能的,這是舅舅和學院校長之間的契約。」

 

「契約?」亞那抬頭,疑惑的看著我。

 

「學院會保護我,直到我成年,得到力量為止。」

 

「學院有校長在,的確比待在精靈族安全。」亞那蹙起了眉,「這裡的結界難以突破,要不是校長認識我,我也進不來。」

 

「覺得安心了?」我推了下亞那的額。

 

亞那點了點頭。

 

「……你的眼睛紅紅的。」

 

「才沒有!」

 

「是嗎?」我挑了挑眉。

 

「精靈族滿百歲才算成年,再過八十三年,哥哥就沒有學院的保護了。」亞那認真的說,「到時候就換我保護哥哥了。」

 

「那也要你強過我啊,亞那。」我笑了笑。

 

「一定會的,我會比哥哥強,然後換我來保護哥哥。」亞那堅定的說。

 

「我可一點也不想被自己的弟弟超越。」也不想成為被保護的人。

 

「好了,從我身上起來,不然我要生氣了。」我拍了下亞那的額,亞那哀怨的放開手,起身在我旁邊坐好,「你先去睡個覺,我去弄點吃的,弄好了再叫你。」

 

我摸了摸亞那的臉,也不知道這傢伙這幾天是怎麼搞的,黑眼圈都跑出來了。

 

剛起身,就感覺衣服被人拉住,我回頭,看見亞那拉著我的衣服下擺。

 

「陪我。」亞那抿了抿唇。

 

「……你是小孩嗎?」我沒好氣的對亞那挑起眉。

 

「如果我又做惡夢了怎麼辦?」

 

「不怎麼辦。」我拉開亞那的手,「你可以打爆你的夢魘。」

 

「可……」

 

「你不是說過要變得比我強嗎?」我環起手,打斷了亞那想要出口的話,「連個惡夢都害怕,要如何強過我?」

 

「唔……」

 

「睡吧。」我嘆了口氣,俯身親了下亞那的額,「我以曦耀族精靈的血統祝福你,願伊芙達娜賜你一個美夢。」

創作者介紹

鮪魚的棲息地

言亦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