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有著一頭如金絲般長捲髮的精靈族女子,輕巧的走近一個正輕倚著一棵大樹,坐著小憩的黑髮男子。

 

一步、兩步,精靈女子走到伸手便可碰觸到男子的距離。

 

『萊斯……你醒著嗎?』精靈女子眨著她那雙寶藍色的美眸聲音十分輕柔,彷彿在唱歌一般,她蹲了下來,凝視著男子。

 

『如果睡著了,我要做什麼,你就無法拒絕了喔,萊斯。』她的語氣,就像是在呼喚她的愛人一般,濃情蜜意。 

 

那名叫萊斯的黑髮男子仍閉著眼,呼吸勻稱綿長,完全沒被精靈女子吵醒。

 

精靈女子注視著黑髮男子,寶藍的眸充滿了無盡的溫柔與深情,精靈女子輕輕的闔上雙眼,女子纖細的玉手輕抵男子胸膛,紅唇輕柔的貼上男子的唇。

 

『唔……』男子發出低吟,睫毛輕顫,緩緩的張開了雙眼。

 

那是一雙銀色的妖異雙眼。

 

男子有些呆愣的看著女精靈精緻的面孔,一時之間無法消化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唇因訝異而微啟。

 

女精靈眼微睜,美眸滿帶笑意,頭一偏,順勢深吻住男子,原本雙手抵著男子,與男子保有一點距離,此刻雙手已按住了男子的後腦,加深吻的同時,整個人也壓到了男子身上。

 

男子毫無血色的臉立刻泛紅,紅得像是可以掐出血來,男子掙扎了半晌,才總算拔開了那雙手,推開了女精靈。

 

『你醒了嗎?萊斯?』女精靈露出了狡黠的笑容,那分狡黠出現在女精靈美麗聖潔的面容上,有種說不出的不搭嘎。

 

『……以後可以換個方式叫人起床嗎?塔莎莉婭。』萊斯擦了擦被吻得紅腫的唇,表情十分無奈……無奈至極。

 

『才不要,這樣不就少好幾個吻了嗎?還有,叫我塔莎。』塔莎莉婭美眸瞪了萊斯一眼,微微嘟嘴。

 

『萊斯你實在太悶騷了……害我都得主動,說!你主動吻我的次數有超過5次嗎?!』塔莎莉婭哀怨的表情活像個怨婦。

 

『唔……』面對塔莎莉婭的咄咄逼人,萊斯忍不住往後挪了些,完全忘了自己靠著一棵樹,徹底的被逼到毫無逃避的空間。

 

『塔莎,別捉弄萊斯了,萊斯看起來怪可憐的。』一個優雅好聽的聲音響起,塔莎莉婭和萊斯同時望向聲源。 

 

說話的是一個看起來溫柔似水、宛若山澗清泉般秀麗的女子,雖不若女精靈的美艷,卻十分典雅耐看,舉手投足間帶著一種渾然天成的高貴氣質。

 

女子一頭橘紅色的直髮垂至腰間,身上的服飾簡單素雅,襯托了她優雅的氣質,也顯出了她娉婷的體態,然而女子最引人注目的,莫過於那雙美麗深邃的雙眼。

 

那是一雙燦金色的美眸,宛如太陽的聚合體,讓人看了便心生溫暖。

 

『昕寧!』塔莎莉婭露出了燦笑,撲身抱住了那個名叫昕寧的女子。 

 

『塔莎,妳現在這樣,哪有一點身為精靈族女王該有的樣子?』昕寧露出了無奈的笑容,燦金色的眸中有著淡淡的寵溺。                          

 

『這不一樣!在昕寧和萊斯的面前,我才不是什麼精靈王,也只有你們可以讓我放下那一切,族裡的事務、未來的景況、內憂外患……』塔莎莉婭露出了委屈的表情,昕寧不禁輕笑,輕柔的摸了摸塔莎莉婭的腦袋。

 

『我們三個要永遠在一起喔!』塔莎莉婭露出笑容,放開了抱住昕寧的手,改一手勾住昕寧的臂彎,拉著昕寧跑到萊斯的身邊,伸出另一手勾住萊斯的手臂。

 

『『嗯。』』 昕寧和萊斯回以溫煦的笑容。

 

這三個人的感情很好,大概是那種可以彼此互相託付,願意為彼此付出生命的交情。

 

雖然他們立下了永遠在一起的誓約,但我卻有一種感覺。

 

感覺他們三個將在不久的將來,失去如現在這般原有的平和……

 

……為何我會這麼想?他們又是誰?為甚麼我會夢見他們?

