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嗎?」看著曌認真的表情,腦袋空白了一秒,感覺有些莫名的複雜,難以言喻,但似乎……有那麼一點高興的感覺,「你打算什麼時候到亞納的族裡拜訪?」

 

「寒假的時候。」曌偏了偏頭,似是想了一下,「一個禮拜可以嗎?」

 

「……幹嘛問我?」這種事自己和亞納說就行了,問我做什麼……

 

「因為我想要你陪我去啊。」曌眨了眨眼,也不知道為什麼,語氣還十分的理所當然。

 

「我有什麼好處?」我挑了挑眉。

 

「哎,欷曜,做事不能老是想能得到什麼好處,偶爾陪朋友出去玩,聯絡一下感情,也是很重要的嘛!」曌嘆氣,旋即露出了苦惱的表情,「再說……你想要什麼好處?我給了你就會和我去嗎?」

 

「收了好處,自然是要把事情辦好,至於想要的好處……錢?」我蹙起了眉,想了想,似乎沒有什麼特別想要的。

 

畢竟我真正想要的,曌給不了我。

 

「你根本不缺吧!你身為紫鱗,戶頭裡的錢肯定比我還多!」曌黑了臉。

 

「如果你一直沒有成長,那大概會是你這輩子都達不到的數字。」我點了點頭,肯定他的話。

 

「那是什麼天文數字啊……」曌露出了苦瓜臉,眼神看起來十分哀怨。

 

曌這樣,感覺真像一隻狗,感覺有那麼一點……可愛。

 

「這件事我們回我那裡再說。」我拍了拍曌的頭。

 

反正也不急。

 

「唔,好。」曌乖順的點了點頭。

 

我低下頭,剛想喝一口飲料,曌就像是突然想到什麼,叫了一聲。

 

我停下動作,看向曌,有些搞不懂他又怎麼了。

 

「那個……欷曜,你有看嗎?就是我演的那個……」曌有些扭捏的看著我。

 

「有。」我點了點頭。

 

「那你覺得我演得怎麼樣?」曌露出了一種既期待又怕受傷的表情。

 

……為什麼我會想到這個形容詞?

 

「普通吧,我看你漏了不少臺詞。」我蹙起了眉,回想了下曌的演出。

 

「……你怎麼知道我漏了不少臺詞?」曌僵了一下,視線飄移了起來。

 

「你之前找我練習背臺詞的時候,我全記起來了。」我淡淡的說。

 

曌老是忘詞,同一句要背很多次,我也連帶的聽了很多次,都這樣了我又怎麼可能記不起來?

 

「你幹嘛記起來啦……」曌露出了哀怨的表情。

 

「我沒特別去記……」

 

「你沒特別記就可以記起來了,我背那麼多遍結果還是忘詞。」曌的眼神越發的哀怨了起來,「……你都不會稱讚我一下。」

 

「你要我稱讚什麼?」我面孔扭曲了一下。

 

「什麼都好啦!」曌賭氣的說。

 

「呃……」我頓了一下,蹙緊了眉,「你穿那樣很好看?」

 

「欷曜!」

 

 

「曦怎麼看起來一副不太高興的樣子?哥哥和曦吵架了嗎?」亞納偏了偏頭,好奇的看著我和曌。

 

……為什麼曌不高興,你最先想到的原因會是我和曌吵架?

 

「還不是因為欷曜他都不會稱讚人!」

 

「……我不是說了嗎?」

 

「那才不是稱讚人的話!!那種稱讚一點都不值得高興好嗎?」曌瞪著我……真稀奇,平常曌的脾氣可沒這麼差。

 

「曦,你怎麼了?吃錯藥了?」就連亞納都覺得曌這樣不正常。

 

「才沒有!」曌抗議。

 

「曌,你今天真的怪怪的。」我蹙起眉。

 

「我沒有。」曌頓時像洩了氣的脾氣一樣,看起來有些沮喪,他在沙發上坐下,抿了抿嘴。

 

「你需不需要去保健室?」總覺得去檢查一下比較好。

 

「欷曜……」曌皺起了眉頭,看著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怎麼了?」

 

「為什麼我覺得欷曜你總是很想我去保健室看看的樣子?」曌露出了像是無力又像是困惑的表情。

 

「嗯,去檢查一下有沒有精神方面的問題。」我點頭,同意他的話。

 

