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月落的人提的是什麼鬼主意啊?交換人質!而且還規定交換的人選必須是王子或公主!』

 

焰:『但星沉接受了不是嗎?』

 

夜:『到底是誰接受的啊?!給我拖出去斬了!』

 

焰:『不就是國王陛下嗎?妳到底想殺國王幾次啊?』

 

 

「公主殿下,上課的時間到了。」

 

侍女恭敬地說道。

 

「取消。」

 

夜毫不猶豫的說,緩緩的將視線移向窗外。

 

「咦?」

 

侍女微微一愣。

 

「取消。」

 

夜再次重複,眼中的不耐煩意味著她此刻的心情相當差。

 

「是。」

 

侍女鞠了個躬,無聲的走出房間。

 

夜嘆了口氣,緩緩的走到書桌旁,隨手拉開了一個抽屜。

 

抽屜裡裝著滿滿的信,寄件人都是同一個人,她的哥哥。

 

戰爭持續了很久,直到現在,如今的她也有13歲了,這些日子以來,她每天都思念著她的哥哥,而這分思念,並未隨著時間而有所淡化,反而是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更加的深刻。

 

焰和她事實上並沒有任何的血緣關係,焰不是國王親生的,而是收養的,然而父王和母后對焰的寵愛,卻遠勝於她,儘管她才是國王的直系血脈。

 

因為她是公主,而不是王子。

 

宮裡的人也對她十分的冷淡,只有焰對她溫柔,帶給她溫暖,所以她很喜歡他,她從未因為焰較得父王及母后的喜愛而討厭他,她知道,即便沒有焰的出現,她現在的狀況也不會因此而有所改變,反而會更加的孤寂也說不定。

 

每個人都喜歡焰,就連她也不例外。

 

3年了,他們分開已經3年了,雖然他們有書信上的往來,但這卻止不住她對他的思念。

 

她已經忘記了她最愛的哥哥的雙瞳是甚麼顏色,她只記得他溫柔的笑容,以及和他相處的點點滴滴。

 

她雖然不記得焰的瞳色,卻記得她非常喜歡他的眼睛,那雙眼每次注視著她時,總帶給她一種溫暖的感覺。

 

她想再一次的,再一次的見到她最愛的哥哥。

 

 

 

給夜:

 

我似乎太早到戰場了一點,那裡的長官不知道我是星沉的皇家騎士團團長,看到我的紅髮還質問我是不是月落的人,畢竟月落的人髮色清一色都是紅髮和銀髮,我的侍從甚至和他吵了起來,但當他知道我是王子之後,他不停的向我道歉,還說他要以死謝罪……這讓我很困擾……

 

最近在宮裡過的好嗎?天氣涼了,小心別感冒了。

 

                                                                              焰

 

看著焰寄來的第一封信,她微微的發愣。

 

其實她並不常回信,因為她實在不曉得該寫些甚麼,宮裡的一切只讓她感到失望透頂,尤其在焰到戰場的這3年間,發生了一個小小的異動──身為父王和母后親生的獨女的她,有了一個小她將近11歲的弟弟。

 

會陪伴她、安慰她的哥哥不在身邊,原本就鮮少與她見面的父王及母后,也因為新成員的加入,從每星期見面一次改成每個月見面一次。

 

對於她而言,這3年來並不好受。

 

「比起出生沒多久的弟弟來說……我算甚麼?我才是被遺棄的那一方嗎?」

 

夜露出了哀傷的神色,緩緩的舉起右手。

 

她的手上正戴著焰送她的指環(雖然他說是護甲。),她輕輕的把右手放在心口上,並將左手疊在右手上。

 

「焰……」

 

她並不是不知道宮中的那些貴族們是怎麼在暗地裡嘲笑她的,也不是不知道那些下人們是怎麼在背地裡批評她的。

 

「好想見你……」

 

即便會感到心冷,但也已經無所謂了,她不在乎別人是如何想她的,她唯一在乎的,一直,只有一個人……

 

 

「殿下。」

 

侍女A微微的鞠了個躬。

 

「甚麼事?」

 

夜揉了揉她那雙藍紫色的大眼,語氣有些不悅,在看清對方是誰後,她沉下了臉。

 

好個大膽的侍女!竟然感打擾她的睡眠!她最近可是因為爺爺的喪事而忙得快瘋掉了,又要參加喪禮、又要守喪、又要和父王母后去民間露面,搞得她最近都睡不好,現在喪期結束了,總算是可以好好休息了,卻又這樣被打擾!!如果沒甚麼良好的理由,她絕對要把眼前的侍女A拖出去斬了!

