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熙有些糾結,他已經近一個月沒回家了,雖然把小妹交給何佳凰照顧,讓他不太放心,但他還沒找到絳安,也實在不想就這樣回去。

 

他實在很難安心將弟妹交給其他人照顧,就算那個人是他的副手也一樣,要不是絳安說想去野營,還抱著他搖來搖去撒嬌,他實在不想讓絳安外宿。

 

結果他的弟弟就這麼失蹤了,還失蹤了快一個月。

 

他忍不住埋怨自己怎麼就心軟,把絳安給放了出去……他的小弟跟小妹比起來,可一點也不讓人省心。

 

「斷腿算了。」靜熙蹙眉,認真的思考找到人後要執行的計劃。

 

「大哥~」歡樂的笑音響起。

 

「……」

 

「哇啊!大哥?!」閃過自家大哥踹來的一腳,絳安瞪大了眼,漂亮的紫眸盈滿了驚嚇,「為什麼要踹絳安?」

 

「只是讓你去個露營,就可以玩到失蹤,打斷腿算了。」靜熙繃起臉,「不要動,一下子就好了。」

 

絳安心中大叫不好,他的大哥現在很火,就站在他的面前,看起來像是要和他算帳。

 

「大哥--」絳安撲抱住靜熙的腰,「對不起--」

 

「不要撒嬌,我今天一定要打斷你的腿。」靜熙冷著臉,然而那雙紅褐色的眼眸卻不再冰冷,有了軟化的傾向,又過了半晌,靜熙嘆了口氣,「……這個月有好好吃飯嗎?」

 

「有!」絳安燦笑,心裡偷鬆了一口氣,「這座山的山神對我很好。」

 

「那就好……晚一點回家去跟小妹道歉,因為你失蹤,她這個月都是一個人待在家裡。」靜熙摸了摸絳安的軟髮,「也要和父親聯絡,他為了你的事,這近一個月來幾乎無法闔眼安睡。」

 

「嗯,對不起。」絳安垂下眼,把臉埋在靜熙的腰際,「我回來了,大哥。」

 

「歡迎回來。」靜熙抱緊了自己的弟弟,懸了將近一個月的心總算是放下了。

 

 

 

當他們大手拉小手的回到家,已經有人在門口迎接了。

 

「二哥!」思寧宛如砲彈一般的飛撲向絳安。

 

「小思。」絳安輕笑,放開了牽著靜熙的手,接住了自家小妹,「最近身體還好嗎?」

 

「二哥回來就全好了!」思寧仰起小臉,可愛的笑容燦爛如花。

 

「陛下,您這樣還真像爸爸牽小孩……喔噗!對不起!我什麼也沒說。」何佳凰看靜熙望著自家弟妹,目光含笑,顯露出的是從未在他們面前有過的和藹,忍不住感嘆,也不出意外的被揍了。

 

「大哥像爸爸,那父親像什麼?」思寧看向何佳凰,滿臉好奇。

 

「像媽媽啊!」絳安偏頭,笑得燦爛,替何佳凰回答了思寧。

 

「可是爸爸和媽媽不是一對的嗎?」思寧疑惑的看著她的二哥,「大哥像爸爸,父親像媽媽,所以大哥和父親是一對的?」

 

「不對啊!老師說要一男一女才是一對的,大哥和父親都是男生,這和老師說的不一樣!」思寧想了想,皺起了眉頭,覺得越想越不明白。

 

「小思,其實不只是男生和女生在一起才能是一對的,女生可以和女生在一起,男生也可以和男生在一起,只要有愛,即使是人鬼戀、人妖戀或是人神戀,也都不成問題。」絳安開始對思寧一番譐譐教誨,「尤其跨越種族和性別的愛會遇上更多的考驗,所以那份愛是很偉大的,特別值得尊敬,明白了嗎?」

 

「嗯,明白了。」思寧雖然似懂非懂,但還是認真的點了點頭。

 

「不是這樣吧!你別亂說啊!安安!」何佳凰怪叫,「陛下和太上皇如果是一對的,那我又算什麼?」

 

「炮灰或是煙幕彈吧!」絳安燦然一笑,損人時的笑容總是特別可愛,「妳喜歡哪一個就選哪一個。」

 

「不是都一樣嗎!嗚嗚,安安你好過份!」何佳凰撲過去抱人,一次抱到兩隻小的,軟軟香香又暖暖的,讓她整個心花怒放,感覺特別爽,但她不能表現在臉上,不然會被陛下踩,「可是你好可愛--」

 

為什麼她喜歡的人總是這樣欺負她?可即使如此,她還是無法不去喜愛,這樣的她是不是M啊?!

