燁明在成為統一整塊大陸的帝國之前,僅是一個能稱上富饒的國家,與數個同時存在的王朝相比,國土既不是最大,也不到最小,頂多算是中下。

 

燁明有四個淵源深厚的大家族,分別是林家、趙家、雲家與何家,這四個世家大族的族人時常在朝中擔任要職,深得皇上的重用,也因此這四個家族成了眾多朝臣與民眾矚目的焦點、茶餘飯後的談資。

 

作為王朝第五任皇帝所選的丞相、當今太子的太傅,雲家的家主雲霽光對燁明皇室可說是鞠躬盡瘁,向來被康帝侃為工作狂,然而他近來下朝竟是沒有一刻停留,一反常態的歸心似箭,彷彿恨不得能在背後插上一對翅膀,用飛的飛離朝堂。

 

此一現象讓康帝大為驚奇,滿心好奇到底是什麼造成了雲老的異常。

 

與此同時,『雲老近日得了兩個孫兒,寶貝得像自己的命根子一樣。』--這樣的傳聞開始在坊間流傳了起來,並且傳到了康帝的耳中。

 

他又聽聞坊間傳言雲老的女兒是未婚生子,生了一對父不詳的子女。

 

康帝想起過去曾有很長一段時間,朝堂上的雲老總是面沉如水,連進諫時的用詞都比以往要犀利不客氣許多,活像有人拔了他的鬍子一樣,搞得整個朝堂氣氛相當壓抑。(雖然這也讓其他朝臣的辦事效率比以往好了一倍。)

 

他是一個寬大的皇帝,當時沒好意思詢問雲家的私事,畢竟家醜不外揚,但如今想來,如若坊間傳言為真,雲老那副陰沉抑鬱的模樣,應當就是因為女兒未婚卻有了身孕。

 

但坊間傳聞畢竟是坊間傳聞,未經證實是不能全盤當真的。

 

於一般人家而言,未婚生子是件醜事,更遑論於世家而言了,儘管如今的雲家人丁稀薄,可如此尷尬的出生,他很難覺得一向對任何事都無比嚴格的雲老會真心對此感到歡喜。

 

然而近來的雲老確實反常,上朝時不僅心不在焉,且臉色與前段時間相比,簡直是春暖花開、陽光燦爛。

 

他忍不住暗中和與雲老交好的林將軍打聽一二。

 

結果不僅證實了坊間傳言的真實性,也讓他恍然大悟。

 

「陛下,雲世叔疼女兒,就是女兒犯錯,也只會怪到他人身上,之前心情不佳,其實也是擔心女兒生產不順,現在孫兒出生了,自然就不會再繃著一張臉了……那對剛出生的龍鳳胎我也見過,確實可愛,雲世叔他寶貝得不得了,我想碰一下都不行。」

 

這段話也勾起了他對雲老那對寶貝孫兒的好奇心,忍不住向雲老多提了幾次。

 

最後雲老勉為其難的答應他,會在孩子滿月之後帶進宮來給他瞧瞧。

 

 

 

今天雲老家的兩個孫兒正好滿月,也是雲老帶他家兩個孫兒進宮的日子,他一早就結束了早朝,催促著不情不願的雲老趕緊回家接孩子進宮,然後在用過午膳之後,招了他最寵愛的太子洙顏、三皇子洙泊、大皇女洙姝、何皇后以及李貴妃,一起等著雲老帶他的一對寶貝心肝入宮。

 

「父皇叫我們來做什麼?」康帝懷中的太子已經五歲,許是上天為了補償他一個早夭的長子,他的這個次子早慧,不僅學得快,且已經能與人言談流利,雖活潑好動了些,卻品性不差,太子傅也常向他誇讚太子聰慧,未來定能成為一代明君。

 

他卻感到擔心,常說慧極必殤,他實在不想再體會一次喪子之痛。

 

「你將來要承襲孤的皇位,雲老是孤重要的臣子,他的孫子將來也定會成為你重要的臣子,父皇讓你來,是想讓你先認識一下你未來的肱骨之臣。」康帝揉了揉小太子的腦袋,「而且孤聽聞雲老的孫兒是一對龍鳳胎,等會見了面以後,要是你喜歡,孤就幫你和雲家訂個娃娃親,待其成年,就讓其嫁與你,做你的太子妃!」

 

一旁的何皇后聽了不禁有些失笑,她早聽聞過此事,也知道雲老對他的孫兒是何等的重視。

 

要是康帝這番話被那愛孫如命的雲老給聽見,雲老怕是要和康帝拚命了。

 

「雲太傅的孫兒才剛滿月,也不知道將來會長成什麼樣子,要是將來個性和雲太傅一樣恐怖,那父皇您這不是害了孩兒嗎?」小太子露出了笑容,看起來調皮可愛,還有幾分難言的爽朗,雖是有幾分輕佻的話語,但由一個孩子出口,卻不會太惹人生厭。

