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單手支著頰,翻閱著擺在桌面上的原文書,背景是採光極好的教室,和煦的晨光柔柔的灑在他的身上,那畫面帶給人一種靜謐、神聖的感覺,讓人不禁覺得畫面中的少年看起來高不可攀。


少年留著一頭俐落的褐色短髮,雖然因為眼鏡的遮掩而顯得模糊、看不清實際的眸色,但仍難掩那是一雙美麗雙眼的事實。


少年闔上手中的原文書,閉上雙眼,揚起頭,讓長時間固定同一個狀態的脖子放鬆,他長長的舒了口氣,再度睜開雙眼,眼中卻滿是陰鬱。


「雲祈君這個混帳……」少年咬牙切齒的吐出了心中的怨氣,俊秀的臉陰沉得彷彿暴雨前烏雲密佈的天空。


少年----雲靜熙將手從書面上移開,伸入口袋,從口袋中拿出了一隻白色背蓋的智慧型手機,(那是和祈君一樣的手機型號,不過為了區分,用了不同顏色的背蓋。)煩悶的看著裡頭的通話記錄。


「明明要他每天打電話回來……」靜熙沉著臉,看著和祈君的最後通話時間。


三天前……祈君已經三天沒給他打電話了,依照規定,失聯滿72小時,他已經可以到警察局給祈君報失蹤人口了。


開了震動的手機震動了起來,畫面跳轉成了來電顯示的頁面。


看著來電者的名稱,靜熙有種青筋在額上突突跳的錯覺。


「你還知道要打電話回來嗎?」靜熙接起了手機,冷笑。


『嗯啊 ----你還在生氣嗎?靜熙。』電話那頭的聲音很明顯的抖了一下乾笑了幾聲,『我是真的來不及回去……』


「……我才沒有在意那個!我在意的是你已經有三天沒有打給我了!連打回家裡也沒有!」靜熙瞇了瞇眼,低聲且咬牙切齒,「我才沒有記恨你沒回家過端午!」


『……』電話的那頭噤聲了。


還說沒有記恨!這根本就是赤裸裸的記恨!


『我真不是故意的,實在是因為來不及。』電話那頭沉默了半晌,『不要生氣了,好嗎?靜熙。』

 

「……」靜熙抿了抿唇,雖然對方語氣溫柔,但他清楚的聽見了來電者的嘆息,「你現在是覺得我在無理取鬧嗎?」

 

『我絕無此意!』祈君快速的否定讓靜熙覺得稍微舒服了點,但他還是緊繃著一張臉,繼續聽著祈君略帶慌亂的解釋,『我也想和你們一起過端午啊!』

 

「那為什麼不提早回來?」靜熙挑了挑眉,「你若提早回來,便不會有來不及的問題了。」

 

『因為那時我的工作還沒解決。』祈君輕嘆,帶著淡淡的無奈,『當初接下的時候,也實在沒想到會花那麼多的時間。』

 

「……工作?」靜熙一愣,不由得露出了古怪的表情,「你嗎?」

 

『……為什麼我感覺你的語氣很奇怪?』祈君的聲音明顯的染上了困惑,『我要養你們三個,自然是需要工作的,以前賺的那些錢可無法供我們一家用上一輩子。』

 

「……我還以為……你就是個小白臉。」靜熙毫不保留的將自己一直以來,對祈君這個人的想法說了出來,完全不覺得自己的這個想法有多麼的失禮。

 

『靜熙!你怎麼可以說父親我是小白臉呢!我們所花用的錢全我靠工作掙來的,並非他人平白給予的。』祈君喊了他的名字,聲音十足的哀怨,『為什麼你會這麼想?』

 

此刻的祈君覺得自己簡直比竇娥還冤,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做了什麼,才會讓他的大兒子有如此深刻的誤解。

 

「……因為我沒看過你工作,而還在漂泊的時候,總會有人送東西或主動向我們免費出借住所……我看那些人都是認識你的,但感覺上你們的關係並不像是朋友,不是朋友卻這般殷勤……我會這樣想,應該也是無可厚非的吧?」靜熙皺起眉頭,手指輕巧桌面,「再加上你長得一副弱不禁風又惹人憐愛的樣子,很能激發男人的保護欲與女人的母性本能……所以我一直沒懷疑過『你是小白臉』這個想法。」

 

『那是因為之前賺的錢還夠用,那些人也是因工作認識的,多是工作的委託人,因為我委託處理得當,所以他們對我心懷感激,自然對我友善。』祈君語帶埋怨,顯然對他莫名的看法很是委屈,『倒是弱不禁風、惹人憐愛什麼的是什麼意思?靜熙。』

 

靜熙不由得輕笑,彷彿可以想見祈君此刻正苦著一張臉,想要生氣,卻又生不起氣的模樣。

 

……他是不是因為起得太早,腦袋還有些不清楚?不然為什麼他會覺得那樣的祈君很可愛?

