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不見,小欷曜。』一個看起來二十幾歲的女子對著我笑得燦爛。


她長得極其美麗,五官精雕細琢,唇紅膚白,一雙暗綠色的眼眸如同翡翠般深邃溫潤,一頭金絲般的大波浪捲髮長至臀部,一身繁複華麗、與眸色相同的長裙,氣質高雅。

 

『你上次明明回了曦耀族,怎麼不來找我就離開了呢?』她秀眉微蹙,唇角下垂,如同一個沒得到糖的孩子,『這次借助我的力量,是發生了什麼事嗎?』

 

『……沒什麼,只是場遊戲,是我不小心認真了。』一時之間忘了遊戲裡死不了人,在遊戲裡死亡,只是被規則淘汰,然後被丟出遊戲空間,並不會有什麼實質上的傷害……所以我根本沒有替曌擋下攻擊的必要。

 

雖然不想承認,但在看到曌被他的養母攻擊的時候,我就像個白痴一樣,腦袋完全停止了思考。

 

『哎呀~沒想到小欷曜你也有這麼貪玩的一面。』女子露出了笑容,眼中帶著幾分揶揄,『你小時候像個老人一樣,長大了,反倒變得孩子氣了。』

 

『……』憑心而論,這傢伙長得很好看,只是就算她長得好看,也改變不了我看到她就覺得頭痛的事實。

 

『好嘛~不跟你開玩笑了,小欷曜你還是和以前一樣,開不得玩笑。』她收起了眼中的揶揄,『你也該醒了,那條小蛇正要找你呢。』

 

……小蛇?

 

 

耳邊傳來開關的脆響,即使閉著眼,也能感受到視野突然亮了起來。

 

「小欷曜,你還好嗎?聽小亞納說你剛剛失衡了。」才剛清醒,就聽到了某個老頭的聲音。

 

那傢伙竟然說一個活了超過千年的龍族是小蛇……雖然和那傢伙相比,這老頭確實稱得上一個『小』字。

 

「……校長,你還真慢。」我睜開雙眼,從床上坐起身,看向站在門口,一臉窘迫的校長。

 

「我也不想這麼慢啊!是克斯特他非要我把事情解釋清楚,才會延誤了這麼多的時間。」校長難得的露出了陰沉的表情,「因為你的事比較緊急,所以他還是讓我先來了,但他現在還在校長室等我……」

 

「那是你活該,臭老頭。」這傢伙明顯就是自作自受,毫無同情的必要。

 

「沒同情心的小鬼。」校長露出了哀怨的表情,他抬頭看向我,然後一怔,表情古怪了起來,「……為什麼嵐曦會在這?」

 

我一愣,轉頭一看,看見曌他拉了一張椅子,整個人就這麼趴在我的床邊睡覺,睡得還不是一般的熟。

 

「……」看著睡到流口水的曌,總覺得頭莫名的有點痛。

 

這人……我不是把他和亞納一起趕出去了嗎?怎麼又回來了?

 

「小欷曜你不知道嗎?」校長有些驚訝,然後蹙起了眉,「可我一進來,小欷曜你就醒了吧?」

 

「……大概是習慣了,所以沒感覺。」習慣了曌的存在、曌的氣息,再加上『那個夢』,所以睡得格外的沉。

 

「這麼說來,如果想要暗殺小欷曜,派嵐曦動手就行了。」校長戲謔的眨了眨眼,笑容曖昧,看起來相當礙眼。

 

「曌的身手這麼差,你認為會成功嗎?」我鄙視了校長一下。

 

「說不定唷。」校長聳了聳肩,靠著門框,然後像是想起了什麼,蹙起了眉,「你會失衡,是因為你用了『空間吞噬』吧?明明用時間暫停就好了。」

 

「……一時沒想到。」停止無生命的事物,的確比停止有生命的生物要來得容易,就是當時沒反應過來。

 

「唷~小欷曜,你也會有沒想到的時候啊~」校長壞笑,「小欷曜你以前從不曾出現這樣的失誤,怎麼和嵐曦搭檔之後,就老是出狀況?」

 

……這是在暗示我該和曌拆夥嗎?話說要我和曌成為搭檔的罪魁禍首,不就是你這臭老頭嗎?