 

四周的景物消失,變成一片黑暗,我知道,我的夢境結束了。

 

 

我張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印有學院院徽的紫色天花板。

 

……雖然我不常在自己的房間睡覺,但我知道這不是我房間的天花板,我房間的天花板是白色的。

 

所以……我現在是在欷曜的房間?我的記憶只到昨天寫完試卷的最後一題……估計是不小心睡著了,不過欷曜竟然沒把我踹醒,這世界真是太奇妙了。

 

我轉過頭,差點被嚇死。

 

欷曜睡在我的旁邊,但這不是重點,又不是異性,同性同睡一張床本來就沒什麼大不了的,重點是……

 

離好近!太近了啦!連他的呼吸都感覺得到!

 

我僵硬的轉回頭,然後小心翼翼的、緩慢的坐了起來。

 

雖然欷曜的睡臉是真的很好看,但我實在很怕吵醒欷曜,因為欷曜他有很嚴重的起床氣,之前把他吵醒過幾次,下場……只能說往事不堪回首。(任務那次沒被算帳大概是因為任務目標即時打斷的緣故……那次實在是一時鬼迷心竅。)

 

「曦?」

 

我眨了眨眼,聲音好像是從左邊傳來的,我往左手邊一瞥,瞥見亞那從被窩中坐了起來,睡眼惺忪的揉著眼。

 

「亞那?你起得好早。」我驚訝,欷曜還在睡呢!

 

「嗯?哥哥應該比我早起吧?」亞那疑惑的看著我,我搖了搖頭,指了指還在睡覺的欷曜。

 

亞那順著我指的位置,看向欷曜,然後驚訝的瞪大了雙眼,睡意像是蒸發了一樣,瞬間消失。

 

「好奇怪,以前哥哥都不怎麼睡的,就算睡也只是淺眠而已,像這樣的深度睡眠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呢……」亞那手托著臉,一臉疑惑的看著睡著的欷曜。

 

「真的嗎?」我好奇的看著欷曜熟睡的臉,總覺得以前的欷曜聽起來很像某種戒心很強的生物。

 

「哥哥~哥哥~你在睡覺嗎?」

 

「等等,亞那,不……」來不及阻止,欷曜睜開了雙眼,那一銀一藍的眼瞳充斥著肅殺之氣。

 

……完了,大魔神降臨了,亞那,我為你默哀5秒。

 

我已經阻止(雖然沒成功。)過了,亞那,死了不要來找我算帳啊!

 

「亞那提恩。」

 

「嗯?」或許是本能感覺到危險吧?亞那往後挪了一點。

 

「去死。」

 

「咦?!又要我死?!為什……」亞那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但不等他說完,欷曜已經扔了顆枕頭過去。

 

即便是柔軟的枕頭,一經過紫鱗大人的手,依舊變成極具殺傷力的武器,只見亞那像是被大砲轟炸的軍艦,瞬間被擊沉。

 

……雖然不是第一天知道欷曜是個暴力大魔王了,但今天的起床氣似乎特別重……是來生理期了嗎?不對,欷曜就算長得再漂亮,也是個和我同性別的男人,怎麼可能有生理期……

 

欷曜看著亞那仰倒在地板上,發出一聲冷笑,接著望向我。

 

……看我幹嘛?你才剛幹掉一個,現在轉頭看我,感覺很恐怖欸,老大!

 

「你還打算坐在床上多久?」欷曜蹙起眉。

 

「嗯~今天不用上課,可不可以繼續睡?」我刮了刮臉,嗯,依照欷曜的個性,應該會一腳把我踹下床,然後叫我滾回我的寢室睡吧?