 

「陛下!您家小殿下正在對小小殿下灌輸奇怪的觀念,您不管管嗎?」何佳凰越想越傷心,索性就不想了,乾脆把這事扔給他們一向公正無私的陛下裁決。

 

「童言無忌,妳大驚小怪些什麼?」靜熙環著手,挑眉,不置可否。

 

陛下!安安他只是穿著孩子皮,精神年齡已經快要一千了啊!!

 

何佳凰有苦說不出,她怎麼老是忘記他們鐵面無私的陛下總是特別偏袒自己的家人呢?

 

「還有,妳打算抱著我的弟妹多久?何佳凰。」

 

她發誓她真的感覺到了話語中冰冷的殺意。

 

「嗚嗚,可是他們真的好可愛,送一隻給我好不好?」

 

但她還是忍不住白目一下。

 

「妳可以去死了。」

 

「啊啊啊啊!超痛!陛下!我錯了!不要折我!會斷掉!喔喔喔喔!」

 

×

 

手機鈴聲響起,一看見螢幕上顯示的名字,祈君毫不猶豫的撇下了正在揶揄他的弒。

 

「小安?」

 

『父親~』他的孩子一如過往歡快的呼喚讓他鬆了口氣,心中的大石頭總算是放下了。

 

「你這個壞孩子。」祈君蹙眉,難得的肅起臉來責備他的小兒子,「我們都很擔心你。」

 

『這句話我也要回送給你,父親。』絳安輕笑,聽起來沒有絲毫悔意,『你這樣孤身在外,大哥總有一天會忍不住拋下我和小思去找你的。』

 

「……我知道,也明白你的意思,絳安。」祈君垂下眼,「我沒有找到你,算是我輸了,若是中秋之前我仍找不到讓你避過雷劫的方法,我之後會留在家裡,不再多管你的事。」

 

『就算找到了也一樣。』絳安的聲音輕輕柔柔,帶著對痴人的憐憫,『父親,你都自身難保了,就別再管我的事了。』

 

『你無法保全所有的人,勢必要做出抉擇。』雖然祈君看不見絳安此刻的表情,但他太過了解絳安,知道電話那頭的人說這話的時候,必然是帶著溫柔而繾綣的笑容。

 

有時候,他總會忍不住想,為什麼他的小兒子總是能夠帶著美麗的笑容,說出這般殘酷的話語。

 

『絳安,你打電話給父親了嗎?』手機那頭遠遠傳來了他家大兒子的聲音,不是很清楚,但他還是聽懂了,『要記得和父親道歉,知道嗎?』

 

『好--』絳安的聲音有些遙遠,顯然是在回應靜熙的話,『父親,讓你擔心了,對不起。』

 

「下次再這樣就不讓你出門了。」祈君抿嘴,只要聽到自家小兒子彷彿滿懷歉疚的道歉,即使知道這小渾蛋毫無悔改之意,還是無法不原諒。

 

『哎,我已經被大哥禁足了啦。』手機那頭的聲音充滿了笑意,雖然狀似在埋怨,卻彷彿並不為此感到困擾,『一個月,除了去學校,不能去別的地方。』

 

「所以我中秋回家可以看到你嗎?小安。」祈君唇角微揚,「我們已經很久不曾直接面對面了吧?」

 

『等你回家,恐怕會看到膩吧。』銀鈴般清脆悅耳的笑聲在他耳邊響起,不難感受出其主人的愉快。

 

「才不會。」他已經看了幾百年,並不曾感到厭倦,只想一直看下去。

 

『雖然我們都會為你的停留感到歡欣,但最高興的人必定是大哥,畢竟他是那麼的愛你。』

 

