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明天才是情人節,但我弟今天已經和他的女朋友與別的情侶組團去玩了,所以想說預大家情人節快樂。

 

像我,雖然今年依舊沒對象一起過,情人節貌似沒我甚麼事,但只要一想到寒假在家可以睡到十二點,感覺還是挺快樂的。(人嘛,必須多點正能量!)

 

----------------------------------

 

「欷曜是大笨蛋!情人節出什麼任務啊!」我趴在桌子上,拳頭捶著桌子,忍不住咬牙切齒。

 

從我高一那年的學院祭,和欷曜開始交往的那天算起,我和欷曜已經交往一年多了,這是我們交往後遇上的第二個情人節。

 

前一個情人節由於種種因素,沒有像一般情侶那樣約會慶祝,而這次的情人節剛好在開學之後,我還來不及約欷曜一起去哪裡過情人節,欷曜就已經接了一堆委託,離開學院做任務去了,重點是還不捎上我一起!

 

「嵐曦,你的怨氣真重。」雪葉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語氣一如既往的淡定,「不過,是你錯怪巹學長了,巹學長這麼做,由來已久。」

 

「只要是能和情人扯上關係的節日,除了聖誕節,巹學長在節日當天從來都是外出任務,不回學院的。」葉秋翻開了原本放在襯衫口袋的小冊子,「沒有一次例外。」

 

「為什麼?」我抬眼看著葉秋,心裡還是滿滿的哀怨。

 

「因為會引發暴動。」葉秋又翻了翻冊子,「巹學長從小學開始,就很有人氣,而且隨著時間增長,人氣暴升得也越發可怕。」

 

「……」和欷曜交往果然是一件很艱難的事,不僅要小心被除了葉秋以外的其他人知道,(欷曜的後援會成員攻擊力都爆高的啊!要是讓他們知道我玷汙了……啊呸!是和

 

欷曜在交往,而且已經交往了一年多了,我一定會死無全屍的啊啊啊啊啊!)還要防止一堆覬覦欷曜,想做小三、小四、小五的人上位。

 

可惡,實力果然很重要,要是我夠強的話,和欷曜談個戀愛也不用像現在這樣偷偷摸摸的,還可以直接打跑欷曜的那些追求者,讓他們知道欷曜是我的人,不准他們對欷曜心懷不軌!

 

「嵐曦?」葉秋闔上了冊子,挑了挑眉,「你在想什麼呢?這麼出神。」

 

「我要趕快變強,這樣才能保護欷曜,讓他免受那群瘋狂追求者的魔爪。」我認真的告訴了葉秋我的目標,「而且我要變得比欷曜更強。」

 

「雖然有個遠大的目標是件好事,但我個人認為,巹學長足夠強大,至少比起在學院的多數人都強,並不需要嵐曦你來保護。」葉秋推了推眼鏡,「所以你不用太心急,以免揠苗助長。」

 

「喔……」我趴回桌子上,才剛下定目標就被葉秋打擊了,「那麼今天放學,我們要約上奧斯提,一起到附近商店街晃晃嗎?」

 

雖然去商店街肯定會遭受其他情侶的閃光攻擊,但三個大男人一起逛街,總比一個人孤伶伶的待在宿舍裡度過要好吧?

 

「我就不去了。」葉秋挑了挑眉,「放學後,我已經有約了。」

 

「有約……是約會?!」我立刻坐直了身,瞪著葉秋。

 

「可以這麼說。」葉秋點了點頭。

 

「你這叛徒!」

 

「如果是關於一起出去這件事,我們並沒有事先說好,所以我算不上什麼叛徒。」葉秋面無表情,「如果是指有對象這件事--連嵐曦你都有對象了,我又怎麼可能會沒有?」

 

前半句話說的很有道理,可後半句話拿我來做標準又是什麼意思啊!太過份了吧!

 

不過我高一的時候來到伊里亞斯學院,葉秋則是從小學一直到高中都是就讀伊里亞斯,就找一個同學院的戀人來講,確實比我多了不少的優勢。

 

可是仔細的回想了一下葉秋和他人的相處模式……似乎也沒有和誰在一起的時候特別有粉紅氣息啊?

 

「你的對象是誰啊?」我皺了皺眉,怎麼印象中從沒有過這樣一號人物?「我認識嗎?」

 

「你認識。」葉秋平淡的道,「就是希加娜。」

 

「你們在交往?!我怎麼不知道!」希加娜也沒跟我說過!太不夠朋友了!

 

「因為你沒問我。」葉秋輕推眼鏡,「我以為這很明顯。」

 

「哪裡明顯了?!」明明一點也看不出來好嘛!

 


----------------------------------

 


靜熙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眉頭皺得死緊。

 

自祈君離開家起,已經幾個月過去了,冬至湯圓吃過了,新年的年糕也吃過了,一邊讀書一邊獨自照顧弟妹的工作,他也從最初的手忙腳亂、力不從心,逐漸的成了習慣且能游刃有餘。

 

只是最近這一個星期,不知怎的,他的弟妹似乎疏遠了他不少,他們不再像之前那樣黏著他,還總是躲在房間裡,不知道在講些什麼,到吃飯的時間才肯出來。

 

他也曾問過他們在幹嘛,但卻沒問出個所以然。

 

思寧皺起眉頭,小臉滿是糾結,最後告訴他是祕密,那副認真的小模樣特別的可愛。

 

絳安則是對他無辜的眨了眨眼,然後綻出了一個特別可愛的笑容,回了他一句『不告訴大哥』,相當可惡。

 

