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曦~嵐曦~」養母的聲音由遠而近,也不知道找我是要幹什麼。

 

「什~麼~事~?」我不想離開冷氣房,所以我扯著嗓子,大聲的問道。

 

我的房門被打開,養母站在門口,臉上原本滿是笑容,卻不知為何變了表情,看起來一臉的無奈。

 

「嵐曦,你很無聊嗎?」養母走了過來,用她的青蔥素指戳了戳我的腦袋,「怎麼躺得跟一灘爛泥似的?」

 

順帶一提,我現在正側躺在床上,手上拿著手機。

 

「才沒有跟爛泥一樣。」我拍開養母的手,她的指甲很長,也整理得很漂亮,但戳起人來非常痛。

 

「嵐曦你只說自己沒跟爛泥一樣,也就是說,嵐曦你覺得很無聊?」養母在我的床邊坐下,「這是你很閒的意思?嵐曦你都沒事做嗎?沒有暑假作業?」

 

「就是有暑假作業,也早就做完了好嗎?都要開學了。」我對養母翻了個白眼。

 

「咦?我還以為嵐曦你是那種會把暑假作業拖到暑假要結束的前幾天,才拼命去做的那種人呢!」養母一臉驚訝的說著失禮的話,她看著我的眼神就像是看見了狼在學貓叫那樣,彷彿看見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物,「嵐曦你以前不都是那樣的嗎?這次是受了什麼刺激嗎?」

 

我抽了抽嘴角,不愧是和我一起生活了十六年之久的養母,挖我黑歷史挖得毫不手軟。

 

「那不過是當初年少輕狂,如今的我已經有所成長,自然不會再把作業拖到要繳交的前幾天才做!」為了增加說服力,我還故意露出了痛定思痛的表情,借此擺脫我總是臨時抱佛腳的形象。

 

「說實話。」養母挑起她秀氣的眉,一臉的不相信。

 

「這就是實話。」我悲憫的看著她。

 

世人就是如此,總不願意相信事實,只願意接受他們想要接受的真相。

 

「你若是告訴我實話。」養母從口袋中掏出了一張照片,「這張照片就送給你了!」

 

我定睛一看,照片的主角是一名美麗的少女,她有著一頭金絲般柔順長髮,穿著一身非常華麗,一看就知道價值不菲的白色禮服和純銀首飾,她垂著眼,一雙天空般蔚藍的蒼瞳被長睫掩去大半,那低眉順目的模樣看起來楚楚動人,宛如一朵靜放的白蓮。

 

是欷曜!去年學院祭扮女裝的欷曜!

 

「我上次寒假作業來不及做完,被老師處罰的事情讓欷曜知道了,欷曜說要是我這次再遲交作業,開學之後他就自己去做長期任務,留我一個在學院上課。」我立刻坐了起來,為了欷曜的照片,我決定放棄洗刷黑歷史的機會,「照片給我!」

 

都一個暑假沒見到欷曜了,(視訊不算!)我才不要開學之後還看不到人。

 

「嵐曦你真的很喜歡你的學長呢。」養母感嘆,把照片遞給了我,「不過你們不是交往了嗎?想要照片的話應該隨時都能拍吧?有必要這麼激動嗎?」

 

「我哪敢叫欷曜穿女裝給我看啊!」那絕對是找揍吧!肯定會被欷曜揍的吧!「不過就算不是女裝的樣子,只要是欷曜的,我就想要。」

 

普通的照片也不是不好,就是單純的物以稀為貴,真要說的話,我還是更喜歡欷曜原本的樣子。

 

「嘖嘖,嵐曦你啊,就是不夠強大,你要是比你的學長還強大,你就不會不敢叫他穿女裝給你看了。」養母搖了搖頭,譐譐教誨著我力量的重要,「要是你的學長不願意,你還可以壓著他穿呢!」

 

「……我對欷曜的女裝又沒有什麼特別的執著。」雖然如果像養母說的那樣,可以“我讓欷曜穿什麼,欷曜就穿什麼”,那還真讓人有那麼一點心動……但我不想做會讓欷曜討厭的事。

 

不過,變得比欷曜強大,的確是我想要做到的。

 

只有和欷曜一樣強大了,我才能夠與他並肩,不會老是被他扔下。

 

「哎,嵐曦你不會真的在考慮吧?我就是說笑的。」養母揶揄的看著我,明明是一張二十幾歲的年輕臉孔,卻笑得像是市場聽人八卦的大媽,「嵐曦你雖然生著一張單純正直的臉,但內在卻是個思春期的變態少年郎呢~」

 

「……」我剛剛明明想的是很正直的東西好不好!