「我知道,就如同我也愛著你們。」祈君聽著絳安的話,心裡軟成一片,不自覺的露出了溫柔的笑容。

 

『你真的知道?』電話那頭沉默了半晌,然後是一陣輕笑,以及一句有些似笑非笑,似是嘲弄的話語。

 

 

 

他們又絮絮叨叨的聊了一陣子,對方才笑著與他道別。

 

他戀戀不捨的掛斷了通話,轉身,看見弒正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找到那個愛亂跑的孩子了嗎?」

 

「嗯。」祈君苦笑,與其說是找到,還不如說是自己回來的。

 

「你說中秋要回家,那不是只剩三個禮拜不到了嗎?」弒挑眉,「才剛到這個村子就要走,根本就找不了什麼東西。」

 

「沒辦法,和大兒子約好了,而且我也沒想過會這麼久才到這來。」祈君有些無奈,自己又被小兒子給陰了一把。

 

「那你什麼時候再來?」

 

「和小兒子打賭輸了,以後得待在家裡。」祈君說道,心情複雜而矛盾。

 

他為自家小兒子感到擔憂,但心底卻不免為能和孩子們一塊而喜悅。

 

「那我可以去你家拜訪嗎?我想見見你口中的那些孩子。」

 

「嗯……好啊!」祈君想了下,記得靜熙很不喜歡弒,剛好可以趁這個機會好好化解一下誤解。

 

「那就說定了。」弒扯開了一抹意欲不明的笑,「我會很期待的。」

 

「對了,弒,你旅行的目的是什麼?單純的遊山玩水嗎?」

 

「一部分是,老待在家裡太無趣了,沒什麼變化。」弒聳了聳肩,「不過真要說的話,應該是找人吧。」

 

「找人?」祈君偏頭,有些好奇。

 

「找一個之前曾約好要結伴旅行的朋友。」那雙漆黑的眸子染上笑意,臉上的笑容轉為懷念與愉快,「他是個有趣的人,而且非常會惹麻煩,和他在一起怎麼樣都不會感到無聊。」

 

「沒有聯絡方式嗎?」祈君疑惑,既然是朋友,總會留個聯絡方式吧?

 

「沒有,當初他走得太過突然……我是知道他住哪,畢竟他家還挺有名的,但他早不在那個地方了。」弒撇了撇嘴,表情變得不太愉快。

 

「那他長得好看嗎?」祈君歪了歪腦袋,弒似乎很喜歡美人,會讓弒想要去尋找的人,長相應該不會太差吧?

 

「不知道。」弒蹙起了眉,「也不知道他現在的性格是不是和先前一樣。」

 

「不知道?」祈君的表情古怪了起來,「你們相處的時候他蒙著面?」

 

「這倒沒有,他是一個很漂亮的人,很愛笑,笑起來的樣子又更好看了,只是我有點懷疑他是不是顏面神經失調,因為他就連惹禍了也能笑出來。」弒輕笑,眉眼因為懷念而柔和了幾分,「但我與他太久不見,所以確實不知道他現在長什麼樣子……反正遇到了可以認出來就是了。」

 

「你的那個朋友和我家小兒子真像。」祈君聽了弒的形容,不禁想起自家小兒子,「或許你會和我家小兒子很合得來。」

 

「你讓我更期待到你家去了。」弒搖頭輕笑,「不說這些了,你不是要找東西嗎?抓緊時間吧。」

 

「唔,也是,正事要緊。」祈君糾結,很想繼續聊孩子的事,但確實已經時間不多。

 

「那我在客棧休憩,就不跟你去了。」弒揮了揮手,便要轉身離開,「我在隔壁房,要找我記得敲個門,否則……」

 

「可能會看見不該看見的畫面。」給了祈君一個曖昧的笑容,弒轉身離開。

 

祈君愣了一下,綜合以前的對話,像是懂了些什麼,白皙的臉龐染上了紅霞。

 

 

 

睡前,祈君打了一通電話回家,沒響幾聲就被接起來了,但出乎他意料的,接電話的不是他家大兒子。

 