家裡的兩個小的不僅舉止可疑,還有了自己的小祕密,這讓他不由大皺眉頭,心中警鈴大作。

 

「陛下~」何佳凰來到了靜熙的座位旁,時值下課,但許是靜熙的表情太過沉重嚴肅的緣故,他周遭三公尺內沒有一個人敢靠近,也就只有何佳凰這麼不知死活,「眉頭皺成這樣,是在想些什麼呢?能否讓屬下為陛下分憂解勞?」

 

「何佳凰。」靜熙沉默良久,抬眼看向何佳凰。

 

「是。」何佳凰立刻挺直了腰桿。

 

「幫我借幾本書。」

 

「陛下要借什麼類型的書?什麼時候要拿到?」何佳凰從襯衫的口袋裡拿出一本小冊子和筆,做出一個記錄的動作。

 

「和兒童教育相關的書。」他家的弟妹似乎叛逆期到了,他需要這方面的經驗做參考,「越快越好。」

 

「屬下會在放學前先幫您借學校圖書館裡,除去那些外借中的所有育兒相關書籍。」何佳凰寫下了備忘,然後看向靜熙,「如果陛下看完那些之後,還覺得不夠,屬下再上網查詢相關資訊。」

 

「這就不必了,資料不夠,我再自己查。」了結一樁心事,靜熙從抽屜裡拿出了下一堂課的教科書,再抬眼,卻看見何佳凰仍站在一旁,神色有幾分猶豫掙扎,「有事?」

 

「也沒什麼,屬下只是在想,不知道陛下喜不喜歡甜食……像是巧克力之類的東西。」何佳凰看著他,剛收起來的小冊子又重新拿在了手上,「今天是情人節,屬下想知道陛下想要如何處理今年的貢品。」

 

要送給他們陛下的禮物一直以來都是先由何佳凰經手的,先是送上禮單,然後送上實物,她會先檢查,確認沒有危險,再列出清單,最後交到他們陛下的手上。

 

不過她也不清楚他們的陛下是不是討厭甜食,因為不只是情人節的巧克力,就是家政課的實作,只要是食物,都是一律不收的,這問題她也只是問問,並不覺得這次會例外。

 

然而今次確實是與以往不同。

 

「我不討厭甜食。」只是不喜歡太甜的,靜熙想起了自家弟妹,非常喜歡甜食的兩個小孩,「……商家的可以,手作的就不要了。」

 

「好的。」何佳凰在小冊子上寫了寫,「不過,為什麼不要手作的?有些做的相當漂亮呢。」

 

「不認識的人做的,感覺不衛生。」靜熙皺起了眉頭,淡淡的回道。

 

「欸?那外面賣的不也是不認識的人做的?」何佳凰歪了歪頭,「而且現在食品安全問題那麼差,外面賣的不見得會比手作的好多少吧?」

 

「……」

 

「喔喔喔喔喔!我的腳!陛下!我說錯了什麼?!」

 

「閉嘴!」

 

 

 

「「大哥!」」

 

帶著兩大袋的巧克力和何佳凰借的書,靜熙剛打開家門,便遭受了兩枚砲彈的攻擊,差點往後栽倒在玄關,好在還是站穩了腳步,才沒有發生慘劇。

 

「絳安,思寧,怎麼了?」摟著抱住自己的弟妹,靜熙不自覺的柔和了眉眼。

 

「大哥,情人節快樂!」思寧抬起小臉,燦然笑道。

 

「情人節快樂,大哥。」絳安放開了手,向後退了一步,手一翻,掌心上多出了一個包裝得有些難看的小盒子,「這是思寧和我一起親手做的,要送給大哥你的巧克力,我們準備了一個星期呢!」

 

靜熙一愣,既而恍然,明白了自家弟妹這一個星期以來冷待的緣由,感覺心頭一暖。

 

「盒子的包裝紙是小思包的,雖然包的不是很好看。」思寧羞澀的低下頭,把臉埋進靜熙的懷中,「大哥喜歡嗎?」

 

「喜歡。」靜熙唇一勾,扯出了一抹溫煦的笑容,摸了摸思寧的頭,「思寧包裝得很好,大哥很喜歡。」

 

「大哥喜歡就好,這主意還是思寧提出來的呢。」絳安將巧克力放在了靜熙的手心上,燦然一笑,「要吃喔!」

 

「好。」靜熙看著絳安,想伸手摸摸他的頭,卻一手抱著思寧,一手拿著巧克力,騰不出手來,心下有些遺憾,「思寧怎麼會想送大哥巧克力呢?」

 

「因為今天是情人節呀!」思寧從靜熙的懷中抬起了小臉,表情認真,語氣理所當然,「樂樂跟我說,情人節是送喜歡的人巧克力的日子,我最喜歡大哥、二哥和父親了,所以自然要送巧克力給你們啊!」

 

靜熙微微動容,心軟成了一片。

 

「我也最喜歡大哥、小思和父親了!」絳安又撲了上去,用臉蹭了蹭靜熙的肩,「大哥也喜歡我們嗎?」

 

「……喜歡。」靜熙沉默了幾秒,掩面。

 

該死,他的弟妹怎麼這麼可愛?什麼鬼叛逆期,都去死吧!

 


----------------------------------


祝大家情人節快樂,巧克力好好吃。(然而沒人會送給我,要吃只能自己買( ̄﹁ ̄))

創作者介紹

鮪魚的棲息地

言亦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