 

「嵐曦你應該不會對著你學長的照片打手槍吧?」養母掩嘴輕笑,看起來很有氣質,說的話卻越來越下流。

 

「腦袋裝黃色廢料的人是妳才對吧!媽!」我忍不住拿枕頭砸我的養母。

 

「好啦好啦~不鬧你了。」養母笑咪咪的接住了枕頭,把枕頭還給我,「既然嵐曦你的暑假作業做完了,那為什麼不去找你的朋友玩呢?」

 

「暑假剛開始的時候,我有和葉秋還有奧斯提,一起在原世看了場電影,又一起吃了午飯。」為了反駁養母的那個“不去找朋友玩”,我回想了一下這個暑假裡,我和朋友出去玩的那些時光,「前陣子我還去參加了國中同學辦的同學會。」

 

可惜婺寰沒有參加,我最想見到的就是她了,我想跟她說我有了個喜歡的人,而且我和那個人交往了!(如果我跟她說我交了個男朋友,她一定會被嚇到吧?)

 

嗯,我這不是炫耀……好吧,是有那麼一點,不過我主要是想和她分享我的這份喜悅。

 

不過她好像是因為學校比較遠,這個暑假就住在學校沒回家了。

 

「暑假就快結束了,你不想再做點什麼事嗎?嵐曦。」養母歪了歪頭。

 

「總覺得什麼都不想做。」我又躺了回去,把枕頭塞到頭底下。

 

我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我看了一眼來電顯示,立刻坐了起來,按下接聽鍵。

 

『曌。』電話那頭傳來了一個很好聽的聲音,那個聲音就如同玉石碰撞,溫潤而有磁性……雖然我不是什麼聲控,但我非常喜歡他的聲音。

 

尤其那喊我名字的嗓音還帶著微微笑意,光是想著那人此刻露出的笑容,就讓我忍不住高興的笑了。

 

「欷曜!」我馬上回應,以免他又以為我是不小心按到接聽鍵,而我根本沒在聽。

 

『後天就要開學了,你要帶來學院的行李都準備好了嗎?』欷曜在電話那頭問道。

 

「都好了。」我昨天就準備好了。

 

『暑假作業做完了嗎?』欷曜又問。

 

「早就做完了!」問到這個,我就忍不住有些得意,「欷曜你別想再把我一個人丟在學院,然後自己出去出任務!要出任務一起出!」

 

『好,那就一起。』電話那頭傳來欷曜的輕笑聲,啊嘶!這笑聲也太蘇了,那個笑容一定很好看……

 

可惡!看不到!

 

「我什麼時候才能見到你啊?欷曜。」我好想欷曜啊啊啊啊啊!「我整個暑假都沒見到你。」

 

『不是視訊過幾次嗎?』

 

「視訊又抱不到。」也親不到,「欷曜你都不想我嗎?」

 

『我明天去接你,這樣你滿意了嗎?』欷曜又笑……可惡!不要一直笑啊!我又看不到!等明天來了再笑給我看啊!

 

「你還沒說你有沒有想我呢!」雖然只是一點口頭上的便宜,不過有便宜不佔是傻子。

 

其實連我自己都覺得我這樣是得了便宜還賣乖,不過欷曜就算惱羞成怒,也揍不到我……如果他為了揍我,特地跑來了,那就更好了,反正欷曜也不會真的下狠手,他要是來了,就算我賺到了。

 

『--』電話那頭傳來了很輕的一句話,輕到我都懷疑是不是我聽錯了。

 

「什麼?再說一次。」我眨了眨眼,想要欷曜再重複一次。

 

結果我就被欷曜掛電話了。

 

要是我沒聽錯……欷曜說了『想』?

 

「咳哼!」養母發出了清喉聲。

 

糟了!忘記養母還在這!

 

「不過是一通電話,就讓嵐曦你高興成這樣,真是太沒用了。」養母搖了搖頭,嘆了口氣,「還說什麼都不想做……嵐曦你這不就是在思春嗎?」

 

「媽!」能別總是這麼損我嗎!其實妳也很閒吧!還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相處了!
 

 

----------------------------------
 

 

雲思寧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

 

「嗚嗚,明天要開學了,要早點睡覺!」可是她睡不著啊!怎麼辦?

 

思寧皺著那水靈可愛的小臉,烏黑明亮的大眼沒有一點睡意。

 

思寧想到了祈君,她的父親,雖然與她沒有血緣關係,卻對她極好,比母親當初幫她選的繼父要好的多了。

 

失眠的人最容易胡思亂想,而思緒這種東西,有時候只要起了個頭,就很難停止下來。

 

思寧翻了個身,躺在了她鋪散在床上的髮。

 

思寧想著和祈君相處時的點點滴滴,想著祈君總會在她生病時輕摸她的腦袋,說她是個堅強的好孩子,也會在她高興的時候,把她抱在懷裡,聽她說她想告訴他的事,還會在她難過的時候,把她抱在懷裡,輕輕的拍著她的背,直到她平靜下來。

 

她想念著她父親溫柔的笑容和那溫暖的擁抱。

 

在過去,這些都是她成為了他女兒之後的日常,不管是她的父親,還是大哥、二哥,他們都很疼愛她,但自從父親離家以後,很多事都變得不一樣了。

 

她的大哥一肩扛起了這個家的大小事,也變得比以前更不愛笑了,她最喜歡的二哥雖然和以前一樣愛笑,卻變得常常往外跑,時常不在家,還要大哥去把人逮回家。

 

他們依然疼愛她,卻因為父親的離開,有了自己的心事,她不想看見她重要的家人不開心,想要為他們分憂,讓他們不再難過,但她卻什麼也做不到,因為就連她自己,也在為了父親的離開難過著。

 

思寧不明白,明明她的父親與她一樣期待能有一個家,“家”難道不是一個可以讓他們一家人待在一起的地方嗎?可又是為什麼,祈君要離開這個他們期盼已久的家?