 

「簡單來說,你那副皮相,確實也很適合當個吃軟飯的小白臉。」靜熙靜熙用指尖輕敲桌面,回話的語氣平淡如水。

 

而且還是可以男女通殺的那種小白臉----靜熙在心裡補充。

 

「如果你離家只是為了工作賺錢,那我可以告訴你,你大可不必如此。」靜熙停下了敲擊的動作,手緊緊的握了起來,即使知道對方看不見,還是肅起了面孔,「如果你單純只是為了掙錢養家才離家,那你回家吧。」

 

『欸?』電話那頭的祈君發出了一個明顯愣住了的單音。

 

「戶頭裡的錢我算過了,只要節約開銷,不隨意花費,足以支付我們一家花用,也足夠讓弟妹都讀到大學畢業。」靜熙一一數算著家庭開銷計畫,讓身為一家之主的祈君聽得一愣一愣的,「我現在也有在打工,學校也有助學金,所以你其實不用離開家,到外面去工作。」

 

『靜熙,我……』祈君的話音染上了些許沙啞,帶著溫柔與痛楚。

 

「你回來吧,祈君。」靜熙垂下眼,聲音有些壓抑,但卻能讓聞者感覺到其中洶湧的情感,「我養你,你只要待在家裡,讓我們在家的時候都能看到你,就足夠了。」

 

『靜熙……』另一頭的祈君沉默了半晌,聲音變得有些古怪,『你的意思是……要我當被你包養的小白臉?』

 

「……」靜熙黑了臉,等他回神,才發現桌上的那本原文書被他抓得皺巴巴的,像鹹菜一樣。

 

他深呼吸,一邊試圖平穩自己的情緒,一邊撫平書的皺摺。

 

「雲祈君!你的腦袋到底都裝了些什麼!」靜熙低吼,顯然調適得很失敗,「孩子養父母叫作奉養!和包養小白臉根本是兩回事!你認真一點好不好!我沒在跟你開玩笑!」

 

『啊啊!對不起啦!靜熙!不要生氣----你這樣吼,我的耳朵好痛……』祈君立刻求饒,語調可憐兮兮的,讓靜熙莫名的聯想到被人欺壓的小媳婦,『靜熙,我離家,並不僅僅是為了工作,我在找某個東西,工作是為了找那樣東西。』

 

『我會回家,可是在找到我要找的東西之前,我不能留下。』

 

「……你在找什麼?」靜熙蹙起了眉,因為祈君難得沉重的語氣而感到莫名的心慌,「會有危險嗎?」

 

『我也不清楚……正確來說,應該是找尋某個契機吧?』祈君溫潤如水的嗓音帶了點猶豫,似是在斟酌用詞,又似是在隱瞞著什麼。

 

「……你該不會是想替我們找一個『母親』吧?」靜熙挑了挑眉,停下了撫平書頁的動作,將書放至一旁,「不然為何不說清楚?」

 

『啊?』祈君嗆了一下,回話變得有些結巴,『才、才不是!我才沒有這個打算!這種事、這種事……唔唔!』

 

「喔?」靜熙挑著眉,聽著祈君顫顫的解釋,腦中自動的浮現起了對方滿臉通紅的模樣,心中一股煩躁油然而生,「你不打算為我們找個母親回來嗎?」

 

『我……才沒、不要開玩笑了!』祈君急了,話開始變得語無倫次了起來。

 

「……祈君?」靜熙一愣,不明白為什麼祈君的聲音聽起來好像快哭了。

 

『我沒有辦法……』祈君深吸了幾口氣,試著讓自己的聲音不要太抖,但微岔的話音還是洩漏了他此刻不穩的心緒,『我可以有女兒、有女性的友人,但妻子什麼的……我沒辦法。』

 

「……可以接觸女性,認女兒、和女性做朋友,卻無法接受娶妻?」靜熙沉吟了半晌,提出了疑問,「雲祈君,你是有婚姻恐懼症,還是對傳宗接代的那檔事有心理陰影?……不會是後者吧?」

 

他想起了那時看見的戶口名簿,祈君的配偶那欄,是空的。

 

『啊啊!小孩子不要亂說話!』反應激烈,顯然是被戳中了痛楚。

 

「噗……」靜熙摀住嘴,忍住笑意,畢竟這方面有問題實在很傷男性的尊嚴。

 

『啊!你笑了對不對!靜熙!』祈君大叫,猛然炸開的聲音讓靜熙的耳朵隱隱生疼。

 

「你聽錯了吧?」耳朵真靈,他明明馬上就止住了。

 