 

「戰爭結束了,殿下。」

 

侍女A依舊低著頭,說話的口吻相當恭敬。

 

「喔,是喔?所以……」

 

夜搔了搔頭,然後突然停住。

 

「妳說……甚麼?」

 

「戰爭結束了,公主殿下。」

 

侍女A重複道。

 

夜露出了笑容,戰爭……結束了?所以焰要回來了嗎?但……

 

「戰爭的結果如何?是勝是敗?」

 

夜沉下臉,如果戰敗了,那在前線的焰肯定是回不來了。

 

「沒輸也沒贏。」

 

「沒輸也沒贏?怎麼回事?」

 

夜皺了皺眉,戰爭沒輸沒贏是怎樣?

 

「月落皇帝向陛下提出了休戰協議,而陛下同意了。」

 

「所以焰會回來?」

 

夜露出了期待的表情,但侍女A卻露出了有些不忍的表情,讓她不由得感到事情或許沒有她想的那麼簡單……

 

「王子殿下……」

 

看侍女A欲言又止的模樣,她的心涼了半截。

 

「該不會死了吧?」

 

夜露出了憤怒的表情,右手握拳,在手中不斷的聚集冰屬性魔法。

 

如果焰死了,她才不會管甚麼休戰協約,她絕對要殺到月落去,把月落的皇室殺個片甲不留!

 

「不,王子殿下並沒有死,只是……」

 

侍女A再度停了下來。

 

「只是甚麼?快說!不然我就把妳拖出去斬了!」

 

夜威脅道,她不想和這個侍女打啞謎。

 

「王子殿下不回來了。」

 

「咦?」

 

夜楞了一下,看侍女A的表情不像是在開玩笑。

 

「為什麼?」

 

夜沉默了一會兒,直到話出了口,她才發現自己的聲音有些嘶啞。

 

「因為協約的內容。」

 

「協約的內容是甚麼?」

 

「為了兩國的和平協約不被打破,月落皇帝提議交換人質,兩國各挑出一名公主或王子來進行交換,將人質囚禁起來。」

 

「……那個皇帝是『變態』嗎?幹嘛一定要公主或王子?而且還要囚禁起來,他難道有什麼特殊的興趣嗎?」

 

夜瞪大了雙眼,表情十分錯愕。

 

月落皇帝是變態嗎?而且還是一個超級S?喜歡虐待公主和王子?他該不會是想玩什麼監禁play吧?

 

她似乎可以想像,一個人黑著上半臉,一副居高臨下的姿態,手中還拿著鞭子……

 

夜打了個寒顫。

 

不行!說什麼都不行!絕不能把焰交到那種變態的手裡!

 

「公主殿下,囚禁公主、王子是為了確保協約不被打破的籌碼。」

 

侍女A很乾脆的打破了夜的遐想。

 

「那……星沉同意了?」

 

夜沉默了良久,挑著眉問道。

 

「是的。」

 

「那父王和母后選出來的人質是焰?」

 

夜咬了咬牙,藍紫色的眸中充滿了憤怒,冰屬性的聚集也隨著她說出哥哥的名字而瞬間上升,使得溫度瞬間下降了不少,讓侍女A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是的。」

 

侍女A的回答讓夜沉下了臉。

 

父王,我是欠了你甚麼嗎?為甚麼…….為甚麼要這樣奪走我最重要的東西呢?為什麼要從我身邊把哥哥……奪走呢?!

 

把哥哥……把焰……還給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公主殿下?」

 

侍女A驚恐的看著夜,顯然發覺到她有些不對勁。

 

「哥哥現在人在哪裡?」

 

夜沒有理會侍女A,逕自的走到衣櫃前,拿出幾套衣服,再到書桌前,將自己的錢和衣服裝進她的旅行袋裡。

 

「王子殿下?他已經被送去月落的皇宮去了,殿下您……」

 

「更衣。」

 

夜打斷了侍女A的話,而侍女A沒有任何的動作,只是呆愣的站在那。

 

「我說,更.衣!」

 

「但是,殿下……」

 

