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值下課,教室裡的學生或是三三兩兩的聚在一塊聊天打鬧,或是相約到合作社覓食、到球場打球。


「陛下陛下!」少女甜美有朝氣的嗓音在吵雜的教室裡響起。

 

靜熙默默的將視線從手中的書本移至來人身上,眉頭輕挑,等待下文。

 

何佳凰一身整齊的高中制服,髮尾微捲的褐色長髮高高綁起,隨著她的步伐,蓬鬆的馬尾在腦後一甩一甩的,讓人看了就想揪住。

 

「陛下!如果要世界末日了,您最想做的事情是什麼?」佳凰雙手撐在靜熙的桌面上,眼睛閃亮亮的盯著靜熙,顯然期待著他的答案。

 

「……不想做什麼,就和平常一樣就行了。」靜熙無言的看了佳凰半晌,移開了視線,將注意力重新放回書本上。

 

「欸~?真的沒有?」何佳凰大嘆一聲,失望非常。

 

「妳這次是又看了什麼奇怪的連續劇了?」靜熙挑了挑眉,已對此人三不五時的抽風感到習以為常,「這問題也很怪,有什麼事是非要拖到世界末日前才能去做,而不是想做就做?」

 

「也沒看什麼,就是看了一本言情小說……」何佳凰嘟了嘟嘴,「陛下,通常呢~人家問世界末日前想做什麼,問的自然是您一直想做,卻始終沒能做成的事,又或者是在生命終結的前一刻,您希望自己正在做什麼事。」

 

「喔?那麼若是妳,妳想做什麼?」靜熙抬眼望她,唇角微揚,聽了何佳凰一番話,倒是對這個問題起了點興趣。

 

面對靜熙難得的笑容,何佳凰看得那叫一個目不轉睛,只是下意識的吞了吞口水,直到笑容漸沒,才回過神來。

 

「和陛下抱抱!」何佳凰不假思索的說道。

 

靜熙一愣,雖然他們正在交往,但他們的確連擁抱都沒有過,他也沒想到她最想做的事,會與他有關。

 

「陛下!」

 

沒等他做出回應,便有人插了進來,他望向聲源,看見林常青從教室外走了進來,外頭還有幾個人望著這邊。

 

「請陛下將這傢伙借臣等半炷香的時間。」只見林常青拽住何佳凰的馬尾,朝他行了個禮,便拖著她向教室外走去。

 

「啊啊啊啊!林常青!你不要拉我的馬尾啦!很痛欸!」

 

「痛死最好!叫妳不要偷跑妳還偷跑!」

 

「我這明明就是光明正大的跑!」

 

「妳這不要臉的傢伙!」

 

「……」靜熙看著他們遠去的背影,沉默半晌,再次將視線移回書面上。

 

 

 

「大哥~」

 

放學回家,靜熙方進門,便聽見咚咚咚的腳步聲逼近,而那聲呼喚,更是讓他未親眼看見便已知來者是誰。

 

「絳安。」他接住撲進他懷裡的自家小弟,眉眼不自覺的柔和了起來,「今天課上得還好嗎?」

 

「哇哈哈哈!我今天蹺課了!」

 

「你這小混帳!不要老是浪費學費!」靜熙憤憤的掐了掐懷中人的臉,都已經是國中生了,竟還是如此胡鬧,「說!又是和你的哪個朋友去哪廝混了?」

 

「哎哎,大哥你冤枉我!我這次真沒有和誰出去玩!」絳安瞪大了他那雙漂亮的眼,面露震驚,「是因為小思又在學校病倒了,我才蹺課回家看看的。」

 

「小妹病了?我怎麼不知道?」靜熙眉頭一皺,面色凝重,「她學校的老師怎麼沒有聯絡我?」

 

「大哥,既然父親已經回家了,學校老師聯絡的人自然是父親。」絳安眨了眨眼,提醒道,「大哥也不用太擔心小思,小思這次就是受了點風寒,只要睡個幾天就能好了。」

 

「你又是如何知道小妹在學校病倒的這件事?」靜熙挑了挑眉。

 