我一直覺得曌的情緒能夠這樣持續的大幅波動,是一件很奇妙且讓人頭痛的事,我總是忍不住懷疑他是不是有什麼毛病。

 

而與往常相比,今天就更奇怪了,不說話的時候看起來蔫蔫的,和他說起話來,又感覺他像桶火藥,一碰就炸。

 

「唔……」曌皺著眉頭不說話,看起來像是想反駁些什麼,卻又想不出什麼,表情很是糾結。

 

「曌,雖然你平常就很奇怪了,但今天比往常都要奇怪。」我蹙起眉。

 

「我也覺得我今天怪怪的,大概是累了吧……」曌嘆了口氣,顯出了一絲疲態,像極了一隻被放在紙箱裡,等人帶回家養的小狗。

 

「那就睡一下吧。」我摸了摸曌的腦袋。

 

「不要!還要討論去亞納他們族裡的事。」曌搖了搖頭。

 

……竟然還記得。

 

「曦你要去我家嗎?」亞納湊了過來,臉上掛著驚喜的笑容,很高興的樣子。

 

「嗯,我想在過年以前到你家拜訪一下,算是提早拜年?」曌點頭。

 

「哥哥也會來嗎?」亞納用閃閃發亮的眼神盯著我。

 

……也?

 

「我為什麼要去?」我挑了挑眉。

 

我和曌什麼時候成了買一送一的關係了?

 

「哥哥很久沒來了欸……如果哥哥不來,我就不回去了。」亞納一臉認真的說著渾話。

 

「你的膽子變肥了嘛?亞納提恩。」竟然還敢威脅我?

 

「哥哥你每次都不來找我,我傳的訊息也不回覆……」亞納露出了委屈的表情。

 

「你一次傳那麼多,是要人怎麼回?」

 

「哪有很多……」

 

「很多。」

 

「也才一天一百多封而已嘛……」

 

「而已?」我咬了咬牙。

 

「欷曜,陪我去不好嗎?」曌拉了拉我的袖子,「沒有任務的時候,就一直待在房間裡,很不健康喔。」

 

「……曌,我累了,不要逼我揍人。」我嘆了口氣,是心理上的疲憊。

 

「拜託啦~」

 

「……知道了,我答應就是了。」其實去不去都無所謂,只是我實在想不到什麼必須一起去的理由。

 

現在勉強找到一個--我有預感,如果我不答應,接下來的日子裡,曌會很煩。
 

 

 

「哥哥~」亞納抱住我的脖子,看了眼我手中的書,露出了嫌惡的表情。

 

「幹嘛?」我坐在沙發上,把書翻到下一頁。

 

「哥哥為什麼要維持金髮藍眼的樣子?這樣看起來有點像母親呢……」亞納把身體壓在我的左臂上,下巴靠在我的肩膀上。

 

「因為校長覺得好玩,給我施了咒,讓我必須維持這個樣子一天的時間。」我皺起眉,實在難以理解怎麼會有人這麼無聊。

 

「唔,那也是沒辦法的事,誰讓校長那麼喜歡哥哥。」亞納輕笑,語帶戲謔,「不過,哥哥今天演得真好,害我也忍不住懷疑我的哥哥其實是姊姊才對~」

 

「亞納,我說過我很累,不想打人。」我懶懶的瞥了亞納一眼,然後繼續看手上的書。

 

「就是因為哥哥很累,我才能說這些啊~」亞納鬆開了抱著我脖子的手,坐直身子,幫我搥了搥肩膀。

 

……算了,暫時不想和亞納計較。

 

浴室的水聲停了,我聽見浴室裡瓶瓶罐罐被撞倒的聲音,因為有回音的緣故,非常大聲,接著是一段靜默,然後是開門聲。

 

「曌,你是在浴室裡打仗嗎?很吵。」我瞪著走進客廳的曌,曌換了一身寬鬆的便服,肩膀上掛著一條毛巾。

 

「我又不是故意的,不小心就揮到了嘛!」曌一臉無辜的看著我,「不過,我有把撞倒的東西重新擺好了。」

 

「曦,我聽說晚一點有和平安夜相關的活動進行,那是怎麼樣的活動?」亞納看向曌。

 

「喔,那個啊……我聽葉秋說,是個多人遊戲。」曌偏了偏頭,他的頭髮沒擦乾,幾滴水珠隨他的動作,順著髮尾滑落,「每三個人分做一組,然後分成耶穌組和希律王組兩大陣營。」