 

「好好好,你說的很對,孤不多管閒事,待你長大以後自己作主,你想娶誰做你的太子妃,就娶誰!」康帝被小太子所言逗笑,開懷的捏了捏小太子的鼻子。

 

「陛下,雲丞相和丞相夫人帶著雲家小公子、小小姐,已經在殿外候著了。」門邊的宮女走上前,對康帝福身說道。

 

「讓他們進來吧!」康帝精神一振,對終於可以看見雲家那對傳言中的龍鳳胎感到無比期待,興奮全表現在了臉上。

 

康帝顯得有些孩子氣的模樣,惹得抱著三皇子的何皇后與抱著大皇女的李貴妃掩嘴輕笑。

 

不一會兒,年近花甲的雲丞相便攜著妻子,一人手上抱著一個剛足月的嬰孩走進了殿中。

 

康帝盯著那對龍鳳胎看了好一會兒,只覺得兩個小娃娃長得極像,外貌上幾乎沒有區別。

 

這對龍鳳胎也確實生得水靈可愛,如同琢玉師特供皇室的工藝品,讓人光是看著便心生喜愛。

 

「讓孤抱抱他們。」康帝伸出手,太子也適時的離開了康帝的懷抱,雲丞相將懷中的孩子抱給了康帝,「替兩個孩子取好名字了嗎?」

 

「都取好了。」雲老看著康帝臂彎裡的孩子,柔和了一向冷肅的眉眼,那副模樣就如同尋常人家的老翁,看不出一點在朝堂上雷厲風行的影子,「您抱著的是姊姊,名叫妍玥,內人抱著的是弟弟,叫做泠商。」

 

「名字有什麼寓意嗎?」康帝看著懷中安靜的嬰兒,懷中的嬰兒正用著好奇的目光注視著他,紫色的眼眸乾淨清澈,像極了前些日子地方上貢的紫水晶,實在令人喜愛。

 

康帝心中感嘆,這要是他的女兒,他肯定會忍不住把她捧在掌心上疼愛,什麼都要給她最好的。

 

「“妍”是艷麗、美好之意,“玥”為古代傳說中的神珠,取名“妍玥”是願她將來能同她母親一般容貌妍麗,能被將來的夫君當作寶貝疼愛。」雲老丞相又將視線轉向自家夫人懷中的孩子,「“泠”是取清澈、明淨之意,“商”則是取商星之意,商星是我等用以確定農事活動的重要星辰,取名“泠商”是盼望他將來做人處事清澈明淨,對他人的重要性也能同商星一般。」

 

泠商仍在雲老夫人的懷中安睡,並沒有被談話聲驚擾,含著小手安睡的模樣寧靜可愛,讓人忍不住想要伸手觸碰,卻又不忍驚擾了孩子的安眠。

 

 

 

洙顏直勾勾的盯著泠商,從這對雙生姊弟被抱進殿之後,他就一直將視線放在雙胞胎中的弟弟身上--原因無他,僅是因為力量感太強了。

 

他可以清晰的感覺出這對雙生子有一半的血脈並非來源於人類,他們的血脈源自神祇,且是具有一定位階的神祇。

 

女孩的力量感較為薄弱,但在半神之中也能算是數一數二的存在,男孩的力量感則是強得可怕,還未經過修煉,僅是出生便擁有了遠超下位神祇的力量。

 

這份力量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變得更加強大,是妖魔鬼怪、甚至神祇最好的補品,就是不吃掉,養在身邊似乎也挺好的……

 

洙顏歪了歪頭。

 

天賦極高,受神祇與妖魔喜愛,極似傳說中深受天道眷顧的寵兒。

 

但可惜並非如此,這孩子的命格極其危險,幾乎可說是災害的具象,這孩子是臨界者,是天道亟欲除去的存在,誰要是和他沾上了,就極有可能受他牽連,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洙顏看著那睡得沒心沒肺的嬰孩,思緒卻飄到了“天道”上。

 

他一直都是天道的傀儡,如今付出了點代價,逃離了天道的掌控,自然是不想又被抓回去。

 

不被天道察覺最好的方法就是遠離臨界者(天道的關注焦點之一),而以他現今的身份,這點做起來並不困難。

 

雖然他光是看著那孩子,心中便不禁湧起喜愛憐惜之情,但為了己身的自由,這點自制力他還是有的。

 

許是他的視線過於擾人,稚嫩的孩子睜開了雙眼,清澈漂亮的紫瞳就這麼與他的目光相接。

 

「好可愛。」

 

明明他的外貌與他的同胎姊姊幾乎沒有分別,洙顏卻忍不住從口中發出了在妍玥時沒說出口的話語。

 