 

「……如果你沒有什麼重要的事要說,就請你離開這裡。」

 

「哎呀~小欷曜害羞了?」校長的笑容益發燦爛。

 

「害羞個頭啊!去死吧!臭老頭。」

 

「哎哎~小欷曜也長大了呢~可以找個好人家嫁了呢~」

 

「嫁什麼啊!誰要嫁!?」這人神經病吧!怎麼扯的能扯到這來?

 

「男大不中留啊!當初還是一個可愛的孩子,現在都已經長得亭亭玉立了……」

 

「去你的亭亭玉立!」……不行,不能跟這人認真,不然會被氣死的。

 

「老實說,小欷曜你今天扮演女王的樣子看起來很有氣質呢~都可以說是沉魚落雁、閉月羞花、傾國傾城了……」

 

「校長您的成語肯定沒學好,這些詞都不該用在男人的身上。」我忍不住鄙視校長,明明活了超過一千年,卻連成語都沒學好,光長年歲不長腦子。

 

「但用在你身上很適合啊。」校長皺起眉,「哎,小欷曜你怎麼總是只有在諷刺我的時候才用敬語啊?」

 

「……校長,逃避現實是沒用的,你還是快點去面對你的債主吧。」我淡淡的瞥了校長一眼,看見校長臉上的笑容明顯一僵。

 

「大人的事情小孩是不會懂的,這事很複雜,不是三言兩語就可以解釋得清的……」

 

「所以才更應該儘早解決,不是嗎?」曌的養父站在保健室門外,直直的盯著校長的雙眼,臉上皮笑肉不笑的。

 

黑鱗隱藏氣息的功夫真是十分了得,如果我不是正對著門口,大概在曌的養父開口之前,我都不會發現吧……

 

「克斯特……你別生氣了……」校長縮了一下,想往他的右手邊退,但那個方向放著裝藥罐的矮櫃,根本退不了幾步,「都已經是那麼久以前的事了……」

 

「你還知道我是在生氣嗎?」曌的養父露出了微笑,一把攢住校長的手腕,「我現在一看到你,就不爽得想要吃了你。」

 

曌的養父說完,唇微掀,露出了森森白牙……這個『吃』應該是字面上的意思,吃肉喝血的那種吃。

 

「克斯特……」校長衝著曌的養父乾笑,「那個啊……我活了一千多年,肉早就都老了,不好吃的……說不定還會害你崩牙呢!」

 

「無所謂,用來磨牙剛剛好。」曌的養父用他空著的那一手摟過了校長的腰,把校長摟進了懷裡,「你都已經躲了我幾百年了,現在還想再繼續逃避下去嗎?你的逃避症什麼時候才能好?」

 

「我……」

 

「既然你敢主動出現在我面前,那就別再妄想從我身邊逃走。」曌的養父不等校長說完,搶過了話頭,臉上的擺出了溫文儒雅的笑容,「否則我真的會吃了你,不是說笑的,灪。」

 

「唉,克斯特,你……你小時候可愛多了。」校長鬱悶的嘆了口氣,整個人像被霜雪壓垮的農作物,蔫蔫的。

 

「沒有事物能夠永遠不變。」曌的養父鬆開了拽住校長手腕的手,輕輕牽起校長的一綹髮,「我以前一直想要快點長大,因為長大之後,就能對你做很多小時候不能做的事……你想知道是哪些事嗎?灪。」

 

曌的養父說罷,將那綹髮送到了唇邊輕吻。

 

那個臭老頭的臉紅了。

 

那個臉皮厚度可以媲美七座城牆的臭老頭竟然臉紅了,簡直不可思議。

 

「不介意我把校長帶走吧?嵐曦的學長。」曌的養父對我露出了和藹可親的笑容。

 

態度果然是因人而異……

 

「請自便。」最好把他打包帶走,還我一個安靜的空間,我會由衷感激你的。

 

曌的養父笑了笑,拖著死命掙扎的校長走到保健室門口,他停頓了一下,望向我。

 