 

「耶穌組的是馬利亞、約瑟,和耶穌,馬利亞和約瑟要保護耶穌到安全區,耶穌組只要到達安全區,算就贏了,先進到安全區的先做排名,取前三名。」曌蹙起眉,似乎是在努力回想,「希律王組則分為士兵A、士兵B、士兵C,任務是把耶穌組的耶穌殺掉,殺越多分數越高,只要在遊戲時間內沒讓任何一個耶穌進到安全區,就是希律王組的全面勝利,由積分高的先做排名,一樣是取前三名。」


「希律王組的就分成士兵ABC也太敷衍了吧!」亞納感嘆。

 

「聽說這個活動是校長提議舉辦的,規則也是校長想的。」曌晃了晃腦袋,甩掉了幾滴水珠,「而且說是殺死,但好像會在開始之前先展開幻境,只有自身的損耗是真實的,所謂的殺死,就是對人發出在真實世界足以致命的攻擊,然後把人拋出幻境……嗯,葉秋是這麼說的。」

 

曌說得興起,完全沒有去用吹風機把頭髮吹乾的意思,也沒有一點想用毛巾擦乾的傾向。

 

「過來。」我嘆了口氣,闔上書本,對曌招了招手。

 

「?」曌靠了過來。

 

我把曌拉到我旁邊坐好,順手拿起掛在曌肩膀上的毛巾,側過身幫他擦拭仍在滴水的頭髮。

 

「欷曜……」曌開口,說出的話卻有些含糊,我只聽清了其中有我的名字。

 

「什麼?」我頓了一下,看向曌。

 

「沒事。」曌垂著眼,看起來異常溫順。

 

「欸~哥哥,你怎麼不用魔法幫曦把頭髮烘乾?」亞納從我的身後探出頭來,一臉疑惑,「用魔法一下子就好了啊!」

 

「……」我拿下了蓋在曌頭上的毛巾,將一點火元素聚集於手指上,再順過曌的髮,曌本來還在滴水的髮一下子就乾了。

 

……人在疲勞的時候,果然容易智商降低。

 

我將毛巾遞給曌,曌含糊的說了聲謝謝,把毛巾緊緊的握在手裡。

 

「欷曜,你打算參加那個活動嗎?」曌把玩起手中的毛巾,隨口問道。

 

「……我不參加。」我蹙起眉,「你如果有興趣,可以找亞納,或是你的朋友一起參加。」

 

「為什麼不參加?」曌看向我,一臉好奇,「欷曜你什麼活動都不參加,會變成邊緣人喔。」

 

「不為什麼。」我沉下臉,捏住曌的臉頰,往外扯。

 

「因為只要和那位扯上關係,就準沒好事,對吧?」亞納笑了笑,趴到我的肩膀上。

 

「小亞納竟然是這麼看我的嗎?」一個不屬於曌、亞納,也不是我的聲音忽然響起。

 

我蹙起眉,望向門口,那個看不出是男是女,但性別的確是男的傢伙,正靠著門框,一臉戲謔的看著亞納。

 

「小亞這麼說,真讓我感到難過。」那人滿臉笑容的說著和自己現在的表情一點都不搭嘎的話。

 

「您還是那麼的不請自來啊,校長。」我回以一個微笑。

 

「小欷曜的嘴還是那麼的不討喜。」校長微微偏頭,似笑非笑的看著我。

 

「您來這做什麼?」總不可能是路過,這裡離校長室可遠了……反正準沒好事。

 

「路過……自然是不可能的,別用那種眼神看著我嘛,小欷曜。」校長眨了眨眼,都不知道是幾千歲的老妖怪了,還裝可愛,真是不要臉,「我是來下命令的。」

 

「……」就知道準沒好事。

 

「下命令?」曌一臉困惑的看著那個笑容燦爛的傢伙。

 

「嗯,下命令。」校長點了點頭,望向我,笑容明顯不懷好意,「我知道小欷曜只要知道晚上要舉行的活動是我提議舉辦的,就一定不會參加,所以我就特意過來下命令啦~」

 

「……校長,我講過不少次了,不要在我的名字前面加個“小”字。」我蹙起眉,不爽的瞪著那個明知故犯的傢伙。

 

「跟我的年齡比起來,你實在是小得不能再小了,小欷曜。」校長笑瞇了眼,看起來有些得意。
幼稚。

 