 

欷曜看著我,眉間的皺紋又深了一些。

 

「隨便你。」欷曜拋下了這句話,背對我躺回床上。

 

我就說欷曜一定會……咦?欷曜他說隨便?

 

我呆滯的瞪著欷曜的背,真是完美的線條……不是啦!嗯……欷曜他是不是睡傻了,還是生病了?   

 

「幹嘛一直盯著我看?」估計是我的視線太過灼熱,欷曜轉向我,眉頭微蹙,口氣不是很好。

 

「欷曜……」

 

「幹嘛?」

 

「你現在思路清晰嗎?」雖然以前也沒和欷曜睡在一張床上過,但依據我對欷曜的了解,要是在平常,我早就被欷曜一腳踹下去了。

 

「?清晰吧……」欷曜停了半晌,垂著眼,一副快睡著的樣子。

 

這樣還敢說自己思路清晰!

 

我雙手扶上欷曜的臉,然後俯身,額頭靠上欷曜的。

 

「咦?沒發燒啊……」看來只是單純睡傻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欷曜眉頭微蹙,不滿的瞪了我一眼,可或許是因為想睡的緣故,那一銀一藍的異色瞳瞪起人來一點魄力也沒有,感覺軟軟的,倒像是在撒嬌一樣,讓人看了心裡莫名的有點癢。

 

「我只是覺得奇怪,欷曜竟然沒把我一腳踢下床。」我眨了眨眼,放開扶著欷曜臉龐的手,和欷曜拉開一點距離。

 

「少囉唆!要睡覺還廢話那麼多,是欠揍嗎?」欷曜瞪了我一眼,伸手抓住我的領口,往下扯。

 

「唔哇!」我狠狠的撞到床上。

 

還好床很軟,一點也不痛。

 

「閉嘴,睡覺。」欷曜摀住我的嘴,我眨了眨眼,點點頭,欷曜才放開了手。

 

……為什麼有一種欷曜變幼稚了的感覺?欷曜果然還沒睡醒,以往吵醒他的下場都很慘,實在很難看到欷曜現在這樣半清醒半迷糊的樣子,口齒清晰又多話。

 

「……曌。」欷曜面朝著我,表情有些陰沉。

 

「怎麼了?」

 

「……為什麼你那麼白痴?」

 

「……為什麼你老說我白痴?」

 

「其實也不只是你白痴,這世上的白痴很多……就連聰明人也會為了逃避,而自我矇騙,像個白痴一樣,不是嗎?」欷曜垂下眼,緩緩的說,眼神有些迷離,像是有些迷惘,又像是要睡去一般。

 

「欷曜,你突然變得這麼多愁善感好恐怖喔……」我現在開始擔心欷曜清醒之後回想起來,會覺得很丟臉,然後把我滅口。

 

「我明明在和你正經說話,為什麼你老是這樣扯開話題?」欷曜半睜著一隻眼,寶藍色的眼眸滿是睡意,其中還夾雜了幾分氣惱。

 

「我想要相信你和亞那,我不想防著、避著你們,因為你們兩個都是我重要的朋友。」我伸手握住欷曜的手,唔,有點冰冰的,末梢血液循環不好?

 

「笨蛋。」欷曜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原本就在想亞那笑起來好看,有著同一張臉,卻總是不笑的欷曜真的很可惜,沒想到現在看到了,果然跟想像中的一樣,很好看,而且跟亞那那種爽朗的笑容不同,顯得很有氣質。 

 

「你根本不知道你的血對我和亞那有多大的吸引力。」欷曜反握住我的手,將我的手拉到他的臉龐邊輕輕靠著,「可我和亞那會忍耐,並試著習慣,因為你也是我和亞那重要的朋友,我們不想傷害你。」

 

剛剛在測體溫的時候沒注意到,欷曜的臉涼涼的,感覺就像玉一樣,讓我很想掙開欷曜的手,摸摸看欷曜的臉。

 