侍女A不知所措的看了看四周,似是想找甚麼可以依靠的,但房裡除了她們兩個以外,根本沒有第3個的人。

 

真可笑。

 

「殿下……現在才半夜……」

 

「我知道。」

 

「……我明白了。」

 

侍女A歎了口氣,瞬間將她身上的睡衣換成了一件水藍色的洋裝,睡衣則掛在侍女A的手臂上,整個過程就像在變魔術一樣。

 

「妳幫人換衣服的速度還是一樣快呢……」

 

夜讚嘆了一聲。

 

「謝殿下讚美。」

 

侍女A鞠了個躬。

 

夜看了看旅行袋,很好!換洗衣物、盥洗用品、錢、藥品(防蚊蟲、抹外傷之類的。)……嗯!幾乎都OK了!只剩…..

 

「去幫我拿一年份、可以保存很久的麵包來。」

 

「咦?可是殿下……」

 

「現在就去。」

 

「是。」

 

侍女A立刻走出房間,過不了多久又走了進來,手上多了一袋比她的旅行袋更大的袋子。

 

「拿來。」

 

「是。」

 

侍女A將袋子遞給她,她接過袋子,悶哼了一聲,天,怎麼這麼重啊!虧她拿了還能面不改色。

 

她將袋子放進旅行袋中,對,『放』,雖然這袋麵包的體積比旅行袋大約兩倍不只,但她對旅行袋施過空間魔法,內部的容量大到即使要把她的房間打包帶走也不成問題。(還加了可以減輕重量的魔法。)

 

她又放了一個帳篷和睡袋進去,嗯!很好!這樣就沒問題了!如果要住在野外也不怕!(為了這個,她還特地去學如何搭帳篷呢!)即使要離開個一年半載也不成問題!

 

「公主殿下……」

 

「嗯?」

 

她轉過身,面帶笑容的看向侍女A。

 

「您……想去哪呢?」

 

侍女A吞吞吐吐的問。

 

「妳想呢?」

 

夜露出了有些邪媚的笑容。

 

「您……想去旅行嗎?」

 

「……」

 

夜皺了皺眉,有可能嗎?要旅行她不會手拍一拍,直接叫人幫她準備啊?還是她看起來就是一副要去遠足的樣子?

 

「呃……離家出走?」

 

侍女A偏了偏頭。

 

「嗯,不錯,很接近了……」

 

夜點了點頭,緩緩的舉起右手,凝視著焰送給她的戒指。

 

她已經記不清那雙總是對著她流露溫柔的雙眸了……既然忘記了,那就在看一次吧。

 

她垂下眼,露出了一個美麗、卻不知為何,讓人膽寒的笑容。

 

「公主殿下?」

 

侍女A膽戰心驚的看著夜,她服侍公主了好幾年,所以她知道,只要公主露出了那種笑容,通常沒甚麼好事。

 

「我啊,要去找焰。」

 

夜愉快的說。

 

彷彿就和以前一樣,只是到焰的房間去找他一般。

 

但,焰現在正在月落。

 

「就這樣啦~我大概會有一陣子不回來了吧,拜拜~」

 

夜愉快的笑了笑,背起旅行袋,彈了下手指,地上立刻出現了一個淺藍色的魔法陣,那是一個傳送的法陣。

 

「請等一……」

 

侍女A伸出手,但在碰到夜的前一刻,夜便消失了。

 

「來人啊!公主跑了啊!!!」

 

侍女A的尖叫聲,劃破了深夜的寧靜。

 

創作者介紹

鮪魚的棲息地

言亦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aMaSHI
  • 這個公主任性也是有原因的嘛XD
    不過準備得真是萬全OAO!!
    唉呀~其實應該給侍女A一筆零用錢,然後逼她和自己走上旅途,這樣東西才有人幫忙拿啊!(咦XD
    是說看到星沉和月落,不曉得為什麼讓我想到沉月之鑰的東方城和西方城的概念(?
  • 這位公主打她哥哥上戰場開始,就一直在謀劃(離家出走)這件事了,所以準備周全也是應該的。WWWWW

    侍女A後來因為照看公主不周,被辭退回老家去了,好可憐。(不都你寫的。XD)

    那大概是因為在寫這個故事的時候,我剛看完沉月之鑰的緣故吧?水泉大大、護玄大大、林綠大大,都是我很喜歡的作者大大。WWWWW

    言亦臣 於 2016/12/03 15:2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