「校長要下什麼命令啊?」曌好奇的問道。

 

「嗯~我要小嵐曦你和小欷曜一起參加今天晚上的活動。」校長走了過來,摸了摸曌的頭。

 

「……」我瞪著校長,突然了解了他想幹嘛,而他也回了我一個『你沒猜錯』的笑容。

 

「可是活動是3個人一組。」曌偏了偏頭。

 

「是3個人沒錯啊,因為我也要參加嘛~」校長的笑容益發燦爛。

 

「校長也要參加?!」曌一臉吃驚的樣子。

 

「這活動是我提議的,我自然也要參與一下嘛!」校長笑道,「不過活動期間不要叫我校長,要叫我的名字,“灪”。」

 

「為什麼?」曌問出了白痴的問題。

 

「要是大家都知道我就是校長,那我還玩什麼?所以啦,叫我的名字就好了。」校長揉了揉曌的臉,眉頭微蹙,但唇角與眼中都含著笑,「哎,你怎麼總問些這麼可愛的問題呢?」

 

「難怪我從來就沒有看過校長出現在學校的各種典禮上。」曌掙開了校長的手,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要叫我“灪”喔,知道了嗎?小欷曜。」校長笑笑的看著我。

 

「叫老頭還差不多。」

 

「我還沒進入老年呢!」校長噘起嘴,刻意的擺出一副氣呼呼的姿態。

 

「人類活到六十五年就是老年人了,您活了兩千多年,過了三十幾個六十五年,還不能算是老頭嗎?」

 

「小欷曜,面對長輩,說話要有禮貌才行喲~」校長微微笑。

 

又不是每個長輩都像你一樣為老不尊。

 

「活動從八點開始,到十點結束,你們七點五十的時候到校門那的聖誕樹下,那裡是集合地點,所有參加遊戲的人都會到那裡集合,然後隨機決定是希律王組還是耶穌組。」校長笑著歪了歪頭,「如果可以被分到希律王組,應該挺有趣的,追殺學生什麼的,想想就覺得好玩……大概就是這樣啦,那麼七點五十在聖誕樹那見嘍~」

 

校長說完,輕彈了一下手指,消失在我的房間裡。

 

「唔,校長好厲害,我完全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來的。」曌抿了抿嘴,表情略有些沮喪。

 

「如果你察覺得到,那你就可以試著去考黑鱗了。」我拍了拍曌的腦袋。

 

「校長是黑鱗?」曌露出了呆滯的表情。

 

「嗯。」我點了點頭。

 

「真好呢~哥哥和曦要一起玩。」剛剛校長出現時,一直保持沉默的亞那用手指戳了戳我的手臂。

 

「那你剛剛怎麼不說話?」我挑了挑眉。

 

「我怕那位嘛~小時候不懂事,覺得他長得漂亮,就想整整他,結果不僅沒整到,反而被那位整得好慘,即使現在長大了,我還是忍不住反射性的害怕。」亞那眨了眨眼,一臉無辜。

 

簡而言之,就是有心理陰影了。

 

「既然沒我的事,那我就去睡覺了,晚安喲~哥哥。」亞那親了下我的臉頰,然後溜進臥室。

 

「……」我蹙起眉,用手背擦了擦被亞那親到的地方。

 

亞那真是……髒死了,老喜歡用口水糊別人的臉。

 

「距離七點五十還有五個小時左右,我去沖個澡,你想做什麼都行,只要不要拆掉這裡就行了。」我頓了一下,又補充了一句,「不過我知道你沒有這個能耐。」

 

「喂!」
 

 

 

從浴室出來,進到客廳,看到的是這樣的景象--曌躺在沙發上睡覺。

 

……雖然我跟他說過做什麼都行,但睡覺好歹也該蓋個毯子吧!現在可是冬天……

 

我嘆了口氣,拿了件毯子要給曌蓋上。

 

「欷曜……」

 

我的動作一滯。

 

「曌?」我挑了挑眉,確認曌的確是睡著了,並沒有醒來的跡象。

 

「欷曜……」

 

「……夢話?」我猶豫著要不要把手貼上曌的額,窺視他人的夢境是一件失禮的事,但我實在有點好奇曌夢到了什麼……

 

會不會是又夢到了那些我給他補習的日子?