「我有點好奇嵐曦他怎麼會在這裡,還有,我們在這裡說了這麼多的話,他卻沒有醒來,是因為你對他用了魔法?」曌的養父視線微微向右下角偏去,看向睡得不省人事的曌,「……隔音結界,是嗎?」

 

「嗯。」發現某個白痴在睡覺的時候就幫他設下了。

 

我望向曌,儘管用了隔音結界,但在兩個人不加掩飾的視線下,他依舊能用著彆扭的姿勢睡得深沉,顯然是嚴重欠缺訓練。

 

「至於他為什麼會在這裡……我也不知道。」我明明就把他和亞那他們一起趕出去了。

 

「嗯……嵐曦就交給你了。」曌的養父意味深長的看了我一眼。

 

「在他有了能力,可以獨立之前,我會保護他的。」除去約定,他也是我的搭檔,在他有能力自保以前,保護他是理所當然的。

 

曌的養父露出了笑容,拖著校長離開了保健室,出門後不忘關上保健室的燈與門。

 

現在已經是十點多了,因為沒拉上窗簾,月光透過窗戶照進了室內,成了主要的光源,小部分五彩的光則來自保健室一角的聖誕樹。

 

月光灑在曌的身上,儘管光線微弱,但我還是能看清他放鬆的臉部表情,以及呼吸時微微顫動的鼻翼。

 

「為什麼你會在這?我明明已經把你們全趕出去了……」儘管我用了隔音結界,他根本聽不見,我還是忍不住想要問,「我好不容易有了一個可以獨處的空間,你為什麼要出現在這裡?曌。」

 

看著曌毫無防備的睡臉,我向著曌伸出了手,但在觸碰到曌之前又停了下來。

 

「你和亞納總是這樣,老愛佔據我的空間,打破我難能可貴的安寧。」我垂下眼,不去看曌那張蠢臉,「可為什麼在看到你的時候,我卻是覺得有些高興呢?」

 

這種感覺太微妙了,雖然對亞納也是差不多這樣,但好像有多了點什麼,很難去形容……

 

我嘆了口氣,感覺自從遇上了曌以後,有很多東西都在不知不覺間有了改變,包括我的心境……

 

「這到底是好是壞……」我收回了停在半空中的手,也順道收回了曌身上的隔音結界。

 

……果然是壞吧,這與自言自語沒什麼兩樣的行為,一定是被曌這個白痴給傳染的。

 

將為了野外任務的需要,而事先用空間魔法儲存起來的毯子取出,蓋在曌的身上,晚上睡覺不蓋被子是會著涼的。

 

面對亞納就不用那麼麻煩了,放著他睡地板也無所謂,反正他沒有那麼脆弱……是什麼時候開始,我放在曌身上的心思比放在亞納身上的還多了?

 

與曌明明相處不過短短數月的時間,自己怎麼就好像回到了九年前,思想和行為都變得幼稚而多愁善感。

 

我躺回床上,閉上眼,壓下紛亂繁雜的情緒,讓自己進入夢鄉。

 

『欷曜。』一個有著一頭金絲般捲長髮的女子帶著溫和如冬陽的笑容,溫柔的注視著正在她面前翻閱古籍的黑髮男孩。

 

那個女子長得極美,彷彿薔薇般的美艷與雛菊般的可愛被矛盾卻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然而女子最特別的並不是那令人傾心的美貌,而是女子的那對尖耳。

 

象徵著精靈族的尖耳。

 

『欷曜!』精靈女子用她那好聽的聲音又叫喚了一聲,在一旁翻閱著古籍的黑髮男孩才悠悠的抬起頭。

 

『母親,妳是在叫我嗎?』與精靈女子對視了半晌,黑髮男孩蹙起了眉,一銀一藍的眸中有著這個年紀不該有的成熟。

 

『嗯,欷曜,巹欷曜,名字和我們的族名讀音相同喔。』精靈女子微微笑。

 

『為什麼姓巹?』男孩蹙起了眉,闔上書本。

 

『嗯,因為昕寧的名字用的就是這種類型的姓氏,所以我就想給你取個類似的姓氏~至於為什麼是巹……因為這個字很漂亮啊!不覺得嗎?』精靈女子用著興奮的口吻說道。

 