 

是因為她嗎?因為她是個剋死父母的孩子,所以要是祈君留在家裡,她就會把他也剋死?

 

思寧忍不住抱住自己的肩膀,把自己縮成一團,縮得小小的,希望自己能夠就這樣消失不見,好換得祈君能夠回家。

 

「哎,小思妳還沒睡啊?」一個帶著笑意的聲音在漆黑的房裡響起,明明聲音不大,思寧卻奇異的覺得自己聽得很清楚,原本自我厭惡的情緒也因為這個聲音倏然斷去,「明天不是就要開學了嗎?再不睡,明早可起不來。」

 

「二哥!」思寧坐起身,望向聲源,看見自家二哥就這麼坐在窗框上,笑吟吟的看著她。

 

月光柔柔的灑在他的身上、臉上,讓他本就好看的模樣更添幾分夢幻,使他看起來彷若誤入凡間的仙人,如詩如畫。

 

「小思不睡,把自己縮得像一個包子做什麼呢?」絳安跳進了思寧的房間,在思寧身邊坐下,「想讓大哥把妳蒸了作明日的早餐?」

 

「二哥你這幾天去了哪裡?怎麼這時候才回來?大哥都已經跑出去找你了。」思寧眨了眨眼,想起了靜熙在準備好她的晚餐,又告訴她吃完之後不用收,要記得洗澡、上床睡覺之後,便匆匆出門去抓絳安的模樣。

 

那時的靜熙看起來很生氣,連思寧都不敢替絳安求情。

 

「我這次和思佩斯去了一座古林捉妖精玩,結果那座古林的妖精王比我們想像中的要強,差一點就要被留在那裡當小妾了哈哈哈哈哈~」絳安露出了燦爛的笑容,一點沒有記取教訓的樣子,「明天就要開學了,我當然要回來啊!要不然會被大哥罰跪的!」

 

「可是大哥去找二哥你了,要是不小心遇上了那個妖精王怎麼辦?」思寧忍不住擔心。

 

「嗯~那麼大哥大概會被抓去當小妾吧?畢竟大哥長得很好看。」絳安眨了眨眼,不似思寧那般擔憂,還有閒心說笑,但看著思寧鼓起的包子臉,他還是拍了拍她的腦袋,給了她保證,「小思不用擔心大哥,大哥的手下雖然是一群抖M,但只要事關大哥,他們還是挺可靠的。」

 

「嗯。」思寧露出了笑容,基於對自家二哥的崇拜與信任,絳安說什麼,她就信什麼。

 

「好了,趕緊睡吧。」絳安笑著摸了摸思寧的腦袋,明明只是個要升小六的孩子,卻滿眼的溫柔寵溺,「我知道小思妳除了大哥,還擔心著父親的事,但父親那麼大的一個人,即使他獨自在外,也不會有事的。」

 

「可是父親為什麼離開呢?」思寧乖乖的躺回了床上,只是眼睛緊緊的盯著絳安。

 

思寧沒想過為什麼絳安知道她在想什麼,只是忍不住想知道這個答案。

 

「哎,不知道欸,因為父親是個渾帳,興許是有了我們還不夠,想再去外面多抱幾個孩子回家吧?」絳安眨了眨他那雙好看的眼,做出無辜的表情。

 

思寧覺得依照父親的性格,還真有這個可能,但如果真是因為這種原因拋下了他們,那就太過份、太不負責任了!

 

「趕緊睡吧,指不定妳能在夢中見到妳想見的人。」絳安替思寧掖好被子,親吻她光潔的額頭,「晚安,祝妳有個好夢。」

 

思寧覺得自己的眼皮突然好像有千斤重,倦意如同潮水般襲捲了她,她忍不住小小的打了個呵欠。

 

「晚安,二哥。」思寧努力擠出了這麼一句話,便不敵睡意的進入了夢鄉。
 

 

 

 

隔天,思寧因為昨晚太晚睡,得了風寒,而絳安因為在外頭瘋了好幾天,惹得靜熙生氣,被靜熙禁足在家反省,靜熙則因為必須照看思寧,監視絳安,留在了家裡。

 

結果就是,開學的第一天,雲家的人全都請假了。
 

 

----------------------------------
 

家裡的電腦一直當機,搞得我都快崩潰。(發個賀文怎麼就這麼艱難呢?)

 

開學快樂啊~各位~(*ノ´□`)ノ

 

不得不說,假放久了就會讓人格外想念上學的時光呢!然後上學一段時間之後就會開始渴望放假,人就是這麼的奇怪。(攤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言亦臣 的頭像
言亦臣

鮪魚的棲息地

言亦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