「因為以前生過病,所以看得出來。」絳安輕笑,「本想叫小思在家好好休息的,可看她一副很想去學校的模樣,實在不忍心看到她失望。」

 

「無論如何都是身體要緊,怎能讓她任性?」靜熙輕推絳安的腦袋,語氣略帶責罵,「還有,從小到大,你何時生過病了?我怎麼不知道?說到底,你根本就是自己想要蹺課,結果恰好碰上小妹生病吧!」

 

「哎呀!竟然被大哥識破了!大哥是名偵探!」絳安燦然一笑,伸手攬過靜熙的脖頸,在他臉上親了一下,「歡迎回家~大哥。」

 

「我回來了。」靜熙露出了笑容。

 

「啊,對了,晚餐可能要麻煩大哥準備了。」絳安鬆了手,退了一步,「因為父親照顧小思,照顧著照顧著,就跟小思一起睡著了,要是大哥再晚些回來,我們今天的晚餐就要吃泡麵了。」

 

「不准吃那種不健康的東西。」靜熙皺起了眉頭,「幫我把我的書包拿到我的房間裡去。」

 

「好~」絳安接過書包,剛欲轉身便聽見靜熙喊他,自然的停下了欲邁出的步伐。

 

「絳安。」靜熙開口喊出自家小弟的名字,然後眉頭一蹙,欲言又止。

 

「怎麼了?」絳安看著靜熙,眨了眨眼,好奇的等著下文。

 

「如果就要世界末日了,你想做些什麼?」

 

靜熙有些糾結,自覺這個問題不似自己平常會問的,可回想起今早何佳凰的話,好奇心終究是佔了上風。

 

「大哥怎麼會問這麼可愛的問題呢?」絳安眨了眨眼,有些驚訝,繼而愉快的笑了起來,「大哥你真可愛。」

 

「不准笑!」靜熙惱羞成怒,「也不准說我可愛!」

 

「有什麼不好?我喜歡這樣的大哥,最喜歡了!」絳安抱著靜熙的書包,對著靜熙笑得很是可愛。

 

「夠了,少對我說這些渾話。」靜熙走向絳安,摸了摸絳安的頭,又洩恨般的揉了揉那仍帶青澀的臉,「你的答案呢?」

 

「都好。」絳安靜靜的看了靜熙半晌,然後閉上眼,像隻大貓撒嬌一樣,用臉蹭了蹭靜熙的掌心,「只要能和大哥、父親,還有小妹在一起,做什麼都好。」

 

靜熙沉默半晌,伸手把絳安緊緊的抱在懷裡。

 

 

 

「世界末日前最想做的事……嗎?」祈君眨了眨眼,愣了一下,旋即認真的思索了起來。

 

晚餐之後,祈君幫著他收拾殘局,他也對祈君問了這個問題。

 

「話說靜熙你怎麼會問這樣的問題呢?這不像你平常會說的話。」祈君頭微微一偏,望著他的紫眸滿是柔情笑意,「哎哎,靜熙你果然很可愛。」

 

果真是親父子,連出口的話都是半斤八兩。

 

「……閉嘴,我早說過了,不准說我可愛!」靜熙眼角輕抽,忍住揍人的衝動,繼續低頭洗碗,「我不想聽回答我問題以外的話。」

 

「不說就不說。」祈君露出了溫煦的笑容,「反正即使不說,靜熙你也永遠都是我可愛的孩子!」

 

靜熙眉頭微蹙,然而耳根卻是紅了個透徹。

 

「嗯……最想做的事情嗎?感覺好難抉擇,我想做的事情很多呢……」又過了半晌,祈君用著略帶困擾的語氣,如此說道,「我是個貪心的人。」

 

他遲遲沒聽到祈君的答案,本以為祈君沒打算回答,卻沒想到祈君不是不想答應,只是單純的沒有答案。

 

「這麼說來,我最想做的應該是想辦法解決世界末日的問題吧?因為我還有很多事想做。」祈君眨了眨眼,認真的說道。

 

「如果世界真要毀滅了,就你一個能有什麼用?」靜熙洗完了最後一只碗,擦乾了手,施捨了祈君一個飽含鄙視的眼神。

 

