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門的聲音從門口響起,我眨了眨眼,嗯,好像是從門口傳來的......

 

我從椅子上起來,走到門口,打開門。

 

「小曦曦!」

 

希加娜飛撲了過來,我愣了一下,迅速關上門,然後聽見門板傳來了沉重的撞擊聲。

 

......我好像聽見了門板的哀鳴......這樣破壞學校宿舍對嗎?!而且那種力道撞在身上絕對會死吧!

 

「......」

 

我打開了門,看見希加娜正一臉哀怨的看著我。

 

「小曦曦太過分了!竟然把門關上!把淑女排拒在門外事件十分失禮的事喔!」

 

希加娜語帶責備的說道,樣子像是在教人如何對待女孩子才對。

 

不!如果我不關門,死的人絕對是我,雖然我有獸人的血統,但內臟破裂一樣是會死的!

 

......再說,我實在不覺得希加娜這種見人就撲的行為到底有哪一點像淑女了......

 

「希加娜,淑女不會看見人就飛撲上去吧?」

 

「我才沒有飛撲!這叫熱情!小曦曦真不懂少女心。」

 

希加娜嘟了嘟嘴,滿臉氣憤。

 

這種少女心我的確不懂。

 

「......現在很晚了,妳怎麼會來找我?」

 

「啊!對!」

 

希加娜眨了眨眼她那雙翡翠般的綠色眼眸,然後從身側的包包中抽出一張符......我現在才發現她穿的不是制服而是便服。

 

「小曦曦怎麼還穿著制服啊!真是的!我進去了喔!」

 

「喔。」

 

我退了開來,讓出空間讓希加娜進來。

 

希加娜進來後,她關上了門,拉住我的手,往我的床鋪走,接著她將她拿出的那張符扔在我的床上......我看見了兩個行李箱大小的手提包出現在我的床鋪上。

 

「......這是甚麼?」

 

我總覺得有種不安的感覺......

 

「小曦曦喜歡紅色還是藍色?」

 

希加娜沒有直接回答我的問題。

 

「?藍色......」

 

我眨了眨眼,問這個幹嘛?

 

「藍色是嗎......」

 

希加娜瞇了瞇眼,然後拉開其中一個手提包的拉鍊。

 

「?」

 

門口又傳來了敲門聲。

 

又是誰啊?我怎麼都不知道我的房間這麼受歡迎?

 

我走到門口,拉開門,然後看見亞納......

 

「曦~」

 

抱了過來。

 

亞納的動作比希加娜快多了,根本還來不及關門就已經被抱住了,但好在他的力道比希加娜控制得好多了。

 

可是還是會痛的好嗎?!

 

「小......巹學長!」

 

希加娜從裡面走了出來,手上還拿著一頂橘紅色的長假髮,瞪大眼睛的看著亞納。

 

仔細一看,亞納現在的瞳色是如夜般深沉的墨色。

 

「妳......是曦的同學?怎麼會在這裡?」

 

亞納瞇了瞇眼,露出了和欷曜頗像的表情。

 

「我是來幫小曦曦試裝的......」

 

「試裝?」

 

亞納疑惑的蹙起眉,放開抱住我的手。

 

「小曦曦要演輝夜姬要穿的戲服。」

 

希加娜說道。

 

「......」

 

「那就試啊。」

 

「那......」

 

「無視我就好了。」

 

亞納故意學欷曜一樣,用平平音調說道。

 

「......」

 

你這麼大隻是要叫人怎麼無視啊,我們又不是瞎子!

 

 

生平第一次有一種被人任人擺佈,卻又不能反抗的感覺,這種感覺真是糟糕透了。

 

「小曦曦,手抬高一點啦!不然帶子很難綁的!」

 

希加娜有些責怪的看著我,但這依然不掩她那興高采烈的情緒。

 

......妳是在高興些甚麼啊?!

 

我有一種被希加那當作是大型芭比娃娃伺候的錯覺......(還是說這並不是我的錯覺?)

 

「......希加娜,我的手很痠......」

 

我說真的,並不是我手舉沒多久久容易痠,我沒那麼嬌弱,重點是我身上的戲服!已經是第二件單衣了,袖子不僅長,袖口還寬大得彷彿可以撈魚一般,重爆了!而且還有第三件!這樣加一加到底有幾公斤啊?!古代的日本女性穿這麼多都不會被衣服壓死嗎?!每天都穿得這麼厚重,該不會衣服下都是驚人的肌肉吧?!