「唔……被咬會痛嗎?」我眨了眨眼,記得漫畫畫的都不一樣,有不痛的,有痛得要死的。

 

「廢話嗎?而且被闇血族咬了很難掙脫……闇血族的力氣很大是一點,但重點是經過大量失血後,基本上就只能任人宰割。」欷曜蹙起了眉,「總而言之,不准接近我和亞那以外的闇血族,知道了嗎?」

 

「知道了,我會努力的。」

 

「被我發現你沒做到你就完了。」欷曜瞇起眼,看起來又快睡著了。

 

不得不承認亞那說的『一起睡覺可以培養感情』,因為床太舒服,心情很容易放鬆,很多平常不會說出口的想都不想就說出口了,欷曜就是這樣的例子,平常欷曜的話大多是命令句,也不多做解釋,就是違者死,妥妥的暴君一個。 

 

「……總覺得好像回到了小時候,有人陪著睡覺的時候……」我閉上眼,記得以前小時候,養父和養母總會和我一起睡,養父還會說故事給我聽。

 

「是嗎……」欷曜的嗓音有些低沉,我睜開眼,看見欷曜正蹙著眉。

 

「怎麼了嗎?」幹嘛又皺眉頭啊……

 

「我小時候沒有和父母一起睡過,頂多和亞那一起睡,不過他以前的睡相太差了,每次我起床的時候都會有一隻手臂橫在我的胸前,外加一條腿跨到我的大腿上,幾次之後,我就不和他一起睡了。」欷曜提及亞那,目露兇光,周圍似乎冷了幾度。

 

「欷曜……你感覺對亞那積怨已深吶……」

 

「你現在才知道。」欷曜蹙起眉,半晌後又撇了撇嘴,「但他是我唯一,也是感情最要好的家人……雖然像他這樣,明明對他冷淡,卻還是死纏爛打的人,在我的親人中並不少見,但他到底是我的弟弟。」

 

「……這麼說來,和除了亞那以外的人睡在同一張床上,倒是第一次。」欷曜嘆了一口氣。

 

……是在嫌棄我嗎?

 

「對不起,我知道你比較想和你的未婚妻一起睡!」我皺起眉,雖然知道是男的都喜歡美女,嫌棄和好朋友一起睡挺正常的,欷曜也只是感嘆而已,但就是感覺很不痛快,語氣忍不住有些衝。

 

我是怎麼了?

 

「誰想和她一起睡?!」欷曜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雖然如此,我卻莫名的覺得心情好了很多,「我又不喜歡希娜亞!」

 

「所以……」難得欷曜如此糊塗,好套話,我忍不住惡劣的想開他玩笑。

 

「嗯?」  

 

「是“愛”嗎?」我認真的看著欷曜。

 

「為什麼不是喜歡就是愛?!」欷曜甩開了我的手,看起來被我惹惱了。

 

「不然為什麼她是你的未婚妻啊!」這是我一直想問,卻找不到機會問的八卦,誰叫我一提起八卦就忍不住笑得幸災樂禍(葉秋的形容。),欷曜看了只想掐死我,而不是和我分享。

 

「那是我養父決定的,不是我,誰要娶一個五十幾歲的老太婆啊!」

 

「五十幾歲?原來欷曜喜歡小蘿莉!人不可貌相。」畢竟一百多歲的那個精靈族『小鬼』看上去也才沒幾歲,五十幾歲的精靈該不會看起來只有5歲左右吧……或許這已經不是蘿莉控,而是戀童癖的境界了……

 

「你才喜歡小蘿莉!!不要用翠青來當整個精靈族的標準!難道我長這樣是已經活了超過一百年嗎?!」欷曜瞪眼,然後蹙眉解釋,「精靈族一開始的成長速度就與人類無異,只是到了20歲左右,外貌的成長就會趨於靜止,和你們獸人一樣,只不過比你們獸人更長壽而已。」

 

「所以是喜歡熟女啊……」記得養母叫這什麼……嗯,依稀記得那個是叫做什麼『御姊控』吧? 