『昕寧伯母嗎……不知道昕寧伯母什麼時候會再來。』黑髮男孩嘆息。

 

『和母親在一起不好嗎?』精靈女子露出哀怨的表情。

 

『不是不好,只是太累了,有昕寧伯母在,至少能多個人阻止母親妳亂來。』

 

『嗚嗚,小納真是一點都不可愛,個性和小亞納沒一點相像,就只有外表秀色可餐……』

 

『亞納的個性說好聽是可愛,說難聽那叫蠢。』黑髮男孩蹙起了眉,『而且哪有母親會說自己的小孩秀色可餐的?』

 

『嗚嗚~小納~要是沒有了你,母親我該怎麼辦啊~』

 

『唔!走開!』

 

『小亞納他被闇血族接走了,只剩下我和小納,要是哪一天連小納也沒了,那母親我孤伶伶的該怎麼辦嘛~』精靈女子裝起了哭音,演技浮誇至極。

 

『昕寧伯母又不是不回來了,怎麼也不會讓妳孤伶伶的。』男孩很不給面子的白了他母親一眼,『我也不覺得我會在哪一天沒了。』

 

『昕寧距離上次,已經過了一年沒回來了。』精靈女子偏了偏頭,『上次還抱了一個孩子……小納現在四歲,那孩子應該也有兩歲了吧?』

 

『……』

 

『我記得那孩子很喜歡小納你呢,一直要小納抱,昕寧要離開的時候,那孩子也一直盯著小納看……可惜昕寧的孩子是個男孩,不能讓小納你娶回家……』精靈女子露出可惜的表情。

 

『那孩子……名字還沒取好嗎?』男孩蹙起了眉。

 

『昕寧她最不會取名字了,之前老取些小黑小白小黃的,或是像大吉大利大喜那樣的名字。』精靈女子輕笑,寶藍色的眸中有著對舊時美好的懷念,『孩子出生之後,她說孩子只有一個,名字又是一輩子的事,得好好的取,所以要想久一點。』

 

『……想了兩年?』黑髮男孩面孔微微扭曲。

 

『唔……上次傳訊說名字已經取好了,下次見面再說。』精靈女子偏頭,似在回憶著前一次的聯繫,復又擺正姿態,認真的看向黑髮男孩,『小納,以後你就用“巹欷曜”這個名字吧!絕對不能告訴別人你的實名,知道嗎?』

 

『是因為伊芙達娜的關係嗎?』黑髮男孩蹙起了眉。

 

『小納你……』精靈女子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伊芙達娜說,她想選我作精靈王。』黑髮男孩淡淡的說,『所以妳幫我取了新的名字。』

 

『是。』精靈女子難得收起了笑意,正經嚴肅的模樣不怒自威,『知道小納名字的,只有我、昕寧和小亞納,我不會告訴別人,昕寧也不會,小亞納也是,所以,千萬不要隨便的告訴別人你的名字。』

 

『我難道會比亞納笨嗎?』男孩皺起眉頭,眼底有著藏不住的鬱悶。

 

『你不需要永遠隱藏自己的真名。』明白男孩心中真正鬱悶的是什麼,女子鬆開了環抱著他的手,轉而捧起男孩的臉,『只要你繼承了精靈王的位置,得到了等同這個位置的力量,就再沒有人能威脅你。』

 

『到了那個時候,你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恢復你原本的名字了。』精靈女子眉眼微彎,和唇一般彎成了一個溫柔的弧度,『不過我相信,在那之前,小納一定可以找到值得信任、可以對其說出真名的人。』

 

那雙凝視著男孩的寶藍眼眸宛若廣闊的海洋,有著無盡的溫柔慈愛。

 

 

我睜開眼,撐坐了起來,雖然已經早上六點了,但窗外的天色依舊昏暗。

 

曌還在睡,面部肌肉看起來很放鬆,似乎是睡得很好……能以這種姿勢睡得這般安穩,在我認識的人裡,也只有曌和亞納了。

 

「即使過了十四年,也還是那麼的黏人嗎……」我伸出手,習慣性的替曌梳理他睡得亂七八糟的頭髮。

 