他的這一聲自然引起了周圍人的反應,原本聊得火熱的康帝與雲老甚至停下了對彼此的打趣挖苦,將視線放到了小太子的身上。

 

「太子殿下要抱抱看嗎?」雲老夫人和藹的笑看著只有五歲大的太子,將懷中的孩子抱到了他的面前。

 

洙顏楞了愣,看了一眼笑得和藹可親的雲老夫人,又看了眼滿臉擔憂焦慮(約莫是怕他抱不好孩子,會將孩子摔到地上。)、似是迫切希望他拒絕的雲老,他看向他的父皇,對方並沒有反對,只是一臉訝異的看著他。

 

最終,他將視線放在了孩子的身上。

 

小泠商含著自己小小的右手,正一臉好奇的望著他。

 

洙顏知道自己應該儘可能的遠離臨界者,但他還是伸出手,抱過了孩子。

 

也罷,他本就叛逆,被發現了又如何?頂多能待在人界的時間縮短,作為“人”的時間結束後,會立刻被帶回原本的牢籠。

 

許是因為他如今的身體尚小,力氣不大,孩子的重量比他預想的要沉,他緊緊的抱住孩子,小心翼翼的不讓孩子從懷中掉落。

 

那份重量壓在了他的心頭上,讓一向喜歡將自己剝離,當個事不關己的旁觀者的他難得的產生了與己相關的實感。

 

泠商看著他,不再含著自己的手,而是衝著他咯咯笑了起來,笑彎的眼如同月牙,笑開的小臉如同綻放的花蕾,充滿了生命力,同時令人憐愛,這突如其來的笑容給了洙顏的胸口(心理上的)沉重一擊。

 

笑起來更可愛了--洙顏恍惚間想著。

 

過去的他雖然更偏向胸大腿長、唇紅齒白、容貌妍麗的大美女,但他素來男女不忌,只要是個美人,他就基本是來者不拒。可不管怎麼說,他的守備範圍雖然包含青澀的少年少女,卻從來就不包括幼童。

 

他知道自己對嬰兒幼童並無特殊喜好,但他此刻的狀況確實不妙。

 

他竟然對他此刻抱在懷中的孩子,產生了悸動、產生了愛戀之情。

 

雖然絕大部分是出於本能、出於受強大力量的吸引,但無可否認,其中也有一定的部分是出於孩子的笑容、出於孩子的一舉一動。

 

若是個與自己如今的軀殼同歲的孩子也就罷了,他好歹可以騙騙自己,騙自己被軀殼所影響,可他竟對一個嬰孩動了真情,這事要是被上界的那群傢伙知道了,他怕是會被嘲笑好幾天。

 

閱美人無數的他竟栽在一個嬰兒身上,不管從哪方面想,都是糟糕透頂--他不過是想短暫的逃離天道的掌控,卻不想會在此處遇上自己的情劫。

 

……栽了就栽了,喜歡上了就是喜歡上了,反正依他的經驗判斷,他懷中的孩子長大之後,肯定是個美人……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他偏好的男性類型。

 

「長盛?」直到康帝呼喚他的乳名,他才從紛亂的思緒中回過神來,「怎麼發起呆了?」

 

「父皇。」洙顏將臉靠在泠商的小臉上輕蹭,惹得泠商咯咯直笑,不管是嬰兒肌膚的柔嫩,還是嬰兒銀鈴般的笑聲,都像羽毛一般的不斷搔著他的心尖,讓他覺得心癢難耐,直想把懷中的孩子佔為己有,「我後悔了。」

 

「嗯?」康帝眨了眨眼,他的太子雖尚年幼,卻無比早慧,少有後悔之事,使他一時之間沒搞懂對方這突如其來的“後悔”是因何而起。

 

「我喜歡他。」洙顏笑看著懷中的孩子,「我以後想娶他。」

 

話一出口,所有人都靜了下來,不管是原先抱著妍玥,與康帝的后妃閒話家常的雲老夫人,還是詢問他的康帝。

 

康帝憋了半天,才擠出這麼一句話:「長盛啊,你抱著的,是龍鳳胎的弟弟,是男的喔?」說得還有些小心翼翼。

 

「我知道啊。」洙顏輕笑,在泠商如花瓣柔嫩的頰上親了一口,「可我就是喜歡他。」

 

雲老此刻想到的不是『太子竟是個斷袖,之後的子嗣該怎麼辦?』的國本問題,而是--

 

「把我的孫子還給我!!」

 

 

 

之後,雲老給太子放了一個月的溫書假,讓他多讀些聖人的名言古訓,並有好幾天見了康帝便繞著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言亦臣 的頭像
言亦臣

鮪魚的棲息地

言亦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