 

「就說不喜歡了!你聽不懂嗎?!」欷曜拍了我的腦袋一下。

 

糟糕,開始出現行為暴力了,好在只是輕拍。

 

「你怎麼可以打人的頭!會變笨的!」即便不痛,我還是開口抗議,人就是有一種叫作『得寸進尺』的劣根性。

 

「你本來就笨到不能再笨了!」欷曜嗤笑,可惡,明明自己現在也沒好到哪裡去!竟然這樣嘲笑我!

 

「這是霸凌!霸凌----!」我覺得我的身心靈都嚴重受創了!我明明就不是笨蛋,只不過是想的比較沒那麼深刻而已,為什麼欷曜老把我當白痴?!

 

「閉嘴!」欷曜蹙眉,一副我很吵很煩很無理取鬧的樣子。

 

「你這是在剝奪我的人權!」我的言論自由呢!

 

「哎呀,原世的法律記得倒挺清楚的嘛?等等抽考你雋世的歷史。」欷曜哼笑。

 

「你不是人----!!」竟然這樣攻擊我的軟肋!!

 

我悲憤不已的看著欷曜,總覺得奧斯提真是太大驚小怪了,他應該來看看欷曜,葉秋和欷曜相比實在太善良了!

 

欷曜明明才是萬惡的深藪、邪惡凶殘的終極大魔王啊!

 

「我本來就不是人,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嗎?」欷曜打了個呵欠,「再不睡就敲昏你。」

 

「……」這我當然知道啊!!你會不知道我說的是什麼意思嗎?!這樣裝傻對嗎?!而且你最後一句根本是威脅吧!

 

我瞪了欷曜一眼,閉上眼睛,拉好被子,睡覺。

 

識時務者為俊傑,我才不是屈居於欷曜的淫威之下!

 

「白痴。」欷曜輕輕的說,聲音摻雜了微微的笑意。

 

……我發現欷曜真的很喜歡說人家白痴……

 

「祝你有個好夢。」欷曜輕輕的說道,嗓音感覺十分溫柔,我感覺欷曜那有點冰的手摸了摸我的頭,讓我有一種安心的感覺。

 

我想張開眼睛,看看欷曜現在的表情,但我的眼皮就好像有千斤重一樣,睜不開。

 

啊,忘了和欷曜說剛剛作的夢了,難得我還記得剛剛的夢境內容……

 

感官慢慢的被抽離,思考也開始緩慢了起來。

 

「睡吧……」欷曜的聲音彷彿具有魔力一般,使我進入了夢境。

 

又是那個奇怪的夢,只是那個夢境似乎與早先的那個不同,三個人,少了一個,而且是永遠的……

 

 

『塔莎……』昕寧蹙起了眉,輕輕的扶著塔莎莉婭的背。

 

『昕寧……萊斯他死了……』塔莎莉婭看著昕寧,卻又像是沒看見她一樣,眼神十分空洞。

 

『塔莎,振作一點,萊斯他不會希望妳這樣的。』

 

『妳怎麼會知道萊斯怎麼想?萊斯已經死了,已經不會再想了啊……』塔莎莉婭喃喃的說道。

 

『萊斯他是為了保護你才死的,妳不能再消沉下去了!否則萊斯他不就白死了嗎?』昕寧收起了哀傷的神色,表情十分嚴肅。

 

塔莎莉婭一震,那雙空洞的寶藍色雙眸流出了晶瑩的淚水。

 

『為什麼……為什麼萊斯要死?』塔莎莉婭的嘴唇顫抖著,臉上沒有半絲血色,淚水不停的自姣好的臉龐上滑落。

 

『塔莎……』昕寧垂下眼,燦金色的眼瞳中滿是哀傷無助。

 

萊斯是她的朋友,他的逝去她亦深感悲痛,但她再怎麼也不會像塔莎莉婭一樣,悲痛得彷彿天地欲毀。

 

因為對塔莎莉婭而言,萊斯並不僅是朋友,而是她摯愛的伴侶。

 