『喂喂~這裡是陛下的家,要找小小殿下的話,小小殿下已經上床睡覺了,明天請早,謝謝;要找小殿下的話,小殿下正在和朋友聊天,凡事都有先來後到,請晚點再打,感謝;要找陛下的話,陛下正在忙,我是陛下的副手,你可以留話,我會代為轉達。』輕快的少女嗓音響起,那不屬於自家孩子們任何一個的聲音讓他一陣恍惚,慢半拍的想起這個聲音的主人是自家大兒子的同學兼女友,『如果是打錯電話的,請快速掛斷,不要浪費我們彼此的生命;如果是打電話來詐騙的,請你現在掛斷,打電話去警局自首;如果是打來恐嚇威脅的,聽我奉勸一句,珍愛生命就打消念頭,否則你就算不死也會被陛下扒下一層皮。』

 

「啊……佳佳,妳怎麼這麼晚了還在我們家裡?」聽完何佳凰一長串幾乎沒有停頓的話語,祈君又恍惚了一下,然後開口問出他最在意的問題。

 

『咦?是太上皇殿下啊?』何佳凰的聲音帶了點驚訝,接著轉為輕快,『喔,臣留在這自然是為了晚上要去夜襲陛下啊!要不然小殿下或小小殿下也行……啊啊啊!陛、陛下?!您、您怎麼在這?您不是在忙嗎?喔!啊啊啊啊!好痛!手要斷掉了!陛下,請您手下留情!』

 

『妳在那亂說什麼?還打我弟妹的主意,找死嗎?』

 

『對不起啦!下次不敢了!我真的沒有覬覦安安……喔噗!』

 

『妳給我滾。』

 

電話那端遠遠傳來了他家大兒子的怒罵,以及可能會是他未來媳婦的少女的哀嚎聲。

 

祈君忍不住再度神遊了起來。

 

他這算是被無視了吧?

 

『喂?找誰?哪邊找?』

 

聽到自家大兒子的聲音,他忍不住想起了昨天被擁住的畫面。

 

『你是誰?打這種騷擾電話,想死嗎?』那宛如陰曹傳來的冰冷嗓音凍得他瞬間回神。

 

「啊啊!是我啦!抱歉,恍神了一下……」祈君臉上一熱,覺得自己十足的丟人,幸好對方看不到。

 

『雲祈君,我讓你每天打電話是要你報告行蹤,不是要你打騷擾電話!要是絳安和小妹接了,被嚇到了怎麼辦?』靜熙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無奈,他雖然看不到,但可以想像對方此刻那好奇又好笑的表情。

 

「小安這孩子只會覺得有趣而已,不過要是嚇到了,自然是要抱在懷裡好好安撫囉。」祈君輕笑,提到自己的孩子總是令他感到愉悅,心中一股難言的滿足,「靜熙你嚇到了嗎?不然為什麼這麼問?」

 

『再胡說就縫嘴巴。』面對祈君的渾話,靜熙回得簡單明瞭。

 

「哎,靜熙,開玩笑而已嘛!」祈君蹙眉,有些哀怨,「對了,中秋那天弒會和我一起回去喔。」

 

『……我不是要你離他遠一點嗎?』電話那端沉默了半晌,再次響起的嗓音森然,宛若幽暗的深淵。

 

「……你在生氣嗎?靜熙。」祈君一顫,吞了吞口水。

 

『你把我的話當作耳邊風,你覺得我會不生氣?』靜熙的冷笑與話語讓他有一種四周氣溫急速下降,而他應該下跪請求對方赦免的感覺。

 

『你要帶他回家就帶,反正這是你家,我沒資格管你想帶誰回來。』

 

「那也是你家,你當然有資格。」聽著那越來越冰冷的口吻,祈君忍不住插話,「靜熙你要是不願意,我就去和他道歉,讓他不要跟我回去了。」

 

『……隨便你,中秋那天記得回家就行了。』

 

「靜……」祈君話音一滯,看著手機螢幕上的通話中轉為通話結束,情緒有些低落。

 

這次的通話結束得並不愉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言亦臣 的頭像
言亦臣

鮪魚的棲息地

言亦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