 

想到這,我不由得感到一股惡寒。

 

「欸?可是我沒有手可以扶你了啊......」

 

希加娜頗為苦惱的抿了抿唇。

 

「我來吧。」

 

始終坐在一旁看戲的亞納站了起來,走到我面前,托起我的雙手。

 

「謝謝。」

 

希加娜露出帶了點靦腆的甜美笑容,趕緊替我綁帶子。

 

「曦的手滿細的呢......沒在吃飯?」

 

亞納眨了眨眼,用著只有我才能聽見的音量好奇的問。

 

「我有吃。」

 

只是不知道為甚麼長不壯而已。

 

「......曦很香呢......」

 

亞納露出了笑容,說實話,那個笑容相當迷人,但就是那台詞感覺怪怪的......

 

是說,如果欷曜也能常常笑就好了,明明笑起來很好看,卻老是板著一張臉......

 

「喔,希加娜剛剛弄的。」

 

也不知道希加娜弄了些甚麼,不過味道並不刺鼻,而且還挺好聞的。

 

「我並不是這個意思......」

 

亞納臉上的笑意又更濃了些,我似乎看見他那雙現在弄成了墨色的眸,有著些許的銀光在裡頭流轉。

 

「那是甚麼......」

 

「綁好了!」

 

希加娜發出歡呼,打斷了我想說的話,然後跑到床鋪那拿起最後、也是最外面,同時又是最重(我好想哭,真的。)的一件。

 

我真不知道我是感動得想哭還是悲哀得想哭。

 

「......」

 

亞納放下托住我的手,然後坐到旁邊的椅子上。

 

等希加娜把我身上的服裝打理完之後,希加娜退後了一步,打量了我一下,接著點了點頭。

 

......點甚麼頭啊?!

 

「最後再加上這頂假髮就大功告成了!」

 

希加娜露出了滿意的微笑,將一頂橘紅色的假髮戴到我頭上,然後稍微調整了一下,用幾個小夾子固定好,並幫假髮綁了個簡單的髮髻。

 

「嗯!完美!」

 

希加娜拍了拍手上根本就不存在的灰塵,彷彿自己做了件偉大的工程。

 

一點都不偉大好嗎?!

 

「小曦曦想不想看自己現在的樣子?」

 

希加娜興奮的問道,雙眼微微發光。

 

「......不想。」

 

我一點也不想知道我現在是甚麼樣子,真的。

 

「咦?!我的技術很好的,保證很漂亮!」

 

希加娜抿了抿唇,彷彿因為技術受到質疑而感到不服氣。

 

「不,我真的一點也不想。」

 

不想做惡夢啊,真的!

 

亞納靠了過來,一臉驚訝的看著我。

 

「曦,沒想到你挺適合穿女裝的呢......」

 

亞納輕輕的用指頭順了順我的假髮。

 

「這根本就不是稱讚好嗎?」

 

我死氣沉沉的說道。

 

「真的,曦穿起女裝來就像一個清純的美少女吶。」

 

亞納眨了眨眼,露出了笑容。

 

「對吧對吧~我的技術超好的對吧?」

 

希加娜彷彿遇到知音一般,興奮得難以自己。

 

可不可以不要這麼興奮啊!?

 

「學妹,曦借我一下,用完了就還妳。」

 

亞納露出了足以迷倒一卡車少女的笑容對希加娜說道,然後抓住我的手往門口快步走去。

 

「等......」

 

果然,我踩到衣服的下擺了啊啊啊啊啊!!

 

我符合牛頓運動學的定律,往地上摔,我本能的閉上雙眼,然而,沒有預期的疼痛,反而是溫暖且柔軟的臂膀擁了上來。

 

我抬起頭,映入眼簾的,是亞納帶了點擔心的臉。

 

「沒事吧?曦,你有沒有受傷?我不該走那麼快的......」

 

「沒事,只是這件衣服太長、太重了,沒辦法走那麼快。」

 

我蹙了蹙眉,拉了拉衣服的下襬......連提都很難提。

 

「喔,那我抱你過去。」

 

「......嗄?」

 

我有沒有聽錯啊?!抱我?!去哪啊?!