「努力過了,若還不行,那也是沒辦法的事。」祈君伸手抱住靜熙,露出了溫柔的笑容,宛如冬陽,和煦而暖人,「若是那樣,我想把你、小安,還有小思通通抱在懷裡,直到世界終結。」

 

靜熙沉默了半晌,伸手回抱住祈君。

 

「那麼靜熙你呢?你想做什麼?」

 

「……不想做什麼。」

 

能和他的家人在一起,就足夠了,他再沒有什麼想做的了。

 

 

------------------------------------------------------------------------------------

 

 

 


精靈族素來喜愛和平,脾氣溫和,不易與他人起爭端,因為有著這樣的性格,他們多不甚注重修煉,在這實力為尊的世界中,實數異類。

 

只不過他們與生俱來的強大體質與魔力,以及對萬事萬物的悟性,使得他們依舊強大,再加上他們早已隱世不出,種種條件,讓他們得以繼續在這個實力至上的世界留存。

 

她從出生起,便被他們的守護神,他們的初始之樹選中,作為他們精靈族未來的王。

 

精靈族又分為五族,分別是曦耀、詠闇、冰麟、焰旂、月凌,雖各有其不同的性情特質,但五族最大的共同點,大概就是對精靈族極其護短。

 

精靈王並不是單一一個支族的王,而是五族共同的、整個精靈族的王。

 

在一般的情況下,初始之樹是不會選擇精靈王的,各族自有自己的王。

 

初始之樹擁有著預知未來的能力,當其自五族中選出了一位精靈王,便是意味著整個精靈族,都將面臨災禍動盪。

 

他們隱世已久,也久沒精靈王誕生,故在她出生、被選為精靈王的那一刻,本該因為難得的新生兒,且這新生兒又是族中公主,而舉族歡慶的精靈們,久違的陷入了不安恐慌。

 

她生來便必須負起全族的未來,全族對她的期望自然與對其他的精靈不同,希望她可以帶領全族度過難關。

 

她自幼便泡在精靈族的藏書庫裡,學習精靈族的魔法、歷史,還有其中為數不多的戰略軍事典籍。

 

為了更好的學習,她搬出了吵雜的曦耀族王宮,在光耀森林裡幾乎沒有其他精靈居住的地方,造了一個屬於自己的住處。

 

她犧牲玩樂的時間,努力的學習,為的便是能夠不負眾人期望,成為能夠擔負全族未來的精靈王。

 

她的世界是無趣而苦悶的,年幼時只有不斷的學習,再大一些,藏書庫成山的書都看完了,她開始學習成為一個上位者,開始調和五族的相處,並擔憂著未知的危機。

 

雖然她是曦耀族的精靈,住在光耀森林中,可在她的眼中,再美的風景、再溫暖的光輝,都沒法讓她的心有所觸動,她的世界是黑白沒有色彩的。

 

直到一次,三百多歲的她漫無目的在光耀森林裡閒晃,遇見了她此生的最愛。

 

 

 

初見時,那人倒臥在月綾花的花叢中,一頭如夜的黑髮綁成了一束,他的五官精緻好看,如同上天美好的藝術品,他的雙眼緊閉,看起來似是沉睡,而一身黑衣更襯得男子如同那寂靜夜色的化身。

 

如果不去看那人慘白的面色,和那被染紅的花朵,那定然是一個賞心悅目的畫面。

 

她看著深受重傷的他,呆愣了數秒,第一次腦袋裡想的不再是如何變強,以及全族的未來。

 

她想的也不是族裡的邊防問題,或者外來者的身份。

 

她所想的,單單只是救人,即使那人的長相明顯的不是精靈族,她還是想要救他。

 

她偷偷的把他帶到了她的住處,為他療傷。

 

光耀森林是永晝,沒有所謂黑夜,她只有出過森林一次,見過一次日落,可惜當初天色不佳,看不見天上星辰。

 

但當他醒來,與她四目相接的那一刻,那是她第一次看見那般漂亮的銀色,讓她想到了她曾在書中讀到,而從未親見的星辰。

 

她覺得那個人,就如同黑夜的實體化,而她很是喜歡。

 