正因如此,她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塔莎莉婭,於是顯得有些手足無措。

 

年近永恆的精靈會因過於悲傷而逝去,她曾經聽聞過,而看見一夕間憔悴至此的塔莎莉婭,她不由得相信她的聽聞為真,她不希望一下失去兩個朋友,可她不知道該怎麼辦。

 

『都是我的錯,要是我再小心一點就好了,萊斯就不會死了,這一切都是我的錯……』塔莎莉婭緊捂著臉,完全陷入自責的漩渦中,難以自拔。

 

『夠了,這不全是妳的錯。』昕寧輕輕的抱住塔莎莉婭,難受的閉上雙眼,『如果當時我沒有離開……這種事就不會發生了……』

 

『這不是昕寧的錯!昕寧是為了準備“造子”才離開的,是因為我……』

 

『塔莎,夠了,別再自責了!』昕寧放開了抱住塔莎莉婭的手,將白皙的手覆在塔莎莉婭的小腹上,昕寧的眼神柔和了下來,塔莎莉婭愣了愣,眼淚滑過臉龐,『塔莎,妳已經有了萊斯的孩子了,妳要愛惜自己的身體,這不光是為了妳自己,也是為了萊斯……』

 

『昕寧……』塔莎莉婭抱住昕寧,哽咽著,『妳不要離開我,我就、我就只剩下妳了,昕寧……』

 

『笨蛋,我怎麼可能離開妳?妳這傢伙根本讓人放心不下。』

 

塔莎莉婭露出了微笑,夾雜著安慰,以及難以掩去的濃濃悲傷。

 

『昕寧,妳可以活得比我久吧?』

 

『嗯,只要內臟不被挖出來、頭不被砍掉,基本上我是不會死的。』昕寧微微笑,輕輕的拍了拍塔莎莉婭的背,『如何?有沒有寬心一點了?』 

 

『唔,昕寧不能比我先死喔!不然我會受不了的,知道嗎?』塔莎莉婭認真的看著昕寧,放開了抱著昕寧的手,退了一步。

 

『知道了。』昕寧無奈的笑了笑。

 

『我啊……這輩子大概,不,一定忘不掉萊斯……昕寧,我愛他,比愛自己還愛,如果我不是精靈族的女王,我多麼希望可以和萊斯一起,逃到所有人都找不到的地方,長相廝守,直到彼此的生命邁向盡頭……』塔莎莉婭將纖細的雙手交疊至胸前,像是捧著自己的心一般,長長的睫毛微微垂下,半掩著那雙寶藍色的雙眸,『沒有他,我實在不願意獨活,但我還有他的孩子,我說什麼,都應該好好的活下去,而不是跟隨他的腳步而去,我有養育我與他的孩子長大成人的責任和義務。』塔莎莉婭望著昕寧,眼神不再迷惘,取而代之的,是堅定不移的決心。

 

『看來塔莎會成為一個好母親呢。』昕寧露出了欣慰的表情。

 

『雖然我仍忘不了萊斯,但我一定會振作起來的……』塔莎莉婭輕輕的說,像是在說給昕寧聽,又像是在說給自己聽。

 

『對了,昕寧,妳打算什麼時候“造子”?』

 

『最快還需要兩年,這樣的話就和妳的孩子差兩歲了呢……』昕寧微微笑,輕輕的摸了摸塔莎莉婭的小腹。

 

『這樣的話,昕寧的孩子就要叫我和萊斯的孩子哥哥或姐姐了呢。』

 

『是啊,但願妳的孩子是遺傳到萊斯……』

 

『妳這是什麼意思?!太過分了!』

 

『字面上的意思。』昕寧微微笑。

 

『……昕寧。』塔莎莉婭頓了一下,認真的看著昕寧。

 

『嗯?』

 

『我、我和萊斯的孩子,還有昕寧和昕寧的孩子要一起住在這裡,直到生命的盡頭。』塔莎莉婭認真的說道。

 

『嗯,直到生命的盡頭。』昕寧露出了笑容。

創作者介紹

鮪魚的棲息地

言亦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