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那。」我將背上的束口袋放下,坐到沙發上。


「……哥哥。」亞那望向我,露出了無辜的表情,「你和曦要去原世幾天?」

 

「看心情。」學院祭前沒有課程,也不能接任務,無聊得很。

 

「早去早回啦!只有我一個人我會覺得無聊的。」亞那抿嘴,「難道哥哥捨得讓自己可愛的弟弟獨守空閨嗎?」

 

「誰可愛了?」我挑了挑眉,「我不在,沒有人管你,你可以打你的電動,想打多久打多久,你難道不該高興嗎?」

 

只是一個男人用什麼“獨守空閨”……這語文能力實在有待加強。

 

「唉--哥哥都不會安慰一下我受傷的心靈。」亞那垂下眼,輕聲嘆息,「會安慰我的就只有母親而已。」

 

「亞那?」我蹙起眉,感覺亞那的情緒有些不太對。

 

「沒事。」亞那垂下眼,頓了一下,幽幽的嘆了口氣,「只是覺得我好可憐,家人只剩哥哥一個,哥哥對我還那麼冷淡。」

 

「……」怎麼辦?好想揍人。

 

「啊!哥哥你幹嘛打我!」亞那抱著頭,眼神越發委屈。

 

……看到那張和我一樣的臉,露出這麼蠢的表情,實在很讓人感到煩躁。

 

「欷曜!我準備、準備好了!」一陣巨響打斷了我的思考,我望向玄關,看見曌正氣喘吁吁的靠著一旁的牆面,門倒是有好好的關上。

 

體能也太差了吧……看來有必要好好的訓練一番了。

 

「……欷曜,為什麼我覺得你的表情就像是遊戲裡的大魔王一樣恐怖?」

 

「你再說一次。」

 

「……你一定知道我剛剛說了什麼,幹嘛還要我再說一次……」

 

「曌,你很懷念腦袋被抽的感覺嗎?」

 

「對不起,小的說錯話了,大人不計小人過,欷曜大人,請您饒了我吧!」曌立刻跪坐,雙手合十,一副討饒的模樣。

 

「要是不好好教訓你一頓,符合一下你給我的大魔王稱號,豈不是太對不起你了?」從沙發上起身,我走向玄關邊的曌。

 

「……你明明就聽得很清楚。」曌的面孔微微的扭曲了起來,不知道是因為跑得太喘,還是因為我說的話。(又或者兩者皆有。)

 

「我要是連這麼近距離的聲音都聽不清楚,我還能是紫鱗嗎?」我鄙夷的看了曌一眼,伸手將他拉起來。

 

「……欷曜。」曌有些僵硬的看著我。

 

「幹嘛?」

 

「你不是要揍我嗎?」曌猶豫的看著我,那樣子看起來呆呆的,讓人看了就忍不住會想要作弄他一下。

 

「你這是在主動討打嗎?」我勾起唇,伸出另一隻手捏住曌的臉,然後往外拉。

 

「拗痛!……棒藪啦!」曌一臉哀怨的拍掉我的手,然後揉了揉被我捏紅的臉頰。

 

「有那麼痛嗎?」我挑了挑眉。

 

會不會有點反應過度了啊?才一點點紅而已。

 

「就跟被老虎鉗夾過臉一樣痛!」

 

「意思是……你被老虎鉗夾過?為什麼?」

 

「……」曌一副往事不願重提的別開了臉,然後他的目光一頓。

 

順著他的視線看去,映入眼簾的,是亞那。

 

「啊,亞那,剛剛……」曌開口,又停了下來,看起來像是不知道要說些什麼。

 

「曦要去原世幾天?」亞那露出了泫然欲泣的表情,讓我不由得想起以前,他被闇血族接去做少主的那個時候,他也是這樣看著我的。

 

「欸……不知道,我還沒想過呢,不過不會超過一個禮拜吧?」曌呆了一下,蹙起了眉。

 

「咦?還會過夜嗎?」亞那晃了過來,趴到曌的身上。

 

「亞那,起來,你是沒骨頭嗎?」我蹙起了眉,如果不是正扶著曌,曌大概已經趴在地上了,「很重。」

 

「我有骨頭啊,可是我喜歡曦嘛~跟族人不一樣,很溫暖,而且軟軟香香的,抱起來很舒服。」亞那閉上眼,輕輕的把臉靠在曌的肩上。

 

「……靠那麼近,不會想咬曌嗎?」我挑了挑眉。

 

「會啊。」

 

我感覺到曌明顯的僵了一下。

 

「但是我要是真的咬了,曦就不會再靠近我了吧。」亞那睜開了眼。

 

雖然是疑問句,不過用的卻是肯定語氣。

 

「所以我不會咬曦,畢竟朋友是不能拿來當食物的。」亞那放開了曌,逕自的走進了裡面的房間。

 

……今天的亞那有點奇怪。

 

「……欷曜。」曌望向我,滿臉擔憂。

 

「怎麼了?」

 

「亞那是不是得了冬季憂鬱症?」

 

「……」

 

「怎麼辦啊?要怎麼治療……」曌那一臉苦惱的思考模樣,讓我有一種很想扁他的感覺。

 

到底為什麼有人可以這樣一本正經的說出這麼白痴的話?