『……妳是誰?』那人看著她,面上表情有著一瞬的空白,然後回過神,神色變得戒備而凝重。

 

『我叫塔莎莉婭,是曦耀族的精靈。』她目不轉睛的看著他,『你呢?你叫什麼?』

 

『萊斯……』那人恍惚了一陣,疑惑的看著她,『這裡是曦耀族?我怎麼……是妳救了我?』

 

『是啊!』塔莎莉婭點頭,不管是第一個問題,還是第二個問題,答案都是肯定的。

 

『……妳為什麼要救我?』萊斯又沉默了一陣。

 

『因為我喜歡你啊。』塔莎莉婭偏了偏頭,『從第一眼看見,就喜歡上你了。』

 

難以言說的、沒有道理的,她在看見他的第一眼,沉寂已久的心便活絡了起來,感覺血液都為之沸騰。

 

簡單來說就是一見鍾情。

 

『什……!』萊斯慘白的面容瞬間漲紅了起來,眼睛瞪得大大的,滿是錯愕,『別開玩笑了!』

 

『啊!萊斯你臉紅了!』塔莎莉婭眨了眨眼,露出了愉快的笑容。

 

『……』萊斯蹙起了眉,張口欲言,卻又像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最終只能抿起嘴。

 

萊斯為了養傷,便留在了光耀森林中。

 

只是不管她如何好說歹說、死纏爛打,他都不肯和她住在一塊,非要露宿森林之中。

 

她硬是陪著他露宿了幾天,最後被他紅著臉威脅,她若不回去,他就立刻離開,這才作罷。

 

後來他們倆這一來二去的,也就熟了,他們聊的多了,她也知道略微知道了點他的身世背景,知道他被人追殺,之所以會來到光耀森林,其實也是個意外,當然,她更傾向稱之為命運的安排。

 

萊斯的傷養好了之後,便打算離開,回到他原本所屬的地方,而他也和她約好,會時常來看她。

 

再後來,她與萊斯結識了昕寧,她們三人成為了至交,昕寧還幫著她,讓她儘管歷經眾多不易,最終還是攻下了萊斯。

 

她的日子變得快樂了起來,感覺整個世界都閃亮了起來,每一天都是那麼的美好。

 

她覺得自己之所以能夠感覺到這世界的美好,全要歸功於萊斯,因為愛上了他,她才感覺生命有了色彩。

 

可以說,萊斯就是她的世界。

 

所以,萊斯死去的那刻,於她而言,便等同於是世界末日。

 

 

 

--------------------------------------------------------------------------------

 

 

別問我為什麼要在聖誕節的時候,發一篇以"世界末日"為題的文,因為這題目是我親愛的室友大大出的。WWWWWWWW

 

不過發文時間是我決定的,嗯,沒辦法,誰叫我想在聖誕節發文,可打好的剛好只有這篇。WWWWWWW(說到底還是個人問題。)

 

祝大家聖誕節快樂!(順帶一提,12/25也是行憲紀念日呢~行憲紀念日快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言亦臣 的頭像
言亦臣

鮪魚的棲息地

言亦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TaMaSHI
  • 我還想說聖誕節這麼歡樂的日子怎麼會突然冒出一個世界末日的文XDD
    祝阿臣(?)聖誕快樂~~
  • 整體而言,是個很歡樂的世界末日(?)

    也祝TaMaSHI聖誕快樂WWWWW

    言亦臣 於 2016/12/25 13:01 回覆

  • 悄悄話
  • 哞駝Mora
  • 剛看開頭以為靜熙是一個高冷的少年,
    到後來與家人相處後發現原來是一個傲萌的哥哥啊!(^u^)
    世界末日要做什麼事情,果然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呀~
    太多事情想做又太多事情來不及做,真是兩難~( ´゚Д゚`)
  • 靜熙的高冷一向只留給外人,和家人在一起頂多就是暴嬌而已。(什麼鬼)

    世界末日想做什麼的確是一個深奧的問題,指不定思考之後就能悟道,然後得道飛升了呢。(認真臉)

    言亦臣 於 2017/01/10 20:4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