此刻的祈君,臉肯定紅得像是要滴血了吧?只可惜他看不見。

 

靜熙有些可惜的想著,他很想看看祈君現在的模樣,畢竟祈君平常總是那般的無賴,臉皮厚得像堵牆,很少像現在這樣,呈現一種氣惱的狀態。

 

『……是嗎?』電話的那頭傳來了祈君狐疑的聲音。

 

「是。」靜熙輕笑,「那就先聊到這,今天晚上有空就打電話回來,弟妹也都很想你……我要掛了,同學也差不多要到了。」

 

『嗯……對了,靜熙你現在有女朋友了嗎?』

 

「啊?」靜熙的臉一抽,本想掛斷電話,卻差點失手把手機摔到地板上。

 

『有嗎?交了幾個?是以婚嫁為前提的交往?要生幾個小孩決定好了?』祈君的問題開始如機關槍掃射般的提出,讓靜熙陷入僵直狀態,只能被動的接收這些宛如街頭巷尾婆婆媽媽才會問出的話語。

 

「閉嘴!」靜熙皺起眉,頭痛的截斷了祈君的話語,「才沒有那種東西!而且那種東西一次也只能有一個!後面的問題就更不用回答了!」儘管稱“女朋友”為“那種東西”實在是一件相當失禮的事,但他實在受不了祈君那如菜市場大媽一般的口氣,「還有,你到底是有多喜歡小孩啊!」

 

雖然早在祈君收他為子的時候,他就知道祈君很喜歡孩子,但經過這幾年的相處,他發現祈君喜歡孩子的程度,正在不斷的刷新著他所認知的上限。

 

『非常喜歡吶。』電話那頭傳來的嗓音溫柔如水,繾綣不已,令他有一瞬的失神,『不過對靜熙你們的話,就不僅僅只是喜歡,而是愛了。』

 

「……為什麼你老是能這麼容易的把這種讓人害臊的話說出口啊?」而且還說得無比自然。

 

『愛就是要表達出來嘛!這有什麼好害臊的?不過是實話而已啊,靜熙你真可愛~』祈君語帶笑意,調笑意味十足,『靜熙你這麼悶騷,難怪交不到女朋友。』

 

「什……」靜熙一嗆,雙眼瞪得大大的,完全想不通話題怎麼會又跳回了『女朋友』上。

 

『唉----靜熙你已經16歲了,怎麼還沒有一個女朋友呢?明明以前小時候那麼的受歡迎,為什麼現在長大了,長得更帥了,卻反而交不到女朋友呢?這是正常現象嗎?』祈君輕嘆,話音中滿是苦難與心憂,『父親我很擔心啊,以後幫兒子找媳婦該不會要透過婚姻介紹所……』

 

「去死!」靜熙沉下臉,再聽不下去,毫不猶豫的掛了祈君的電話。

 

「第一名……咦咦咦!陛下!您今天怎麼這麼早!?」教室的門被用力推開,撞在門框上發出碰的一聲巨響,甜美而富朝氣的女聲響起,人未到聲先到,然後一個長相清秀的高中女生出現在教室門口,少女有著一頭蓬鬆的栗色長髮,用了條黑色髮圈高高綁起,髮尾的地方還有些捲曲,身上的服裝是標準的白襯衫加黑色百褶裙,搭上一雙皮鞋,渾身洋溢著青春的氣息,「咦?陛下,您心情不好喔?」

 

「……何佳凰。」靜熙緩緩的抬起頭,望向她。

 

「是!」何佳凰立正站好,行了個舉手禮。

 

「和我交往。」靜熙淡淡的說道。

 

「是!……咦咦咦咦!陛下!您怎麼了!?太上皇又做了什麼!?」何佳凰圓睜著她那雙深褐色的雙眸,驚訝的忘了繼續行禮。

 

不得不說,她跟在靜熙身邊很久了,相當明白這位的地雷,竟是一語中的。

 

「要不要?」靜熙挑了挑眉,不想回答她的問題。

 

「當然要!」何佳凰大叫。

 

開玩笑!就算她會被陛下的後援會拖出去阿魯吧,她也不會退縮的!

創作者介紹

鮪魚的棲息地

言亦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時間的河
  • 寫的真好ㄚ...
  • 謝謝誇獎~( ´∀`)

    言亦臣 於 2016/10/16 00:08 回覆

  • wenshu
  • 祝您假期愉快
  • 也祝您假期愉快~( ̄∇ ̄)

    言亦臣 於 2016/10/17 09:27 回覆

  • 映月(休格)
  • 謝謝來訪,祝 善願心想事成!
  • 也祝你心想事成,平安喜樂。

    言亦臣 於 2016/11/17 09:0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