 

「走了。」

 

「唔!你為什麼又打我啊!」

 

不理會曌的抗議,我啟動了移送法陣。

 

 

背景從我的寢室,轉移到一座森林。

 

這座森林離曌的家很近,這是我第二次來到這座森林。

 

第一次是為了妖靈族的一個任務,因為那個任務,我遇見了在這座森林裡頭閒晃的曌,那時候我忍不住愣了一下。

 

因為我當時在附近設下了結界,結界的效果是扭曲周遭的空間,隔絕外來者,使之無法看見結界內真正的景象、聽見裡頭的聲音,讓人下意識的避過結界的範圍。

 

但曌卻進到了結界裡,發現了我。

 

「欷曜。」聽到曌的聲音,我將視線移向曌。

 

「這不是我家附近的森林嗎?為什麼不直接轉移到我家,要轉移到這裡?」曌四處張望了一下,然後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你家的四周設有保護的結界,未經結界主人的許可,無法直接轉移進去,所以才把地標設在這座森林。」我挑了挑眉,輕輕的敲了下曌的額頭,「你自住校之後就沒再回家過了嗎?怎麼連自己家有結界都不知道?」

 

「因為我都和欷曜你在一起嘛!」曌蹙起了眉,揉了揉額頭,「雖然我是沒回家,可是我還是有每天打電話回家的!」

 

因為曌的話,我忍不住蹙起了眉。

 

怎麼說的好像不回家都是因為我的緣故……

 

「走吧。」

 

「走去哪?」曌一臉呆滯的看著我。

 

「……」

 

我深吸了一口氣,但還是忍不住一掌往曌的後腦勺打下去。

 

「好痛!」曌含淚捂著後腦勺,深褐色的眼瞳滿是無聲的控訴。

 

「除了你家,還能去哪?」

 

「嗯~我們可以在森林裡晃晃啊!這座森林很漂亮喔!尤其是森林深處的那座湖!」曌的眼睛看起來閃閃發亮的,一臉期待的看著我,「欷曜你想不想去看看?你這段時間都沒什麼出過你的寢室,也該出外走走,呼吸一下新鮮空氣了!」

 

「……你想被沉進那座湖裡嗎?」我瞇起眼,冷冷的看著曌。

 

「不想!」曌用力的搖了搖頭。

 

「那就走吧。」

 

「等等啦!既然都來了,就去先去看看那座湖嘛!又不會耽擱多少時間!」曌拉住我的手,異常的堅持,「那座湖真的很漂亮!而且……」

 

「而且?」我甩開曌的手,環起手,挑了挑眉。

 

「而且那座湖是我和你第一次見面的地方欸……」曌嘟了嘟嘴,聲音小了下來。

 

「啊?」我愣了一下,這跟去不去有什麼關係?

 

「你忘記了嗎?!你明明就在那裡打爆過一隻赤火猿!」曌皺起了臉,看起來像是不太高興。

 

「我記得,妖靈族的任務,為了那個任務,我到過這座森林。」我淡淡的說道,「我當初真不該接下那個任務……」

 

「……你就這麼不想認識我嗎?」曌一臉鬱悶的看著我。

 

「接到那個任務是我目前為止認為最倒楣的一件事。」因為在那之後,麻煩可說是接踵而來。

 

「……對不起厚!遇見我讓你覺得很委屈是吧!」曌瞪了我一眼。

 

「老實說,遇見你,讓我很困擾。」我垂下眼,不去看他明顯帶著受傷的眼睛。

 

胸口不知為何感到一陣悶痛,讓人覺得好像要窒息一般。

 

我常常在想,如果當初沒遇見曌,那該有多好?

 

如果沒遇見曌,我就可以像以前一樣,不去在乎他人的目光,不受任何情緒的影響,客觀的看待所有的一切。

 

然後在那個時刻來臨時,便不會有一絲的眷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言亦臣 的頭像
言亦臣

鮪魚的棲息地

言亦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