怎麼會夢到以前的事?……是因為亞納提起了真名的緣故?還是……

 

「唔……欷曜?」曌睜開雙眼,深褐色的瞳中滿是睡意,一臉的迷糊茫然,像是不知自己身在何處。

 

「……你繼續睡。」曌茫然困惑的表情讓我心中升起了難言的尷尬感,那分尷尬讓我僵了一瞬才想起該收回自己的手。

 

「嗯。」曌抓住我還沒完全收回的手,把我的手當作枕頭的枕了上去,安然的閉上了眼。

 

隨著手背被曌當作枕頭,我的重心也自然而然的傾向了曌。

 

「……」曌這是……睡昏頭了?連我的手和枕頭都分不清楚,「曌,你不覺得這樣很難睡嗎?」

 

「有一點……」回答的聲音含糊又帶了點鼻音。

 

「旁邊有空床……」學院的保健室不小,除卻我正在使用的這張,還有三張空床。

 

「不要。」曌皺起眉頭,眼都沒睜,還胡亂的蹭著我的手背。

 

「……」曌明明都已經要十五歲了,為什麼我會有一種在哄小孩的感覺?「那我現在使用的這張床呢?離你很近,躺著也比你現在的姿勢要舒服多了。」

 

「唔,好……」曌半睜開眼,放開了我的手,就要往床上爬。

 

「……把鞋子脫掉。」我往另一邊挪動身體,挪出了足以容納曌的空間。

 

「好。」曌踢掉鞋子,動作笨拙的爬上了床,鑽進被窩裡躺好。

 

「……」曌一定是睡昏頭了……我想他清醒之後要是記得自己都做了些什麼蠢事,一定會覺得丟臉得想死。

 

我掀開蓋在身上的被子,雙腳剛沾地,一雙手抱住了我的腰。

 

曌那傢伙用頭抵著我的背,環在腰際的手收緊了幾分……雖然不到難受的程度,但這樣親密的動作還是讓人有幾分不自在。

 

「怎麼了?」我轉頭,看看他到底想幹嘛。

 

「你要去哪裡?」答非所問。

 

「回寢室。」

 

「……為什麼?」

 

「不為什麼。」既然都休息過了,感覺也沒什麼問題,就沒必要繼續待在保健室了。

 

「病人要乖乖在保健室躺好。」

 

「……我沒病。」

 

「呃……傷患?都一樣啦……」

 

不一樣好嗎?

 

「欷曜……」

 

「幹嘛?」

 

「你會離開我嗎?」

 

曌的這句話讓我莫名的想起了昨晚與他養父最後的對話。

 

「在你有能力在這個世界裡自保以前,我不會離開你的。」

 

「你說的喔。」

 

「嗯。」

 

「那……睡覺。」曌做出了總結,然後雙手使勁,把我整個拉回了床上,「一起睡。」

 

……不是,這是怎麼做出的總結?

 

「那你過去一點。」就當作是補眠好了。

 

我才重新躺好,曌就手一伸,抱住了我,頭枕在我的肩膀上。

 

「……」雖然住在曌他家的那段日子,睡覺時總會被曌當作抱枕,但這種和人過於親近的姿勢感覺還是很不自在。

 

「欷曜哩好涼喔……」曌閉著眼,說話說得口齒不清,靠在我肩上的腦袋一動一動的,感覺有點癢。

 

「是你的體溫太高。」總覺得這段對話之前好像也曾經出現過……

 

「晚安。」

 

「……晚安。」看著曌的睡臉,我忍住嘆氣的衝動,閉上雙眼。

 

的確長大了,當初的那個孩子……突然能夠體會校長的感慨了,時間過得確實很快。

 

即便獸王族的壽命比一般獸人族長,但依舊不及精靈族或是闇血族。

 

如果是按照一般精靈族的正常軌跡,我應該會就這樣看著曌慢慢的成長、衰老,然後走向死亡……或許還會看見曌的孩子、孫子……後代之類的……希望曌的後代不會像他一樣白痴。

 

我輕輕摟住曌,斷絕這些亂七八糟的思緒,如曌所說的,繼續睡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言亦臣 的頭像
言亦臣

鮪魚的棲息地

言亦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