 

我忍不住輕笑,最終還是決定收手。

 

「唔……」曌蹙了下眉,然後伸手抱住了我。

 

「……」以後還是不要在曌睡覺的時候太靠近他比較好,會被當成抱枕。

 

「曌。」我捏了捏曌的鼻子。

 

「唔……」曌皺了下臉,緩緩的睜開了眼睛,他的眼神先是恍惚,然後轉至清明,接著他瞪大了雙眼,滿臉通紅,「欷欷欷欷欷曜?!!」

 

「你可以不要在我耳邊大叫嗎?」神經病嗎?反應這麼大。

 

「欷曜……你、你為什麼……這麼近……」曌有些結巴,臉又更紅了些。

 

「……是誰的問題?」我挑了挑眉,瞥了瞥曌因為激動,抱得越發緊實的手。

 

「哇啊啊啊啊!對不起!」曌立刻鬆手,叫得活像個被非禮的小姑娘,明明他才是把人抱住的那一個。

 

「叫你不要大叫,是聽不懂嗎?」我用力敲了下曌的腦袋。

 

「好痛。」曌含淚按著被我敲到的地方。

 

我坐到了沙發上,曌則在我旁邊坐好。

 

「對了,晚上的那個活動,好像是連家長,還有校外人士都可以參加呢……」過了半晌,曌率先開啟了話題。

 

「你的養父母會參加嗎?」如果會,某人的麻煩就大了。

 

「我沒和他們說過這個活動,他們很有可能已經回去了吧?」曌偏了偏頭,「不過要是他們知道有這樣的活動,就有可能會參加了,畢竟我的養母很愛玩,她要是想玩,養父也會跟著。」

 

「……」嗯,校長的麻煩大了。

 

「怎麼了嗎?」曌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沒事,反正與我們無關。」我垂下眼。

 

那是他們之間的問題,偏生某人喜歡逃避,拖拖拉拉,都那麼多年了,也早該解決了。

 

 

「校長還沒來啊~」曌望了望四周,想從人群中找出校長。

 

「他既然說了要參加,就一定會來的。」我按了按肩膀,不置可否。

 

「嵐曦~」

 

……這似乎是曌他養母的聲音……

 

「媽?妳沒回家啊?」曌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還說呢!本來我和你養父要去找你,結果你不在你的寢室,又去你的教室,還是找不到人。」曌的養母先是噘起嘴,然後又露出了笑容,「後來聽說晚上有活動,覺得挺有意思的,就和你爸一起來參加啦~」

 

「……克斯特也參加了?」不知道何時出現的校長站在我身後,臉上的表情難得的凝重。

 

「灪!好久不見~」曌的養母露出了驚喜的笑容,朝校長撲抱了過去。

 

「好久不見了呢,莎亞,自從上次戰役結束,就沒再見過面了吧?」校長露出微笑,摸了摸曌他養母的頭。

 

「灪,你是不是在躲我和克斯特?克斯特很生氣呢!」曌的養母露出了憂心忡忡的表情,「是連笑容都維持不住的那種程度。」

 

「我沒有躲啊!我和克斯特幾個月前才見過面,他沒和妳說嗎?」校長乾笑。

 

「你還真敢說,你那明明是為了讓嵐曦入學才主動出現的,根本不是為了見我吧,灪。」

 

曌他養父的聲音響起,讓校長的臉整個僵掉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言亦臣 的頭像
言亦臣

鮪魚的棲息地

言亦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螢星
  • 亞那感覺好像特殊說的那個亞那瑟恩‧伊沐洛。
  • 哎,是不是應該改個字比較好呢?

    畢竟我當初的確是想不到名字,直接拿手邊特傳裡學長他老爸的名字來改wwwww(對不起,我就是個取名廢)

    言亦臣 於 2018/06/16 17:04 回覆

  • 螢星
  • 哈哈應該沒關係吧?
    反正沒人規定只有學長老爸可以叫亞那。
  • 其實我一直想要不要把名字改成"亞納",不過後來又覺得好像有點菜市場?(還是不會呢?)

    還是不改了吧,畢竟一章一章的改略麻煩(懶惰人類)

    言亦臣 於 2018/06/16 17:17 回覆

  • 螢星
  • 不至於吧?
    不過這種事情還是要看作者意思啦。
  • 嗯嗯,那就通通改成"亞納提恩"好了,選字上更方便wwwwww

    我現在就去改!!(想到什麼幹什麼)

    言亦臣 於 2018/06/16 17:3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