 

「嘿咻!」

 

亞納把我抱了起來,表情輕鬆得好像我一點重量也沒有。

 

敢情你平常都怎麼練臂力的?!

 

「哇啊!公主抱!你們現在好像公主和王子喔!」

 

希加娜現在的表情充滿了對童話故事的憧憬。

 

我該不會是公主吧?!

 

「我本來就是闇血族的皇子啊。」

 

亞納眨了眨眼,在我耳邊輕輕的說。

 

「嗯,我現在好想咬你一口喔。」

 

亞納笑意濃厚的說道。

 

......甚麼意思?

 

「學妹,我人借走了喔。」

 

亞納對希加娜說道,然後他的腳下亮起了一個傳送陣。

 

「要早去早回喲。」

 

希加娜揮了揮手。

 

「......亞納,我們要去哪啊!」

 

我瞪著亞納,手扯著他的領口。

 

我想把這件戲服換下來,現在就想換!為甚麼我非得穿成這樣,然後跟亞納到一個我根本就不知道是要去哪的地方啊?!

 

亞納微微笑,四周的景物改變,從我的房間便成了一扇門外。

 

......等等,這好像是欷曜他房間的門欸......

 

「哥哥!」

 

亞納一腳踹開門,我嚇了一跳,自然的抱住亞納的脖子。

 

要踹開門麻煩請先說一聲好嗎?!讓人有個心理準備也好啊混帳!

 

「亞納提恩,誰叫你踹我的門的?」

 

欷曜的聲音從裡頭的寢室傳來。

 

「哥哥,給你看個有趣的東西喔!」

 

亞納把我放下來,拉著我的手往欷曜的寢室走。

 

我是有趣的東西嗎?!!

 

「亞納,你……」

 

一個有著一頭金色直長髮的『少女』正翹著二郎腿,霸氣十足的環著手,『少女』有著一張姣好、白皙的臉孔,一藍一銀的美麗眼眸,身上希臘風格的華服和掛飾使『她』顯得十分高貴。

 

......但那毫無疑問的是欷曜的聲音。

 

「……欷曜?」

 

不會吧?是我猜錯了吧?

 

「……曌?」

 

......真的是欷曜。這個世界真是太可怕了。

 

「咦?哥哥也在試裝啊?」

 

亞納偏了偏頭。

 

「亞納提恩……」

 

「嗯?」

 

「你去死吧!」

 

「咦?!」

 

亞納瞪大了雙眼,還來不及反應,一張椅子便朝他砸了過去。

 

正中紅心!

 

第一回合:亞納敗北。

 

「……亞納。」

 

我會你哀悼3秒的。

 

1、2、3,好,結束。

 

「亞納怎麼辦?」

 

我指了指趴倒在地上的亞納。

 

「不用理他,過幾分鐘就好了。」

 

欷曜揮了揮手,一臉就算他死了也不關他的事的模樣。

 

「……欷曜?」

 

「嗯?」

 

「你當初是不是生錯性別了?」

 

我偏了偏頭,說真的,欷曜扮女裝真的很漂亮,學院裡的人都長得很美型,但我覺得欷曜如果用這種樣子在學院裡走動,一定會有不少人前撲後繼的上前搭訕,然後再被欷曜揍得半死不活。

 

「……曌。」

 

欷曜沉下臉,走了過來。

 

死了,逃不了了,等等被打趴了絕對站不起來!(衣服太重了啦!)

 

「這句話我完整的還給你。」

 

欷曜露出了微笑,捏著我的臉頰往外扯,而且那個力道媲美老虎鉗。(……不要問我是怎麼知道的,那是個慘痛的回憶。)

 

「很痛欸!」

 

「還是你想被打後腦杓?」

 

欷曜挑了挑眉。

 

「不要,我被打倒了就爬不起來了。」

 

「……曌,你這身有幾公斤重啊?」

 

「不知道。」

 

「……我忽然覺得你比我更倒楣。」

 

欷曜露出了笑容,看起來很美,但看起來就一副很爽加幸災樂禍的樣子。

 

「欷曜,你的反應真是讓我好受傷,好朋友不是都應該在對方難過的時候……」

 

「落井下石。」

 

「不是啦!是給予安慰才對啦!」

 

真是夠了!這對兄弟是怎樣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言亦臣 的頭像
言亦臣

鮪魚的棲息地

言亦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